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斩灵皇

有人认出,那是王家的六位元老之一的王钟!早在六年前便踏入了灵皇境的存在!

看似四五十岁,实则已经一百五十多!是一个老怪物!

“不知所谓!”王钟没有动怒,衣襟飘飘,超然物外。

灵皇境的威压凝为实质性的风罡猛地朝陆红尘压下!

王钟看出来了,陆红尘根本没有踏入灵王!

一个灵师境圆满的青年越阶屠杀两位灵王!如果他不上场,那么战绩将会更加恐怖!

他们已经将这位妖孽得罪死了!那么就不能留下祸根!

不过即使再怎么惊叹,他表面上还是装出无所谓的样子,他要找回王家丢失的面子!

轰!

一声巨响,整个比武台被压塌了一大截!

陆红尘立于比武台中间,双手杵剑,他依旧站着!却有些摇摇欲坠。

木天摇头,端起桌上的红酒小酌,眼神中带着些怜悯,不入灵皇,终是蝼蚁!

王钟见自己的威压竟然没有压垮陆红尘,有些意外,全力出手,威压猛然再增!

轰!瞬间,比武台直接四分五裂!但陆红尘却站的更加笔挺!

陆红尘身上无数剑意迸发,生生在灵皇威压中称开了一片空间!风罡被挡住,无法再压制他!

所有人的惊呆了!木天手中的酒杯砰的一声爆碎!

陆红尘一双竖瞳盯着王钟,缓缓插回了木剑“老匹夫,该我了!”

说着陆红尘缓缓握住了铁剑的剑柄!

众人悚然大惊!他们一直忽略了一个事实——陆红尘一直再用一柄普通木剑在战斗!

王钟瞳孔收缩,不能让他出剑!

想着,王钟以雷霆之势全力一掌轰响威压中的陆红尘!

陆红尘冷笑“晚了!”

陆红尘拔剑,剑鞘之上封印之光闪烁,那柄平平无奇的铁剑被拔出。

王钟在那柄再普通不过的铁剑上却感受到了无法形容的剑意,致命的危机感在他心中涌现!

就见王钟几乎是瞬间便调动剩余的全部灵气化为一口金色大钟,就要逃窜!

陆红尘不慌不忙,铁剑对着虚空横斩。

没有剑气,没有灵气,就连剑意也消失不见。

就仿佛一个毫无修为的普通人对着天上那位灵皇挥了一剑。

明明金阳高照,这天,却下起了雨。

雨滴洒落,打在停顿的众人身上、打在陆红尘身上、打在王钟所化的金色大钟上。

铛!

钟声响彻整片山脉!震的众人耳膜胀痛!

王钟接下来了!但眼尖的人发现,他的嘴角溢出鲜血!

陆红尘面无表情,手中之剑缓缓抬起“我有一剑,斩黄泉!”

他要用手中这把剑斩断黄泉,让父母重活,亲人不死!

无数剑意涌动,连带着这整片山脉的树叶刷刷作响!

天空瞬间暗了下来,那轮金阳被遮蔽!

剑意化为千万柄剑围绕着陆红尘手中的铁剑飞舞,宛若朝圣!

这一剑太快,众人只见陆红尘抬剑,却不见挥出!

轰隆隆!

落山滚石的巨响声中,金阳再出,树叶静止,所有的一切恢复如常。

王家的灵皇消失了,同样消失的还有那位灵皇逃跑方向的一座山头!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在场之人大概一辈子都忘不了这一幕!

一剑斩灵皇!顺带削掉一座山头!

出手之人却二十不到!

而且众人这才想起,这人修道不过半年!

修道半载,一剑斩灵皇!

而他们这群人却妄想着要在这样的人手中杀人夺宝!

陆红尘双眼恢复澄澈,他已经力竭,但仍面无表情的走下台去,进入了秦羽准备好的房间。

刚进入房间,他便晕了过去,最后一刻他呢喃道“紫玲……”

在场众人将一切看在眼中,也都听见了那最后的呢喃。

木紫玲听见了,瞬间,她泪如泉涌,冲了过去。

秦羽就坐在门口,却没拦。

木天阴沉着脸,旁边的两个天古宗弟子还为回过神来。

秦羽晃了晃酒杯“王家,王家附属家族,还有派人去劫持我妹妹的那些家族的人,全杀了。”

秦羽身旁,早已等待的一众蜀州大人物起身“遵命。”

整个别墅被包围,秦羽的手下开始了屠杀!

惨叫、呼救、打斗,血水肆意溅撒。

那之前上台准备对陆红尘动手的三位灵王交换了一个眼神,瞬间张开灵翼冲向了秦羽!

他们知道,秦羽不可能放过他们!所以他们主动出手了。

而且,陆红尘已经晕了,正是除掉的最佳时机!

就算眼前这位冰帝秦羽有些实力,也不可能是第二个陆红尘!

只要杀了这两个人,这一役就不算失败!

秦羽冷笑,他还没去找这三个人呢,这三个人倒是送上门来了!

挥手间开启陆红尘所在房间的守护阵法,秦羽背后张开冰翼,消失。

那三人猛然大惊!

就要回撤,但是,来不及了!

秦羽出现在了他们身后!左手直接抓住一人的脖子右手凝聚冰剑一剑刺入!

然后秦羽将尸体扔向最近的那人,将其轰然砸落!

最后一人已经飞到了半空,眼见秦羽追来,咬破舌尖,喷出一口精血,化为一道血影遁向远方!

秦羽停下,手中凝聚出一杆冰枪猛然掷出!

砰!砰!砰!

音爆声响起,那冰枪化为一道流光追上血影将其轰碎!洒落下碎肉!

做完这些,秦羽进入陆红尘所在的房间为其疗伤。

至于剩下的灵王,难道蜀州就没有灵王了?天真。

这一战,很快传遍整个华国。

蜀州再次在华国展露头角。

无论是修道半载,剑斩灵皇的青年。

还是轻易灭杀灵皇,统御蜀州的冰帝。

又或是蜀州出山的三十八位灵王,六位灵皇。

都是一等一的大事,引起轩然大波。

王家直接成为了崛起蜀州的死敌,被直接杀掉前去的所有人。

对此王家震怒,发动了在蜀州剩余的人袭杀秦羽的妹妹!

秦羽的父母早就被送到国外由专人保护了。他们也够不着。

结果,出动了两位灵王,二十多位灵师,却被秦羽的弟子以及颜家的人打杀的只剩四个灵师逃了回来。

行动时他们还专门拍摄了视频,本想用来给秦羽看的。

结果成了他们自己找死因的了。

视频中二十几人正追着两个人跑。

跑着跑着前面的秦雨诗突然回头扔了一块石头。

没错,就是石头,一个圆盘一样的石头。

冲在最前面的灵王一侧头就躲开了。

后面的刀疤男人噗笑“小姑娘,你可真调皮,乖乖别跑,本大爷待会儿一定轻点疼你!”

说着,刀疤男随手一刀劈碎了石头。

然后石头就炸了,轰的一声,一个灵王十几个灵师直接就被炸没了。

前面逃跑的秦雨诗和陈霜都停下了,瞪大了眼睛。

紧接着陈霜犹豫了一下,从空间戒子里拿出来了一柄很普通的铁剑,冲向了还处在懵逼中的剩下的那位灵王!

那位灵王第一时间回过神来,持刀迎上,眼中满是戏谑,这陈霜不用玄阶的剑和他打,反而那普通剑,这不是找死吗?

然后刀剑相撞,那把剑上腾出无比强盛的剑意,直接将灵王一剑劈飞了出去!

灵王懵了,陈霜也是一愣,紧接着就是欣喜,拿着那柄剑就追着灵王砍。

途中碰见灵师,简直如砍瓜切菜……

王家的人沉默了,石头爆炸的黑焰就是陆红尘比武台上展示的灵火,那柄普通铁剑就是陆红尘背上空剑鞘里的那柄剑。

所以,这意味着秦羽给陈霜的底牌还没亮出来,他们再派人只是徒做牺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