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7章 张府看热闹

夜幕降临。

徐半年早早关了店门,挂上暂停营业的牌子,扛着大纸锤往城南走去。

绝凶之地埋人,呵呵,那哪是埋人呐,那就是杀人,要不是徐半年以奇门遁甲阵法镇着,安立命至少得丢半条命。

徐半年在永宁城的朋友不多,安立命可以算一个,这亏,咱也不能白吃不是?

再说了,张府今晚指定很热闹的,在扎纸店无聊透顶的徐半年哪有不看热闹的道理。

走到张府门前,白天挂的丧事素布已经撤掉,府里隐隐约约还有唱戏的声音。

徐半年寻摸了一个地方猫身跳上张府屋顶。

好家伙,唱的还是从南方传过来的《富贵长春》。

徐半年虽然不怎么懂戏曲,不过常在勾栏小楼白嫖,一看这装扮,还是大概知道戏曲名字的,这张老太爷是想富贵长寿啊。

可惜,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活过今晚。

徐半年坐在屋顶上,咔嚓咔嚓磕着南瓜子,等着接下来更精彩的戏曲。

这边正想着呢,张府内平地刮起一阵阴风。

“张德常,还我命来!”

都不用前奏,阴风一过,一道红色的身影就出现在戏台上,披散着长发,脸色惨白,双眼猩红,嘴角还挂着一丝长长血丝。

咋一看,即使变成厉鬼,也是挺漂亮的。

这么漂亮的女鬼,谁忍心去伤害呢。

反正坐在C位上的张老太爷没有动,张府的其他人也没有动,放佛台上站着的不是厉鬼,而是戏子。

嗑南瓜子的徐半年可没有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觉悟,天道是公正的,既然作孽,就要承担作孽的后果。

再说,徐半年白日里可是给过人家承诺,冤有头债有主。

男人嘛,得说话算数。

额,这个扯远了。

话说那厉鬼站在戏台上,还真有点恐怖戏曲的味道,台上的戏子虽然已经撤走,可后台的戏班没撤啊,铜锣唢呐照样欢腾。

骤然间,戏台上方突然掉下一张血红色的往,老远就能闻到黑狗血的刺鼻腥味。

黑狗血虽然有着辟邪驱鬼的作用,可那也要看看是什么鬼魂啊,一般小鬼的话,还能应付应付,像这种含冤而死又得到绝地煞气孕育的厉鬼,哪是一般黑狗血能够对付的。

眼看那网刚刚落下来,女鬼单手一样,浓郁的煞气就喷薄而涌,一张黑狗血浸泡的大网瞬间碎成渣渣。

直到这个时候,气定神闲的张老太爷才慌张起来,“快,快给我抓住她,你们不是说特质的黑狗血网有用吗?”

看热闹的徐半年偷乐,有效?你也不看看我耗费了多大劲儿才把绝地煞气用一天不到的时间全部灌输到她身上?

奇门遁甲的精髓可就是通过阵法演绎调动天气灵气,煞气,那也是天地灵气的一种,要不然这世界怎么会有绝地的出现,说白了,那就是一个天地自成的阵法而已。

坐在张老太爷旁边的两个黑袍人也懵了,按理说,就算那地方是绝杀之地,煞气可怖,可这尸体才埋下去一天不到,半天时间吧,怎么可能吸收这么多煞气?

这都不是厉鬼了,怕是要到鬼将了吧。

“张老太爷,莫要惊慌,待我兄弟俩去收复这厉鬼!”

鬼将就鬼将吧,两人心说,自己好歹也是四品高手,还对付不了一个还没有晋级的鬼将?

“哎呀呀,恶鬼,看剑!”

“纳命来!”

后台的戏班又是一阵紧锣密鼓的敲打,台上上演一场真实戏曲。

两个黑袍实力确实不错,打得厉鬼节节败退,不甘心的嘶吼,一度想要扑向台下的张老太爷,可总是被两个黑袍拦住。

“大哥,抓紧时间把这恶鬼收了。”

其中一个黑袍大叫一声。

骤然间,突然发现眼前一黑,一个巨大的黑色影子出现在脸前,像是一块黑布,又像是一个巨大的大铁锤。

砰!

黑袍人脑瓜子嗡嗡嗡的,给锤出了脑震荡。

“二弟,你怎么了?”另一个黑袍人看的心惊。

“阿巴,阿巴,阿巴......”直接傻了。

还未被锤的黑袍人一看,吓得亡魂直冒,四品高手,被莫名锤了一下,直接傻了?

黑袍大哥都顾不上出生入死的兄弟,撇下扑过来拼命的女鬼撒丫子就跑。

女鬼扑了个空,足足在台上愣了三分钟,愣是没有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啥。

台下的张老太爷直接傻眼。

这是什么情况!?

眼看着就要把女鬼收复的两个黑袍人咋突然一个人就跑了,而另一个黑袍人则瞪着双眼,留着口水,阿巴阿巴在台上转圈儿。

唱戏呢?

好一会,张府的人们总算是反应过来,这个时候,发愣的女鬼也回神。

“张德常,还我命来!”

女鬼直接对台上的阿巴阿巴熟视无睹,扑身飞下戏台,冲着张老太爷就冲了过去。

“救命!救命!”

张老太爷吓坏了,张府其他人也吓坏了啊。

一群女眷丫鬟跟老鼠见猫似的,东藏西躲,惊叫连连。

一些胆小的男丁也好不到哪儿去,抱头鼠窜,谁还顾得上张老太爷啊,倒是逃窜路过的两个下人不小心被女鬼撞上,转瞬间就躺在地上浑身溃烂,彻底嗝屁。

张老太爷手脚不利索,那肯定是没法跑的,最后眼见没有人过来挡枪,干脆一屁股又坐回太师椅,呢喃说道,“罢了,罢了,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眼睛一睁一闭,女鬼上身。

被女鬼上市的张老太爷可就灵活多了,简直比年轻人跑得还快。

“管家先生,你也得死!”

被张老太爷逮着的是一个老管家,年老腿慢。

“不是我,不是我啊,我没有杀你,杀你的是老爷啊,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然而,求饶是没有用的。

一口煞气,直接将老管家面容融化。

“啊!!!!”

老管家一死,女鬼控制着张老太爷看了一眼惊慌失措的张府人。

“你们!都要死!你们张府的人,都得死!”

女鬼已经杀红眼了,身形一晃,就出现在一个小丫鬟身前,锋利的指甲直接戳向小丫鬟的细嫩的脖子。

“唉,说好的冤有头债有主,这些丫鬟下人虽然可能有罪,但还不罪不至死,你这又是何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