第76章 蹭一辈子都可以

朱赫慢慢地走了过去,坐在了陆蝶的身旁有些担心地问道:“你没事儿吧?”

陆蝶自嘲一笑:“我们家的事情也算是让你见笑了。”

朱赫摸了摸鼻子:“嗨,别不好意思,这有什么的,我爸生意做得这么大,我什么样的脏事儿没见过。”

说完以后又面色认真地拍了拍陆蝶的肩膀:“这可不是我认识的陆蝶,你可不会这么容易就被这些事情给打倒的。”

陆蝶被朱赫一本正经的样子给逗笑了:“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怎么可能会为那种人难过,我只是不想跟他再继续待在一张桌子上吃饭,出来透透气而已。”

“那,”朱赫犹豫地问道:“你吃饱了吗?”

虽然白婶做的饭可谓是色香味俱全,可是因为陆父刚才的那副做派,陆蝶并没有吃下很多。

她诚实地点了点头:“没吃饱。”

朱赫扑哧一下就笑了出来,一般的女生都会矜持地说自己吃饱了,可只有陆蝶才会这么实诚。

不过这也是她独特的闪过之处,一点儿也不扭捏,格外可爱。

“那不如这样,”朱赫出了一个主意:“我也还没有吃饱,干脆我请你吃饭吧。”

陆蝶笑开了:“好啊,今天我可得好好地蹭你一顿饭。”

朱赫温柔地看着陆蝶,眼里真诚:“蹭一辈子饭都可以。”

陆蝶被朱赫的目光看的有些不自在起来,什么一辈子啊,总是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

“别开玩笑了,”陆蝶随意地指了间装修看起来还不错的小饭馆:“你就请我吃这个吧。”

说完之后便先一步朝着饭馆走去。

留下朱赫一个人在原地,他自嘲一笑,那不是玩笑,那是他的一颗真心。

只不过是陆蝶还不愿意直视自己的心而已。

朱赫有些苦恼,不过还是马上追上了陆蝶的脚步。

陆玉追出去之后却没有找到姐姐陆蝶,也没有看见朱赫的身影。

真是奇了怪了,陆蝶简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前后脚的怎么就是找不到呢?

又找了一圈之后,陆玉最终还是没有找到人,她回到了家里。

等待陆玉的是已经凉掉了的剩饭剩菜,可陆玉明显还没有吃饱。

最后还是白婶帮着,陆蝶才又重新吃上热了的饭菜。

饭馆里,朱赫将菜单递给陆蝶:“看看你都喜欢吃些什么。”

陆蝶毫不见外地将菜单接了过来,然后点了几个菜。

有红烧小排,凉拌木耳,再加上一个西红柿炒鸡蛋。

“我点了三个菜,够咱们吃了吧?”陆蝶将菜单递还给朱赫。

“再加两个菜吧。”朱赫劝道。

“点那么吃不完的话岂不是浪费了,这个习惯可不好。”陆蝶觉得三个菜足够两个人吃了。

“没事儿,你点吧,你吃不完的我给你包圆。”朱赫丝毫不觉得这话有些问题。

可陆蝶却有些不好意思了,她们又不是什么老夫老妻的,怎么自己吃不了的饭菜就让他吃呢。

“再来个糖醋鱼和清炒时蔬吧。”朱赫在陆家的时候见陆蝶多夹了两口桌子上的鱼,心里就猜着陆蝶可能是喜欢吃鱼。

菜已经点完了,陆蝶也不好再说些什么了,大不了自己待会儿多吃饭儿,争取两个人把这些都消灭了。

朱赫猜想得不错,陆蝶确实是挺习惯那道糖醋鱼,酸酸甜甜的十分可口。

这道菜几乎被陆蝶一个人吃完了,朱赫见她喜欢吃就避开了这道菜,而且还细心地帮她把鱼刺都挑干净了。

陆蝶红着脸接受了朱赫的好意。

一顿饭吃完之后,陆蝶惊讶地发现桌子上几乎没有多少剩菜。

她看向朱赫的肚子,明明看起来一点儿赘肉也没有啊,怎么一点儿也看不出来这么能吃呢。

不过想到这个饭馆的菜量不是很大,再加上朱赫现在正是长身体的年纪,能吃一点儿也是正常的。

“我们走吧。”朱赫温声对陆蝶说道。

饭钱朱赫已经结过了,陆蝶也不是那种扭捏的人,吃个饭而已对朱赫来说也不算什么,没有必要非得把钱还给人家再弄得场面不好看。

“谢谢你请我吃饭呀,朱赫,”陆蝶吃饱了之后心情也好了起来:“等下一次换我请你吃好吃的。”

朱赫正准备开口说些什么。

却不料陆蝶一下子伸手捂住了朱赫的嘴:“不许拒绝!”

朱赫感受到唇上女孩儿柔嫩的肌肤,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红了起来,就连耳朵根也是红扑扑的。

陆蝶也一下子意识过来自己做了什么大胆的事情。

不过她刚才害怕朱赫拒绝,所以下意识才捂住了他的嘴。

陆蝶立马将手放了下来,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听见没有,下次换我请你,”陆蝶见朱赫不说话于是强调道:“不准拒绝我哦。”

朱赫才从刚才的事情中平复下来,闻言笑道:“我答应你,下次换你请我吃好吃的。”

陆蝶这才放下心来,一路上蹦蹦跳跳地回了家。

朱赫看见她活泼的身影,不自觉地便露出了笑意来,之前那么成熟,其实也就是一个还没有长大需要人疼的孩子而已。

朱赫其实不知道,陆蝶从来都没有在什么人身边流露出这样放松的状态来,包括陆玉。

虽然陆蝶在家里跟陆玉比较亲密,可她一向扮演的都是一个严厉的管教者的身份。

可不知道为什么,只要在朱赫身边,陆蝶就会不知不觉地放松下来,好像身边的一切都不用自己担心一样。

到了陆家门口,朱赫送陆蝶进去却被拒绝了。

“算了,你先回家吧,我自己可以的。”陆蝶转身对朱赫说道:“我家里情况复杂,你还是不要淌进来这趟浑水好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陆蝶便直接走了进去,然后将大门给关上了。

朱赫站在陆蝶家门口许久,心里想着,你怎么就知道我是不是心甘情愿淌进去呢。

第二天一大早,陆蝶就被陆父的大嗓门给吵吵醒了。

陆蝶揉了揉眼睛,这才费力地睁开,一看外面的天还没有亮呢。

这是发的哪门子疯啊?!

“陆蝶,你快起来!”陆父在外面大声喊到。

陆蝶起床气发作,这么早他到底是想要干嘛啊?真是病得不清!

“干嘛!”陆蝶将衣服穿好然后才打开了房间门,幸好她每天睡觉都会将房门反锁起来,就是害怕这样的情况。

“你个丫头,我可是你老子,”陆父一大早就开始数落陆蝶:“居然把门给我反锁了,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啊?”

陆蝶真是不知道要怎么评价陆父这个人了,贪财不说,作为一个父亲,女儿都这么大了还想要随便进女儿房间。

这说不出岂不是让别人笑话吗?!

“爸,你到底想要干嘛?”陆蝶冷冷地问道。

“你给我点儿钱。”陆父一开口什么也不说,张口就是要钱。

陆蝶就知道陆父找自己根本就没有什么好事儿,除了惦记着自己的钱还能有什么?

“我早就说过了,我没有钱。”陆蝶回绝道。

绝对不能让陆父手上有太多的钱,不然万一一个不好他又拿着那些钱去赌可就不好了。

从昨天朱赫用出老千的方法吸引陆父的注意力来说,是非常成功的,她不能让朱赫的努力功亏一篑。

“胡说!”陆父大吼一声:“明明昨天三千块钱你说拿出来就拿出来了,你肯定还有钱,快点儿给我!”

陆蝶就早知道陆父肯定会因为这件事情来找自己,可是没有想到这一大早的天都没有亮起来,陆父就这么等不及了。

“那些钱是我买破烂最后的积蓄了。”陆蝶平静地说道:“我现在身上一点儿钱也没有了。”

陆父显然是不相信陆蝶的话,他推开陆蝶直接向着她房间里走过去:“不给我是吧,等看我找到了钱老看老子不打死你的。”

陆蝶笑笑:“行,你找吧,找到了都归你,我的腿也归你。”

陆父听到这话越发来劲儿地开始翻找了起来,可是到最后脸色却变得越来越阴沉。

“陆蝶,”陆父咬牙切齿道:“你到底把钱放在哪里了?”

当然是放在空间里了,陆蝶在心里说道,有本事你就自己过来拿啊!

“没有就是没有。”陆蝶不耐烦道:“到底要我说几次你才能相信啊?”

陆父见确实没有找到多余的钱,脸色有些不好看却也只能作罢。

“算了算了。”陆父做出一副大度的样子:“以后花钱省着点儿。”

陆蝶简直是无语了,自己的钱都是自己挣的,他一个大人什么都干不了,阴阳怪气倒是一把好手啊。

陆父说完之后便大摇大摆地走出了房门。

陆玉从睡梦中迷迷糊糊地听见父亲要找陆蝶的搽,心里有些着急,于是便醒了过来。

从陆蝶嘴里三言两语了解了事情之后,陆玉啐了一口:“真不要脸,这就直接开始管女儿要钱了,还进你房间胡乱翻起了东西,真是脸皮太厚了。”

“没事儿,”陆蝶摸了摸陆玉的头:“快去睡吧,现在天色还早呢,再多睡一会儿吧。”

陆玉点了点头,她也确实是没怎么休息好,现如今也就是年轻才可以这么造还不留什么痕迹来。

陆蝶送陆玉回了她自己的房间,然后帮陆玉把被子的四个角都压的严严实实的,确保半夜陆玉不会被冻醒。

“姐,你也快回去睡觉吧。”陆玉的头从被窝里钻出来,就露出了一双大眼睛,看起来可可爱爱。

“好。”陆蝶心里暖暖的,这辈子幸好还有这样一个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