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开玩笑的话

两人一顿饭吃完已经是将近下午一点。

朱赫说要谈的生意一句话也没提到,反而是一碗接着一碗地给陆蝶盛鱼汤。

直到陆蝶真的吃不下去了,这才作罢。

陆蝶发誓,她这辈子都没有像今天一样讨厌鱼汤。

以后恐怕她要得上厌鱼症了,这一切都要拜朱赫所赐。

吃完之后朱赫陪着陆蝶一起散步消食。

得知陆蝶因为吃得太多而有些不舒服,朱赫的一张俊脸慢慢涨红了起来。

都怪自己,女孩子的饭量本来就不大,还给她盛那么多鱼汤。

“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马上回来!”路过一家药店的时候,朱赫突然没头没尾地说道。

陆蝶叫也没叫住朱赫,也就作罢了,反正她知道朱赫不会抛下自己一个人就走。

过了一小会儿,朱赫跑着回来,手中还拿着一盒白色的什么东西跟一瓶矿泉水。

“给,”因为是跑着回来的,朱赫稍微有些喘:“给你买的消食片,你就着水吃一片应该会舒服一点儿。”

陆蝶现在正撑得难受呢,也就没有推辞拿起朱赫已经打开了的水和药一起吃了下去。

“正好下午没课,我陪你逛逛校园吧。”朱赫想要多跟陆蝶相处一会儿。

可陆蝶现在心思根本不在这个上面:“不如我们去废品站看看吧。”

朱赫对于陆蝶的提议并没有任何意见,只要能跟陆蝶待在一起朱赫去哪儿都没有问题。

“好,都听你的。”朱赫温和地顺从道。

如果让赵丰看见了恐怕又要大惊小怪,他赫哥什么时候能这么听一个女人的话,那一定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等到了废品站,周婶和陈叔正在忙碌着,雇来的工人们也各忙各的,看起来井井有条。

陆蝶心里挺满意的,她没有进去,只在门口远远地看了几眼。

现在正是废品站忙的时候,还是不要进去,省的陈叔和周婶还得分出时间来招待自己。

陆蝶食也消得差不多了,朱赫就带着她一起走回了学校。

女生宿舍楼下,朱赫目送着陆蝶上楼梯的身影,站了很久很久一直到再也看不见陆蝶。

推开宿舍门,宿舍的氛围却有些不太对劲。

宋婉贞破天荒地出现在宿舍里,只不过看起来一副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模样。

只从上一次宋婉贞在军训上装昏倒被大家发现之后,同学们对她的评价就有些不太好。

等宋婉贞从家里回来之后,更是没有什么人跟她在一起玩。

再加上宋婉贞那一副颐指气使的大小姐脾气,宿舍的几个人包括陆蝶在内都不怎么愿意跟她解除。

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

陆蝶熟视无睹地走过了宋婉贞的身边,也不去管她的闲事儿,反正就算管了人家也不会领情。

“怎么了?”陆蝶用口型问韩月。

韩月一脸恶心的模样将陆蝶拉了过来。

宿舍的几人为了减少蚊子的骚扰都拉起了蚊帐,所以韩月的动作倒也没发出什么动静。

“还不是那个宋婉贞,”韩月愤愤不平地在陆蝶耳边说道:“非说谁偷了她的洗发水,这个宿舍里谁还买不起一瓶洗发水了,在这儿瞧不起谁呢。”

原来今天宋婉贞一回来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柜就说自己的洗发水不见了。

路鹿鹿好心地想帮她找,可谁知道宋婉贞却话音一转嫌弃道:“都是一群什么人呐,别人的洗发水都偷!”

赵佳梦一听这话立马就炸了!

她从小家里也是娇生惯养长大的,富养长大的孩子怎么可能受得了别人这么的侮辱。

“你说什么?”赵佳梦蹭地一下站了起来:“你说谁偷你洗发水了?有本事你就再说一遍啊!”

宋婉贞嘟嘟囔囔地:“你让我说我就说啊,你以为你是谁啊!”

这事儿本来还没有查清楚,也有可能是赵佳梦自己放错了位置,她这么一说不就将所有人都放在了小偷这个位置上。

别说是赵佳梦,就连韩月也受不了宋婉贞这副模样,路鹿鹿更是被气哭了。

这还不算什么,最后赵佳梦在宋婉贞的洗脸盆里找到了她的洗发水。

赵佳梦将宋婉贞的洗脸盆拿到她面前:“你好好睁大你的眼睛看看,这是什么!”

没想到宋婉贞还是一副不认错的模样:“说不定是谁偷了我的洗发水之后心虚又给放回来了。”

韩月一拍桌子:“宋婉贞!你别太过分了!小偷这个话是可以随便说的吗?!”

宋婉贞却吐了吐舌头,做出一副可爱的模样来:“别生气嘛,我只是说说而已,你们这么较真干嘛?”

赵佳梦这下可真的是一口老血都要吐了出来,怎么会有这么奇葩的人?!

随随便便给别人扣上小偷这个屎盆子,然后又说是开玩笑!

“那我说你是小偷也是开玩笑!我说你不要脸脸皮厚也是开玩笑!”赵佳梦大声道。

宋婉贞立马变了脸色刚想要跟她理论的时候,韩月立马赌住了她的话:“赵佳梦在跟你开玩笑呢?难道这你也要生气?!”

宋婉贞这下可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她狠狠地剁了两下脚,然后立马趴到自己的床上嘤嘤嘤地哭了起来。

在这期间并没有一个人去哄她。

哭了一会儿之后,宋婉贞哭累了,当然也可能是没人哄她,她又自己坐了起来。

只不过却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样。

“陆蝶,”宋婉贞见陆蝶回来又抽抽噎噎起来:“刚才你不在的时候,她们都欺负我!”

陆蝶有些无语,她跟宋婉贞的关系还没有好到这种地步吧?

宋婉贞怎么能好意思向自己哭诉呢?

而且宋婉贞到底有没有长眼睛啊,这个宿舍里明明她跟韩月、赵佳梦、路鹿鹿的关系更要好一些啊。

“啊,”陆蝶做出一副惊讶的样子来:“这其中应该是有什么误会,你也不要太在意了,或许大家只是开玩笑呢!”

这话不说就罢了,一说韩月和赵佳梦噗呲噗嗤地笑了起来,就连一向脸皮薄的路鹿鹿也忍俊不禁。

这个陆蝶可真是太有意思了!

宋婉贞听完陆蝶的话之后,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跟个调色盘似的,别提多精彩了。

“你们都欺负我!”宋婉贞大叫一声然后跑出来宿舍。

门被她摔得哐一声巨响,掉落下来阵阵墙皮,可想而知宋婉贞摔门的时候是有多用力。

宋婉贞一走,韩月和赵佳梦更加肆无忌惮地大声笑了起来。

赵佳梦轻轻锤了陆蝶一下:“还得是你啊!”

陆蝶跟宋婉贞这种性格的人也有些不对付,不过好歹多活了一世,陆蝶也不想跟这种小姑娘多计较些什么。

只要宋婉贞不太过分,陆蝶都是可以容忍的。

不过如果有一天宋婉贞触碰到了她的底线,陆蝶会让她知道自己也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

宋婉贞的出去之后,整个宿舍的氛围立刻好了起来。

赵佳梦更是将刚才的事情抛之脑后,兴冲冲地坐到了陆蝶的床上,一副八卦的样子问道:“你跟朱赫今天出去怎么样啊?”

韩月和路鹿鹿立马也跑了过来,将陆蝶的床坐的是满满当当的。

陆蝶无奈地笑了笑,她的这群室友啊,真的是太关心自己的个人问题了吧。

“我跟他真的就只是单纯的朋友关系而已,”陆蝶认真地解释道:“之前跟他在一个学校上过午饭,接触过几次也就熟了起来。”

赵佳梦切了一声,满脸不相信:“怎么可能,高岭之花哎!”

韩月在一旁点点头补充到:“小蝶,你是不知道咱们学校有多少女同胞们想要把这朵高岭之花摘下来呢。”

就连路鹿鹿也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

陆蝶将她们从自己的床上推开:“去去去,都别扯这些有的没的了,你们的作业都写完了?”

一听到陆蝶的话,以赵佳梦为首几人纷纷哀嚎了起来。

韩月控诉道:“陆蝶!你真是有异性没人性,干嘛非得揭人伤疤!”

赵佳梦更是一把将陆蝶的书包抢了过来:“作业,拿来吧你!”

陆蝶失笑:“我的作业是写完了没错,可我可不能保证全对啊。”

赵佳梦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摆了摆手:“不要妄自菲薄好吗陆蝶同志,你已经很天资过人了!”

几人就着陆蝶的作业开始完成自己的作业。

路鹿鹿倒是已经写完了,不过这会儿她也围在陆蝶的作业旁边,想要检查一下自己做的有没有错误的地方。

陆蝶叫她们一副热火朝天的样子,也就没有继续管她们了。

她转身回到自己的桌子前,那上面还摆着朱赫给她买的消食片和半瓶水。

陆蝶想了想,然后将消食片连盒子一丝放进了抽屉里面。

拿好自己的洗漱用品,陆蝶走进了卫生间,今天在外面奔波了一天,也该好好洗一个热水澡放松一下子。

袅袅的热气从不大的卫生间里升腾起来,陆蝶洁白的皮肤在热水的抚慰下泛起了红。

朱赫这边回去之后却想着陆蝶的模样发起了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