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十七八岁的少年们

陆红尘离开,这些少年们便直接开始商议。

这其中自然有来之前便相识的,也有的是被路边捡回来的。

秦雨诗学着陆红尘刚才给下马威的样子,努力凶狠一点“你会死的很惨!”

陆红尘看的忍俊不禁的捂脸。

颜浅幽也跟着笑,三人来到日常吞吐紫气的巨石上,在这里,他们能看见营地到山脚的全部——树林。

虽然看不到,但是陆红尘能够感应到啊!

三人坐下,望着巨松下的众人。

男的分成了五组:6人、6人、4人、4人、1人。

女生分成了三组:6人、5人、4人

然后男女一齐组队的有一组:男2人、女2人。

分工明确,每组留了一个人占地基,其余的人一跃七八米向山下而去。

陆红尘点了点头,还是很听话的。

陆茵,戴着一副圆眼镜,她扶了扶镜框,望了眼陆红尘所在的方向低头继续画图纸。

来这儿的是有一两个经历贫苦懂得搭木房的家伙,但大多数还是不会的。

而且你光懂得搭木房,搭出来不好看那也很没面子。

陆茵在这里面发现了商机,她是学过建筑设计的!

虽然对于修炼者来说把一棵树砍了从山脚运到山顶并不算什么。

但是也架不住太多了啊!一天下来也得累死!

何况还要建设,而且时间只有两天。

那么谁不想偷懒呢?所以,她想到了卖设计图。

其余人想要房子漂亮就得拿木材来换!

所以她特意选了女生里实力排的进前三的颜冰和男生里出身贫寒的何树及其小弟陈良。

何树虽然出身贫寒,却得一老道士传法,年纪轻轻便已经灵使境圆满了,男生里排的进前五。

这样两个强者在队伍里,就能避免被人欺压了。

同时,他们四个人的房子盖两个双人房就够了,也比较快。

想着,陆茵加快了画图的速度。

何树、陈良、颜冰走在第一波,很快就到了山脚。

何树抽出铜钱剑一剑斩断树根,开始剔除树干上的枝条。

陈良的武器是柄大锤,看着眼前的树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颜冰的武器也是剑,冰蓝色,寒气逼人,一剑斩断树根,断口还残留着一层寒霜。

“胖子,你先把这两根扛着和颜冰一起回去。颜冰你就抗一根,可能会有人拦路。”何树道。

颜冰没说什么,和扛着两根木头的陈良一起奔向山顶。

这时颜冰看见和她们差不多的还有四人,她们前面还有一个人,扛着四根木头!

颜冰认出来了,是男生里没人愿意组队的那个乞丐一样的男人,穿着一件烂黑袍,蓬头垢面,连名字都没有,大家都叫他无名。

他怎么会这么快?

无名速度奇快,第一个来到接近山顶的这里,他停下了,前面挡着四个人。

四个人都是家族子弟,领头的叫吴军,蜀州本地吴家的二少爷,其余三个人也都是蜀州小家族的。

吴军嘴里叼着一颗草,双手抱胸“哎,这多不好意思,麻烦无名兄弟你多跑几趟吧。”

意思很明显,木头留下,你再去。

嚣张跋扈,没错,就是,但是他吴军有嚣张跋扈的资本!就凭他是灵使境巅峰!是男生第一!

每个境界都分初期、中期、后期、圆满、巅峰、半步。

只不过有些人到了后期没遇到瓶颈便直接突破了而已。

无名皱了下眉,在犹豫。

这时后面的颜冰几人赶了上来。

吴军犹豫了一下“除了颜冰两人,其余的抢了,动手。”

吴军的三个队友也来自世界,也都不俗,直接动手。

吴军自己则直接攻向无名。

至于为什么放过颜冰两人,不是因为颜冰漂亮,而是因为颜冰实力太强。

如果他们硬是要拦,那么很有可能这几人同时突围,那样他们就拿不下了,反而会受伤。

做人,不能太贪心!

无名和吴军对了两掌,被打伤,嘴角溢血,被抢了木头。

另外两个人也被抢了,就一个人找准机会跑了。

无名面无表情的擦掉嘴角血迹,转头下山,眼中无喜无悲。

颜浅幽有些不忍“红尘,你都不管管吗?”

陆红尘摇头“有些东西,需要他们自己经历。”

秦雨诗点点头“对,这就像一个小型社会,他们都扮演着角色,教会彼此东西。”

陆红尘点点头继续看,这是在教他们东西,同样也是在教他自己。

比如陆茵那组因为陆茵懂得交易,第一个凑齐木头开始建房。

又比如吴军看着很嚣张跋扈,实则有着善良,无名运三回他抢两回,留一回,并且不准别人抢无名。其实相当于无名给他交保护费。

又如男生的另一个六人小组里那个偷懒不干活的少年,差点被组中的成员给打了一顿。反正赖着不干,陆红尘却看出来他是个阵法师,没修过体术。

每个人都是主角,有优点有缺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心思。

他们吵闹,纷争,甚至仇恨。

但少年最好的地方就是:嘴上说着放弃,心底却憋着一口气。

他们从不服输。

夕阳西下,夜晚来临,颜浅幽和秦雨诗回去照看陆红尘的小宠物们去了。

陆红尘独自坐在大松下,准备守夜,他怕还是有男生不守规矩。

营地升起了篝火,少年少女们围着篝火烧烤着下午打回来的猎物。

无名一个人坐在他搭的三角型木架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个女孩好心的拿了一块烤肉给无名,无名接过,道了句谢谢,然后将烤肉放在一旁,独自离开。

好一会儿,无名回来,手里提着两只野鸡,递给那个女生,这才回到木架里狼吞虎咽起来。

吃完了,大家围着篝火聊起了天。

陆红尘就坐在那里,却下意识的被人忽略掉了,这是陆红尘改过的秦羽给的隐秘气息的功法。

同时,他也无时无刻不在体悟。

但,无名看见了,他感觉似乎看见了,却似乎又没看见,但他知道,那个人就在那里。

好久,终于,无名确定了,那个人就在那里。

无名缓缓走到了陆红尘面前,跪下,磕头“师傅。”

少年们被吸引了目光,接着大惊,才想起,陆红尘从暮色便一直坐在那儿!却只有无名还记得!这是大手段!

同时少年们也惊讶于无名说话了,无名从一开始就没说过话,他们差点还以为是个哑巴。

陆红尘伸手扶无名,无名却不起。

无名看向陆红尘真诚的道:“是,恩人,让我找你拜师,他说你会教我,然后我才能报答他。”

陆红尘愣住了,这个少年就像被世界遗弃。没有他在意的、喜欢的、连活下去的意义都只是报恩。

陆红尘问道:“你,为什么活着?”

这一问,全场人都愣住了,扪心自问,为什么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