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回山

四人一齐吃过早饭,秦雨诗扶左手,颜浅幽扶右手。

陈霜将陆红尘给她的铁剑插回剑鞘,抱着三柄剑跟在后面。

四人来到客厅,秦羽穿着一身白色休闲装正在炼丹。

“怎么,要回去了?”秦羽往药鼎里投入几味药材。

陆红尘在两女的搀扶下缓缓坐到沙发上。

陆红尘笑笑:“嗯,早点回去,你知道我不习惯的。”

秦羽:“嗯,行吧,她俩应该会和你一起回去。先聊聊建城的事吧,时间不多了。”

陆红尘知道,是明年丧尸席卷的事。陈霜也知道。

颜浅幽和秦雨诗不知道,也不多说话。

陆红尘:“先修路,然后围着四莽山山头建城墙。当然,这只是内城,还得计划外城。”

秦羽点点头:“嗯,我想说的是你当城主。”

陆红尘:“啥?你要我一个废人当城主,你手下不得给我下黑手!”

秦羽头都不回“滚!装什么装!我知道你的丹田正在修复。”

陆红尘哈哈一笑“那行吧,不过你知道的,我不爱管事。”

秦羽:“嗯,你觉得叫什么名字好?”

陆红尘想了想“就叫落雪城吧,雪花飘零的冬日才能显出火炉人情的温暖。而且有你在,城中一定常年飘雪。”

秦羽嘴角勾笑“行。不过作为你不管事的交换,过两天我会派三十个很有天赋人给你训练。”

说着秦羽转过头来“他们以后就是给你办事的,训好了,你以后就不用麻烦了。”

陆红尘:“那行吧。不过需要的资源还是得你出。”

秦羽:“对了,颜家的小丫头,我和你父亲谈了笔交易,你们颜家也可以送几个人过来。”

颜浅幽两眼放光“行!那就十个!我刚好有十个得力手下!”

陆红尘:为啥我总觉的我被坑了?

不过教三十个是教,教四十个也是教,他也不怎么在意,点头答应了下来。

然后两女搀扶着陆红尘出了别墅,由专车送回。

的确所有人都知道他废了,也的确有人想截杀他,但先得考虑考虑冰帝。

掌控整个蜀州的冰帝,就像是蜀州的一座深渊,没有人胆敢试探。

因为上一次试探,蜀州少了十几个家族,王家还被两剑杀了位灵皇。

暗地里有人得出结论,冰帝比白衣血魔更强,而且手握大权,除非华国四大家族一起出手或是某个隐世宗门出手才可能覆灭。

正因如此,蜀州无人敢招惹,平稳的进入了内部肃清。几乎成了秦羽的一言堂。

所以自然没人找死的去截杀被废的陆红尘。

而且陆红尘于冰帝关系密切,冰帝惹不起天古宗,还能灭不了他们?

车依旧是开到山脚,然后秦雨诗和颜浅幽打算换着将陆红尘背回去。

但被陆红尘拒绝了。

陆红尘前面走着秦雨诗后面走着颜浅幽,他自己杵着根木棍在山道上摸索前进着。

走着走着他就被绊倒,有两次甚至直接滚落到了树林里。

两女都看的心碎,偏偏陆红尘固执的不让她们帮忙。

回到老家,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

陆红尘将宠物们解放了,让他们自己去找吃的。

然后秦雨诗做了午饭三人吃了。

饭后陆红尘便在院子中摸索着开始练剑。

两女也跟着一起练。

晚上陆红尘睡一顶帐篷,两女睡一顶,竟然反而相处融洽了。

两天时间眨眼便过。陆红尘的丹田已经修复,依旧像是个池塘,不过其中却蕴含着无数剑意。

不只如此,陆红尘的心、肺、眉心、双眼都有剑意在蕴养,在滋生什么东西。

秦羽说的要教的人到了。四十个十七八岁的年轻武者,有男有女,其中十个是颜家的。

陆红尘在四莽山山顶迎接的这四十人。

这四十人都是精英,最弱的也就灵徒中期,最强的灵使巅峰。

看着眼前散乱的四十人,陆红尘摇头,麻烦。

陆红尘:“所有人,男左女右,分开用高矮顺序列队!”

四十人迅速整队,毕恭毕敬。因为他们相信家族长辈和冰帝都不是傻子,会把他们随意交给人训练。

而这位传闻已经被废的白衣血魔,鬼知道到底怎么样,万一没被废,一刀砍了你,你上哪说理去?

所以,他们很聪明的选择了服从。

陆红尘看着整队完成的两队列,男的23人,女的17人。

或者不该说看见,是他用神识感应到的。

陆红尘“男生走前面女生走后面,一列纵队,跟我走!”

言罢,也不管后面跟没跟,陆红尘向着四莽山东面有着一颗两人合抱的大松树走去。树下的内侧是平整的草坪和一块巨石的顶面。

外侧是十多米高的石墙。其实应该说大松和周围的小树都是长在这块足有两三百米长的巨石上的。具体多大没人知道。

陆红尘站在树下,后面男人四人人自觉列成方队。

陆红尘满意的点点头“好,接下来两天时间,以这颗大松为线,男左女右,盖房子。”

四十位学员愣住了,啥玩意?你让我们盖房子?我们是来学习的!

似是知道他们所想,陆红尘接着道:“不想学的可以走啊,没有任何惩罚的,大家放心走。”

一听这话,动摇得同学们又放弃了,是走了没后果,但来这儿的人哪个不是经历数次筛选或是耗费极大代价才来的?走?开玩笑!

见没有人走,陆红尘又道“好,既然没人要走,那么就开建,材料只能用山脚运上来的,工具就用你们现有的。不准向外求援。违规者一律回家。”

嗯,头一次听说违规就回家的,偏偏他们还怕回家。

陆红尘继续道:“可以多人合作,男女合作,但不能男女合住哈。”

下面队列中几人噗呲一笑。

陆红尘:“然后,材料可以抢夺,但是到了营地就不能再抢了。抢夺手段不限,但是不能出现伤残。”

下面众人一听这,各自都有了算计。

陆红尘取出四十张平安福给每人发了一个“还有就是若是有哪个家伙晚上偷摸到女生营地想干点什么,那不好意思。”

众人打量着手中的平安福,满以为他会再说回家。

结果陆红尘的声音瞬间低沉,杀意化为狂风席卷“你会死的很惨!”

恐怖的剑意化为犹如实质性的威压!

有人内心大吼:特喵的哪个傻子传的他被废了!

四十人忍不住的颤栗,有几个意志力差的直接跌坐在地上,冷汗直冒。

仿佛只是一阵风拂过,陆红尘依旧和颜悦色“好了,大家开始吧。这将是你们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住的地方,好好干哦。”

话落,陆红尘自顾自的回去了。

留下思绪万千的众人,远处,秦雨诗都快被陆红尘这个老师笑翻了,颜浅幽却在认真的记录陆红尘是如何教学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