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一起上吧!

回到公路上,司机仍在昏迷。

其实时间才过去几分钟。

没等多久,一辆黑色悍马驶来,接到陆红尘。

望着车窗外倒退的风景,陆红尘心思百转,一时有了许多感慨。

这次,他和秦羽必须要展示出堪比老一辈的超强战力。

否则,那些伺机而动的恶狼们必将将他们活吞了。

对此,陆红尘毫不怀疑。

想到这些,陆红尘的嘴角不由扯起一抹冷笑。

想杀我?想要杀人越货?那就来吧!试试谁更狠!

陆红尘小的时候,有一次独自去山里挖野花碰见了一条饿疯了的野狗。

陆红尘撒腿就跑,却依旧被野狗两三步追上,扑倒在地。

眼看野狗就要下嘴,陆红尘捡起身旁的枯枝使劲挥舞着,一边哭一边叫爸爸妈妈。

但是爸爸妈妈去地里干活去了,怎么可能听得见。

于是,在野狗两三口咬断枯枝后,直接一口咬破了陆红尘的小腿!

疼痛让那时的陆红尘清醒,他现在没有人可以依靠,不反抗,他会被咬死在这里!

陆红尘心中也激起了一股狠劲儿,既然你想吃我,那我也要杀你!

那样想着,陆红尘一擦泪水,翻身将野狗扑倒,不顾自己的伤口,拼命扯打野狗!

野狗也不是吃素的,松开小腿转而一口咬在了陆红尘的左手上!

陆红尘更狠,此时的他就像一头孤狼!不管不顾,一口咬在了野狗的脖子上!同时剩下的一只手平皿的掰野狗的前腿!

野狗眼中的贪婪与疯狂消失,只剩下恐惧,它痛苦的哀嚎着,挣扎着。

它的脖子被咬破,涌出的血染红陆红尘的小脸,最终,没了生息。

从那时陆红尘就知道想要生存,那么遇见那些狠角色,你就要比他更狠!更疯狂!

只有这样,你才能活下去!

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他只想和身边的人好好活下去。

可这些人不想他活,也不想他身边的人活……

郊区别墅,秦羽查到了,各大家族也查到了,早上天古宗的人拿走了一枚特种火箭弹。

秦羽没有动,这些人,他留给陆红尘。他只是虚眯了一眼木紫玲,感觉他看错了人。

木紫玲刚好看见了秦羽的眼神,那样子就像是在说,我看错你了。陌生。

不由的木紫玲心里郁闷起来,最近她诸事不顺。无论是紫气照片男子的熟悉,还是师傅让她下山夺宝,又或是校门口男子,有人要糟蹋她的童年玩伴,他们要杀的就是从小的好友秦羽。

她很不好受,偏偏她只能求助大师兄,大师兄告诉她,让秦羽自己把宝物交出来他们带走,并且把修为废了就不杀人。

她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可她能怎么办?她只是一个天赋很好圣女罢了,没有实权。

很快,悍马的声音打断了木紫玲的思绪,不是悍马声音真的多大,而是主角到场了,那么,好戏正式开场。

悍马停在门口,车上浅蓝色外套背着双剑的长发男子下车。

书生,内敛,这是所有人心中的评价。

无形的势铺开,好像多了什么,又好像没有。

一个健硕的中年男人上前“小兄弟你便是陆红尘吧,当真是后生可谓啊!”

说着,男人热情的要抱陆红尘,嘴凑到陆红尘耳边“小子,杀你者王石!”

周围人都看出来了,这是要趁陆红尘刚到就抱杀!想打击蜀州秦羽手下的士气!也是打秦羽和蜀州修士的脸!

退一步说,就算不能抱杀,也是一个下马威,不会让秦羽一方的人好受。

可秦羽看见这一幕噗的笑了,让王家的人不解,同时有了一些不好的预感。

陆红尘没动,只是吐出一口浊气,浊气中含着剑意,一下斩断了王石的脖子。

太近了,太容易了。

众人就见,王石脸上露出狰狞笑容要抱杀陆红尘,然后,王石的头掉了,鲜血如泉水喷涌而出。

全场鸦雀无声,修为高一些的,都感受到了那股剑气的锋锐,修为低的,都看着灵师境巅峰的王家大拳师脖子喷血。

灵师境巅峰即使是华国四大家族之一的王家也就四五十个吧,个个都是高手,被供奉的存在。

今天却这么轻易就死了一个。

木紫玲也惊呆了,这个人怎么这么血腥!她心中涌起一抹要上去管教的冲动,还有一丝对王石死的幸灾乐祸。

仿佛王石本就该死,这让木紫玲感觉自己似乎在偏袒陆红尘,很奇怪。

砰,王石的身体倒下,众人被拉回现实。

陆红尘随手丢出一团幽黑火焰,四五米便焚烧了尸体。

各个高层先是一凝,认出了这是灵火,然后便是有些暗叹这个焚尸的熟练度,再次提高危险指数。

陆红尘径直走到秦羽那桌,两人没有多寒暄,但连秦羽身旁的近侍都瞧出了开心。

秦羽递过一杯绿茶,他知道陆红尘不喜欢喝酒“怕吗?”

陆红尘结果,摇头“别扯皮,开始了吧?我有预感,我会出事,你要做好一个人撑住的准备。”

秦羽无语“之前你打王者的时候次次都说,你要去送了,然后次次你一个人跑去把人家给团灭了。”

陆红尘喝了口绿茶“不一样,我的第六感一向很准,你知道的。”

秦羽收起了嬉笑“我早就做好准备了,只要你不是被人卸成八块藏到天涯海角,我就能把你救活。”

陆红尘点点头“嗯,那就好,我会斩掉最强的人,给你减轻压力。”

陆红尘想了想,又道:“你这儿有汉服吗?”

秦羽轻笑“有,就知道你要,房间里去换吧,真是德行!”

陆红尘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秦羽摇头失笑。

换完衣服,两人继续闲聊。

正说着,一个穿着唐装的华发老人走上了院子中心的擂台,看向陆红尘“王家长老王山,想要向阁下讨教!”

陆红尘向秦羽点了点头,缓缓走上了擂台。

观战的人都知道,王山是王石的父亲,看来是要报仇了。

王山可是半步灵王,比王石强了不是一星半点,而且王石刚刚是太过大意了。

没有多说什么,陆红尘上台,做出一个请的手势。此刻的他白衣胜雪,恍若一代剑侠。

木紫玲看着这样的陆红尘心情突然好了起来,又有些微微的担心,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木天冷笑,这人敢杀他手下那就是必死,是知道自己快死了所以穿一套好衣服做陪葬?

王山被激怒了,此人杀他儿子,和他比斗竟然还不拔剑,这是轻视!

王山也是拳师,手上戴着玄铁拳套,一步就到了陆红尘面前,猛地一拳轰向陆红尘的脑袋!

有人看出,这一拳看似简单,实则是凝聚了王山全力的一击!其内蕴藏极强的拳意!这个陆红尘轻敌了!

可,众人就见,陆红尘后发而先至!双指如剑,洞穿了王山的眉心!

同时,陆红尘微微侧身,躲开了那无主的一拳。

三秒。

王山的尸体倒下,陆红尘手指腾起幽黑火焰将血液焚烧成虚无。

他扫视台下一周“诸位为了夺宝而来,我也不怕告诉大家,我兄弟二人的确得到了宝物,就是我的灵火和几块灵晶。”

“我们得到这机缘后还遇见了位高人,但不能提名讳,话已至此,信不信由你们。”

“但是,此刻之后的参与者,我会一一记下!”说着陆红尘缓缓拔出桃木剑“诸位,一起上吧!”

木紫玲眼中,金阳耀眼,那个白衣剑客剑指群雄,绝代风华,她心中涌起丝丝欢喜,丝丝骄傲。

她似乎想起了些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有想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