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6章 吸血棺材

张府,据说这张府的张老太爷是南庆开过之初的宰相,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南庆帝一怒之下让他解甲归田,送到永宁郡养老。

是真是假,徐半年可没那闲心去琢磨,纵然身居高位,到头来还不是一抹黄土。

不过,看着张府雕栏玉栋的大院子,至少这张府的钱财贼多,光下人丫鬟就站了慢慢一院子。

今天算是出殡日子,张府上上下下的人都集中在院子,老爷子也杵着拐杖站在大堂上。

出殡的人,自然不是年老体衰的张老爷子,而是一个年轻漂亮的丫鬟。

年轻漂亮的丫鬟怎么可能死呢?

徐半年一时半会儿也搞不清楚,反正徐半年找下人打听了一会儿,那些下人嘴巴紧得很,只能从只字片语中得知死的是张府丫头,年方二八,长得好看。

在这个乱世时代,长得好看还真是一种罪过。

徐半年哀叹一声,尽量把活儿做亮堂一点,一是符合人家张府的地位,外人见了都要纷纷称赞,你看,人家张府多厚道,府里丫鬟死了埋葬不说,连葬礼纸人都扎得这么漂亮,也算是给徐半年的扎纸店打个广告。

其次的话,徐半年对死去的姑娘也表示同情,无法挽救,一会儿还要把这姑娘给超度了,就当做是补偿吧。

一个下人丫鬟,自然没有人哭丧,所有人都沉默不语,张老太爷更是杵着拐杖一路送行,一直出了城南,好几里路才走到张府选的风水宝地。

啧啧,这张府之人还真是大善人呢。

徐半年看了一眼风水宝地的山山水水,堪舆之术可算是派上了用场。

徐半年掐着手指,嘴里神叨叨念着:寻龙分金看缠山,一重缠是一重关。

安立命看好位置,准备下铲,看了一眼神叨叨的徐半年,问道,“你神叨叨的念啥呢?赶紧帮忙干活儿。”

“哈?干啥活儿?我的活儿不是已经干完了吗?”徐半年眯着双眼。

是非之地,谁挖谁死,我才不干呢!

按理说,安立命这种擅长挖坑的高手,不应该看不出来啊,难道说这姑娘真的就只是喜欢挖坑,爱好挖坑埋人?

这都什么破爱好啊!

“你好意思看我一个人干活儿?”安立命杵着埋人铲说道。

“分钱不?”徐半年问。

“分什么分,你那生意还是我给介绍的,我没让你分钱就已经很不错了。”安立命气得想哭,咱埋个人容易吗?

“不分钱?那不不干......那谁,张老太爷,你看这小姑娘挖坑也不行,你安排两个力气大的下人过来帮忙挖坑呗。”徐半年冲着走在前头的张老太爷说道。

张老太爷神色一动,和色说道,“徐老板,这可怕不行,有高人指点我,我这府里丫鬟下葬,张府的人都不能参与挖坑,只能送行,我看小哥身体不错,要不还是你帮帮吧。”

徐半年一乐,哟呵,还有高人指点,高人就给你指点个这鬼地方?也不怕人家姑娘晚上来找你。

很明显,不管是这张老太爷,还是给他出点子的高人,都不安好心。

徐半年摸着下巴想了想,犹豫的说道,“我帮忙也行,得加钱。”

张老太爷依然笑容满面,“好说,一百两纹银。”

还真是有钱人呐。

徐半年这还没高兴上,安立命又不干了,埋人铲嗖的插在地上,“张老太爷,凭啥他帮忙一百两,我就只有五十两。”

张老太爷笑容不减,“你也一样,额外加一百两,麻烦两位动手快一点,这吉时要到了。”

徐半年吐了一抹口水在手心搓了搓,捡起安立命的埋人铲,“还愣着干啥?赶紧干活儿,对了,一会儿你得分我五十两,价钱可是我讲的。”

“想得美,不干!”

这要命的守财女人呐,存那么多钱干嘛,做嫁妆吗。

俗话说得好,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一个三米深坑半个时辰就挖好了,安立命杵着埋人铲抹汗水,“这次多亏了你,要不然我一个人还真完不成这活儿。”

徐半年淡淡一笑,看着安立命俏皮的脸上有些泥土污渍,跟小花猫一样,贼可爱。

至于挖坑的事儿,从徐半年到张府就猜出来了,张府对出殡的时间卡得很紧,尤其是在下葬上,从张府到下葬地点总共只有两个时辰,路上就要花费一个时辰,剩下一个时辰需要挖坑,下葬,填土,张府的人还不帮忙,安立命一个人哪干得下来。

加上这姑娘又是个死要钱的主儿,舍不得花钱雇人,无疑,这闲着无事的徐半年就成了壮丁人选,一通武力镇压,压得死死的。

喘了两口粗气,徐半年回头问道,“张老太爷,这人,你真准备埋在这里?”

张老太爷没有说话,在下人的搀扶下来到棺材旁边,从下手手中接过来一柄匕首。

呲啦一下,直接就在左手中指上划了一刀,面不改色。

好家伙,鲜血喷射,徐半年都一度以为这老头儿直接把手指给剁了。

随后,张老太爷将中指上的鲜血喷在棺材盖上,转瞬间,那些血液赫然就被棺材吸收得干干净净,而且整个棺材直接变成血红色。

这......吸血的棺材,徐半年还真没见过。

“好了,麻烦两位把棺材葬下去吧。”

徐半年愣着呢,旁边的安立命轻车熟路,直接一掌拍在棺材板儿上,红色棺材顿时就轻飘飘的落在葬坑上面。

下不去。

这可就怪了。

以安立命炉火纯青的挖坑埋人技术,那绝对是职业水准的,安立命甚至为了下葬专门研究了一套运气方法,就跟练剑一样,指哪儿戳哪儿,百试不爽。

可是,今天翻车了。

“邪门儿了,徐半年,帮我看着,我再来一次。”

说罢,安立命又是一掌拍在棺材板儿上,可悬在半空的棺材纹丝不动。

“你别折腾了,让我来吧,早和你说过,你不适合做这行。”

说完,徐半年直接跳到那棺材板上坐着,伸手轻轻拍了拍棺材,说道,“人死为大,入土为安,没有什么放不下的,要真放不下的话,冤有头,债有主,你就安心上路吧。”

话音刚落,红色棺材轻飘飘的就落在葬坑里。

填土埋人,立坟烧纸。

两人打完收工,开开心心的找张府管家领了银子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