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特殊的她

几个小时过去,天渐渐放出了光亮。

陆蝶被陆父那一番强盗一样的行为整醒之后就没怎么睡着。

干脆起来收拾自己的行李,反正也是睡不着。

陆蝶已经在家里待了好几天了,学校里一个月一次的假期被她一次性用完了,而且还都是耗在这些家庭琐事中。

什么时候家里才能真正平静下来啊?

陆蝶刚推开了家门,陆玉就打着呵欠才她的房间里出来了。

“姐,”陆玉揉了揉眼睛才看清楚陆蝶:“你这是要干嘛啊?”

陆蝶没想到自己那么轻的动作也能吵醒陆玉。

“当然是回学校上学啊,”陆蝶把行李从家里拖了出去:“学生不上学还能干嘛呀。”

陆玉见陆蝶刚回来没几天就又要离开了,心里有点儿舍不得:“那我送你吧。”

陆蝶想了想也行,这大早上的出去走走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对身体也挺好的。

“那走吧。”陆蝶率先走出了家门,陆玉马上跟了上去。

“姐,”陆玉从陆蝶手上拿过她的行李:“你下回什么时候再回来啊?”

“这个沉,你拿不动。”陆蝶想要自己拿行李,可是陆玉却轻巧地躲了过去。

“姐,你忘了我现在学的是什么吗?”陆玉得意一笑:“我现在的力气恐怕比你还大呢!”

陆蝶一听也想起来了,陆玉现在正学跆拳道呢,每天的训练肯定比拿这点儿行李累多了。

“我以后有时候就会回来看看你的,”陆蝶交代道:“你在家里少跟他们起什么争执,好好学习才是正经事。”

陆玉立即撇嘴想要说什么,哪里是她想要跟陆父和陆母起争执啊,明明就是他们这也看不惯自己,哪儿也瞧不上自己。

“知道你有委屈,”陆蝶安慰道:“不过你有事情来跟姐说,姐会帮你的,你现在还斗不过他们。”

陆玉一听陆蝶还是帮着她的,立即喜笑于色:“我就知道,这个家里只有姐你才会对我这么好!”

陆蝶手里就拎着一个轻飘飘的袋子,于是没有任何负担的伸手摸了摸陆玉的头发。

上辈子家里也只有陆玉对自己好,这辈子自己对她好那更是应该的。

陆玉一路将陆蝶送到了公交站,眼看着陆蝶上了公交车这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陆蝶坐在公交车靠窗的位置,远远地看着陆玉离去的身影,心中暗暗发誓这辈子她一定不会让自己唯一的妹妹再重蹈覆辙!

到了学校之后,陆蝶先是回了一趟宿舍将手中带来的一些生活用品归纳好。

宿舍里,韩月和赵佳梦以及路鹿鹿正坐在一起分着什么东西呢,一见陆蝶进来,韩月立马招呼她。

“陆蝶,”韩月笑着说道:“快来尝尝我妈做得油炸小酥鱼!”

陆蝶走进宿舍将东西放在自己的床下,然后从包里掏出了一袋吃的。

“正好,我也自己做了点儿吃的带过来,大家一起尝一尝呀。”陆蝶拿出来的是这次回家新做出来的奶枣。

因为想着陆玉爱吃,所以特意做了许多留在家里,然后又带出来了一份。

“哎呀,”韩月拿了一个奶枣扔进嘴里:“这是你的啊,可真好吃,一股奶味!”

赵佳梦听了之后也不客气的拿了几块奶枣,还分给了路鹿鹿。

路鹿鹿比较害羞内敛,不太好意思上前去拿。

其实平心而论韩月从家里带来的油炸小酥鱼味道也不错,陆蝶吃的津津有味。

几人聚在一起将各自带来的好吃的吃了个精光。

然后才想起来宋婉贞。

路鹿鹿有些不安地说道:“我们都没有给宋婉贞留,你说到时候她回来了会不会生气呀?”

赵佳梦听闻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她赵佳梦什么时候看得起咱们吃的这些东西啊,咱们就是给她留她也不会要的,何必自取其辱呢!”

说的也是,这个宿舍里陆蝶和韩月、赵佳梦以及路鹿鹿都和合拍,唯独宋婉贞总是游离在她们之外。

倒不是她们不愿意带着宋婉贞一起玩,而是人家压根看不上她们。

听完赵佳梦的话,路鹿鹿也就不再说些什么了。

吃完东西之后几人又说了一会儿最近回家发生的事情,说得那叫一个热火朝天,等到结束的时候还意犹未尽呢。

要不是陆蝶说要先把东西收拾好,恐怕这几个人还不会停下来呢。

其实陆蝶很喜欢这样的宿舍氛围,轻松又自在,几个室友都很好相处,当然除了宋婉贞之外。

等到收拾完东西就到了吃午饭的时候了,几人结伴下了宿舍楼准备一起去学校的食堂解决午饭。

这个学校占地面积很大,而且食堂也久负盛名,周边不少学校的学生有的时候都会偷偷翻墙进来去她们食堂一饱口福呢。

可走到宿舍楼底下的时候,那颗巨大的榕树下面站着一个清爽挺拔的身影。

正是朱赫。

朱赫见陆蝶下来,对她露出了一个笑容来。

旁边的一行人看见了,纷纷拿眼睛偷看陆蝶。

“行啊你,”一向大大咧咧的韩月用手肘轻轻碰了陆蝶下偷笑道:“这才开学多久啊,就将我们的校草拿下了!”

这都哪儿是哪儿啊。

陆蝶心里有些无语:“瞎说什么啊,我和他只是朋友而已。”

赵佳梦和路鹿鹿也在一旁偷笑,满脸不相信的神情。

“行了行了,”赵佳梦打断了两人的对话:“韩月你可别耽误人家了,没看见朱赫在哪儿一直巴巴地看着陆蝶吗?”

韩月从后面轻轻拍了一下陆蝶的屁股,一副流氓的样子说道:“那行吧,今天我就先把你让给朱赫了!”

陆蝶哭笑不得,她这群室友啊,一个个脑瓜子都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韩月带着赵佳梦她们先走了,走的时候路过朱赫还一副挤眉弄眼的样子。

朱赫朝陆蝶走了过来,打趣道:“你这群室友还挺有意思的啊。”

陆蝶也笑笑:“可不是嘛,一个个都得好像我跟你有点儿什么似的。”

朱赫倒是想真有点儿什么,可奈何陆蝶现在没有这个心思。

不过现在他们的生意才刚刚起步,以后有的是机会在一起相处,朱赫相信总有一天陆蝶会明白自己的心意。

“你还没吃饭吧?”朱赫问道。

陆蝶点了点头,这才不到12点,她当然还没吃了。

“正好我也没吃,”朱赫道:“我知道这附近新开了一家饭店,味道还不错,我带你去尝尝怎么样?”

朱赫好像生怕陆蝶拒绝似的,连忙补充道:“正好也谈一谈咱们的生意进度。”

陆蝶想了一想:“也好,不过说好了啊,这次我来买单。”

见朱赫满脸不同意的模样,陆蝶补充道:“上次就是你请的饭,这次怎么说也该我了吧。”

朱赫叹了一口气:“陆蝶,咱们这么久的朋友了,没想到你还跟我这么生份,一顿饭而已怎么就至于还来还去的。”

好吧,这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陆蝶也不好再继续坚持。

行吧,反正朱赫现在有钱,一顿饭两顿饭的也吃穷不了他。

“恭敬不如从命,都听你的。”陆蝶笑笑。

朱赫这才又重新带上了笑意。

朱赫不喜欢陆蝶总是跟他算的这么清楚,对于他而言,陆蝶是非常特殊的一个存在,他喜欢对于陆蝶而言,自己至少不是一个路人甲。

果然,朱赫的品味从来都错不了,新开的饭馆味道好极了。

那厨子听说是老板特意重金挖过来的,做得一手好白案。

陆蝶吃得满足极了,从重生回来到现在,除了自己做的饭之外,陆蝶很少能吃到这么合自己口味的饭菜。

朱赫见陆蝶吃得高兴,他也开心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只要跟陆蝶在一起,朱赫好像就如同失了魂一样就只知道围着她转。

就连陆蝶的一个个小小喜怒哀乐都能紧紧地牵动着朱赫的心。

这种感觉太令人着迷了。

朱赫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他也不想控制自己。

朱赫看陆蝶吃得嘴边沾上了一点酱料,行动比脑子快地伸出去去帮她抹掉了嘴角的东西。

正在吃东西的陆蝶停了下来,朱赫的这个动作确实是有些暧昧了。

陆蝶心里叹了一口气,前世里她就听说过朱赫这个名字,那么有名的人现在就在自己的眼前。

而且还用那么温柔的目光注视着自己,陆蝶怎么可能不会心动呢。

可是一想到自己家里现在的那些糟心事,陆蝶就心累极了。

以陆蝶目前的状态来说,她根本没有办法去接受朱赫现在对她的感情。

至少也要等她将家里的事情都处理好了之后,自己的生意也步入了正轨,陆蝶才有心思去考虑这些感情的事情。

朱赫见陆蝶避开了自己的目光,心里有些失落。

还是不要逼得太紧了,朱赫在心里想。

“多吃点儿,”朱赫调整了一下心情,又恢复了之前那副模样,看起来自然极了:“这家的鱼做得不做,汤也很鲜,很适合女孩子喝。”

陆蝶看到这样的朱赫,心里涌上了一丝愧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