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9章 六道轮回

张老太爷,地魂四品。

这是徐半年干扎纸匠以来最高等级的魂品,当初可是连鬼将都只有三品。

地魂四品,奖励也是颇丰,而且徐半年已经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赎魂经已经将原本两份的奖品变成了一份。

当然,从直观上感觉,奖品的档次好像也在提升。

比如这次赎魂经给的奖励:六道轮回术。

人死之后,灵魂离体,去哪儿呢?

南庆那些被洗白的傻乎乎的鬼魂被关押在镇魂司七层楼下,其他流落街头的孤魂野鬼大多数被鬼神殿吸纳成小弟儿。

而六道轮回术,正好可以让这些鬼魂有了去处。

所谓六道,三善三恶,天道,人道,阿修罗道,饿鬼道,畜生道,地狱道,轮回判定,纯以身前善恶为标准划分。

天道和人道自然是善道核心,行善可成天人。

但也有人行善恶业,因为行善享有心善的福报,却又因为行善造成恶业,这种人最终进入阿修罗道,一直到最后消耗完行善积攒的善业,最后沦落进入饿鬼道,畜生道,地狱道。

至于作恶多端的人,是注定要进入饿鬼道,畜生道和地狱道的。

研究完六道轮回术,徐半年哑然。

这六道轮回术虽然是法术一类,可这法术却需要媒介,没有媒介,徐半年就算是赎魂经在手,渡魂经横扫南庆,也没有办法送那些亡魂进入六道。

那么,什么是六道轮回术的媒介呢?

说白了,就是缺一个真正的地府。

人死后,会发生什么?

在南庆,那肯定是灵魂离体,成为鬼魂,镇魂司出手,将鬼魂送到扎纸店洗脑,然后关押起来。

但是在地府系统中,人死后,那是由黑白无常牛头马面前来勾魂的,或者说从一开始,地府阎罗王的生死簿上就有着你的生死记录,人家黑白无常牛头马面早就在你家门口候着了。

阴阳相隔。

鬼魂想要前往阴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得办身份证,这个身份证自然也就是地方城隍那里办理。

所以,这就需要黑白无常牛头马面出面解决。

办好身份证,走过鬼门关。

鬼门关一过,踏上黄泉路。

黄泉路,只能算是前往阴间地府的道路,一路上全是孤魂野鬼,阳寿未尽,不能投胎,也无法进入阴间,只能等到阳寿时间结束,才能去报到,接受阎罗殿的审判。

通过黄泉路后,登上望乡台,最后看一眼世间的繁荣。

在黄泉路和地府中间,还有一条河叫忘川,河上有桥,名为奈何桥,善者过桥,恶者需经忘川喝水洗礼,受尽折磨。

但是,在这之前,桥头还有一熬汤老太婆,姓孟,人称孟婆,只有喝了孟婆汤,才能踏上奈何桥,才能投生转世。

最后,鬼魂还需十殿阎王审讯,阎王根据鬼魂在阳间的善恶,判定鬼魂进入六道轮回中的哪一道。

也就是说,徐半年现在拿到的六道轮回术其实是地府工作流程的最后一个流程,加上城隍庙,算是掌握了地府的首尾工作。

六道轮回术,暂时没有卵用。

再看另外一份奖励,丫鬟小月的。

地魂三品,本来就普普通通的一个丫鬟,就因为绝地煞气的印象,原本以为只有人魂级别的魂品,居然是地魂三品。

奖励也不错。

先天一炁。

在某些求长生的野史经文中,有着先天一炁的说法,有说原始祖炁,是天地之间的原始之炁;也有说孩子在出生时,会带着一口先天之炁,那就是先天一炁,但随着时间推移,这先天一炁会慢慢消失,只有精于练武之人,才能留下这一口先天一炁,慢慢壮大,从而强大自身修为。

徐半年不知道这先天一炁是不是真的是丫鬟小月那孩子携带的先天一炁,也没法拒绝赎魂经直接给他灌顶输气。

反正这先天一炁进入体内的一瞬间,徐半年原本四品多一点的修为瞬间提升到五品,而且徐半年还感觉自己身上多了一种无所不能舍我其谁的感觉。

至于先天一炁是不是真的那么强大,徐半年兴趣不大,五品的实力,已经可以在永宁城横着走了,更何况,他还有广场舞那么逆天的外挂,晋级九品,那就是时间问题。

再看另外几个奖励,老管家和两个家丁都是人魂二品,老管家给的奖励是一册《极品家丁培养手册》,专门用于培养王朝府邸的家丁,甚至还有皇宫丫鬟太监的培养秘诀。

丫鬟家丁,这都是伴君如伴虎的角色,一不小心惹得主子不开心就有可能被送去喂狗或者后院养花,新招的丫鬟家丁的培训任务自然也就落在管家身上。

这老管家的《极品家丁培养手册》要真学会了,倒是可以在南庆开一家家政人员培训机构,绝对稳赚不赔。

至于两个家丁,给了一套打狗棒法和一册《狗腿子的自我修养》。

徐半年乐了,这还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连奖励都这么奇葩。

徐半年没有做狗腿子的觉悟,倒是把打狗棒法研究了一会儿,很有启发,不过他更喜欢用锤子,那威力比短细的棍子好使多了。

忙活一天,可算是把张府的事儿解决了,也为安立命小妹妹出了一口恶气,至于邪巫教,徐半年可管不上。

开玩笑呢,那邪巫教和鬼神殿,镇魂司斗了几百年,这片土地的皇帝和王朝换了一茬又一茬,这三个势力依旧屹立不倒。

这事儿,就不是徐半年能搞的。

除非等徐半年招兵买马把地府全部搞定,说不定还真有机会能够拿下这三大势力。

现在,还没那实力,咱还是好好当好扎纸匠,没事儿带着黑白无常牛头马面去抓抓小鬼,看看勾栏女鬼小姐姐跳广场舞,等攒够了钱,再娶个漂亮的媳妇儿,要是媳妇儿大度一点,宽容一点,说不定还能娶上几房小妾,生活美滋滋。

砰!

突然一声巨响,徐半年美梦破碎。

一道血红色的身影直接撞门而入,直挺挺扑街在地上,吓得徐半年直接从躺椅上直挺挺站起来。

“徐郎!救我!”

听声音,是女的。

徐半年心说是人是鬼都还没分清楚,就叫徐郎,咱又没耍朋友,这样喊人容易让人找不到女朋友的。

徐半年走到血人旁边,伸手摸了摸,嗯,热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