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灵皇

“小子当真不知天高地厚!诸位!随我一起围杀他!”

“你这等手段狠辣之人该死!”

“诸位!诛杀此撩!扬我武道正气!”

……

诸多声音响起,说着最有理的话,却开始群殴。连秦羽也只得感概脸皮真厚。

其实也怪不得他们,能一指杀半步灵王的,那必定是灵王!

当然,还有可能是某种手段!

但这些不重要,即使是灵王,面对几十名灵师的围杀,也只有被耗死的份!

而且,说不得这家伙身上就有什么宝贝!

就算没有别的宝贝,灵火也是了不得的东西了!

只可惜灵火除非主人自愿从身体里取出,否则会随着主人的死而一同湮灭。

所以,其实这群人还为了上台抢人,谁抢到了重伤垂死的陆红尘就等于抢到了灵火啊!

那可是灵火!即使是天古宗这样的大宗门也极少人拥有!对火属性和无属性的修炼者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机缘!

陆红尘无惧!他站在台上,剑意凝结成数千柄剑围绕着他旋转!抵挡住四面八方的攻击!

然后,他动了,一个步踏出,他已经来到了第一个喊话的老者面前!一剑刺穿老者的防御!洞穿胸膛!

旁边的中年男人手持巨斧朝他怒劈而来!台下有个穿黑色唐装的老者向他弹射出一枚银针!

秦羽眼神冷冽,台为生死台!台下也敢出手!

秦羽拿起桌子是的叉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掷向那人!自其太阳穴深入脑中!

一些手上搞小动作的人都暗自心惊,不敢再造次。

陆红尘左手一拳轰开巨斧,右手拔剑,深呼吸一口剑气喷出打落银针!

接着,他向前移动,左手松拳成爪,抓爆了拿巨斧男子的脖子!同时右手剑横斩!

剑气三米!直接轰的他前面的三人嘴角溢血倒退了出去!

还没完!

那三人在倒退,其后五人迎上,却见陆红尘一剑直刺,无数白色花瓣绽放飞舞飞向他们!

五人不敢大意,有的攻击,有的防御。但是没用!那花瓣飘忽不定!无法防住!

樱花洞穿了他们的身体!带起一阵血雾!继续飞向后面的三人!

那三人被吓破了胆!一人直接逃向台下,一人祭出疑似法器的东西激起一个保护光罩,还有一人朝陆红尘轰出最强一击,想要反杀!

樱花太快了!逃跑的那人直接被一片樱花追上洞穿了脑袋!

反杀的那人的攻击被陆红尘横剑挡掉,而后他自身被樱花洞穿!

剩下的樱花飞向了保护罩,却是攻击在了同一点上!护罩瞬间碎裂,那人也被樱花洞穿!

太快了!仅仅十几秒的时间!陆红尘直接轰杀了八名灵师强者!

场下实力低些甚至没有看清他的动作!

木紫玲才灵师境初期,她勉强能看清陆红尘的动作,她只觉心惊胆颤,她怕陆红尘一个不小心就被人轰杀!

战斗仍在继续。

又六人一同攻向了陆红尘!

陆红尘转身正面六人,蹲下的同时将木剑竖插!周身剑意凝聚为盾!硬抗六位灵师的攻击!

轰!

爆响声中,陆红尘岿然不动,那六人被反震的倒退!

陆红尘毫不犹豫拔剑,起身,瞬间与那六人错身而过!六颗人头落地!

又有七人攻来,是王家!以一个简单的合击阵法,六人一齐轰出一记两米的金色巨大拳印!

陆红尘的白袍被拳风吹的猎猎作响,他黑发狂舞“斩!”

一声爆喝,陆红尘斩出三米高的剑气与拳印轰然相撞而后消弭。

却在这时,那没出手的第七人出手了!

趁陆红尘刚斩出一击,那人背后生出金色双翼,眨眼来到陆红尘近前,周身灵气爆发,大刀在空气中划出爆响!

“敢杀我王家的人!去死吧!”

台下众人惊呼!王家的灵王长老都出手了!

陆红尘抬头,直视那人双眼,眼中满是战意、渴望、冷冽,疯狂!

下一刻,陆红尘的桃木剑再次抬起!所有剑意瞬间凝于剑尖!带动着身体,刺向了半空中的王家长老的脖子!

两人交叉而过!陆红尘的剑洞穿了王家长老的脖子!王家长老的刀却砍空了!

但场下的几个顶尖高手都看清了,哪怕陆红尘再慢一点点,那么死的就是陆红尘了。

木紫玲情不自禁的惊呼出声,让一旁的木天脸色更加阴沉。

“诸位长老!还不出手诛杀这个血腥魔头吗!”

陆红尘几个箭步就斩杀了王家剩下的六人,将最近一人的尸体当作砖头一般扔向那人“老匹夫!滚上来!”

那人也是灵王!是与王家交好的一个家族的灵王!他怒极,一掌轰碎了尸体!飞行陆红尘!

他带头,又有四位灵王加入!五位灵王!足以灭掉一个小型家族!

此时却是共战一个二十没到的年轻人!若是今日这青年不死!那简直让人胆寒!

念及于此,那五位灵王眼中闪过狠色!要绝杀!

陆红尘冷笑,笑的有些凉薄,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冷酷!血腥!他双眼中都出现了淡淡的血色!

这一刻,他犹如困兽!

木紫玲看着那个笑,不由有些揪心,有些莫名其妙。

一股无与伦比的冷冽剑意铺散,陆红尘单脚蹬地,猛然跃向先前说话那人!被蹬地面砰的炸开!

太快了!那人只能匆忙抵挡!

陆红尘笑了。前一刻这人还叫嚣着,这时却如此的,弱小,没有一点搏命的胆气。

陆红尘猛地剑意凝聚剑尖,一剑刺破那人的防御灵气罩,然后瞬间将剑反握,顺势剑意覆盖剑刃,割掉了那人脖子。

那人也不愧是灵王,眼看活不成,一抓在陆红尘肋上拉出五道血槽!

此刻陆红尘双眼化为了纯粹的血色!

秦羽注意到,和杀癞蛤蟆那次不一样!没有竖瞳!

没错,血色,没有瞳孔的双眼!

陆红尘在空中调转身形,双脚猛踏被割脖子男人的尸体,借力,再次冲向一人!

那人也慌了!他没想到陆红尘能在空中借力!有了前车之鉴,他知道防御几乎必死。

于是他用手中长剑斩出百道气刃轰响陆红尘!同时他调转方向,尽力离陆红尘远点。

这样陆红尘会在空中受阻,受伤,即使陆红尘祭出灵翼也只能调转方向再攻击,这样他就有了机会!

可,他低估了陆红尘的疯狂!

就见陆红尘不善不必,剑意与灵气形成一个水滴形状的前端,不被气刃减速!

众所周知,雨滴流体在下坠过程中几乎不受空气阻力!而此刻陆红尘用上了!这也是他感悟雨落时想出来的!

陆红尘的除了头,全身都被气刃划出道道血淋淋的伤口,但他却在在笑,笑的让人胆寒!

也让木紫玲心碎,不由的木紫玲感觉鼻酸,她想上台去救那个人!可她又问自己,自己这是怎么了?

这一切不过两三秒而已,陆红尘与那人交错而过,陆红尘落地,而后尸体落地。

白衣早已被鲜血染红,有敌人的,有他自己的。

“来啊!继续!我还没杀够呢!”那个血衣血眼的青年手持杀人不染血桃木剑扭了扭脖子。

不复刚来时的书生,而是疯狂、冷冽、妖冶!

“小子!我承认,你很强,可你得了不该你得的东西!”

一道威严的声音响彻,那三位已经胆寒的灵王默默退走,一位穿着华贵,头上夹杂着一股白发的中年男人踏空而来!

木天笑了,有些幸灾乐祸。

周围的人都惊呆了,没想到王家连灵皇都来了!

陆红尘依旧冷笑,连带着声音都仿佛来自九幽“来,试试看!今天我要是不死!他日必灭你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