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0章 不忍直视

虽然徐半年开的不是医馆,但也总不能见死不救,这六道轮回也没开启,将军府的临时监狱能少关一个就少关一个,至于奖励啥的,不到鬼将级别,徐半年都有些看不上了。

徐半年将血人翻过来,差点没吓尿。

“我......靠,蛇蝎美人!”

血人破门而入,脸朝下扑在地上,手里又没有断肠剑,徐半年哪认得出啊,再说了,这穿得黑不溜秋,裹得严严实实的,也没法认出来啊。

这......得救啊。

就冲那滑嫩的豆腐,也必须救。

在黑洞洞的街口处,已经闹哄哄的一片,应该是过来抓蛇蝎美人的,好在徐半年精通鲁班之术,分分钟钟把撞坏的院门修好,顺便还抹去门口的血色脚印。

回到屋里,将蛇蝎美人放在扎纸用的木板上,可就把徐半年给为难住了。

他就是一扎纸的,到现在还不会医术,至今也没碰见个倒霉的大夫扑街,说不定还真能弄本华佗医术的册子。

可现在没有啊,总不能临时去宰一个大夫凑数吧。

没有医术,蛇蝎美人又昏迷不醒,连伤口在哪里都不知道,这浑身都是血,要是不马上找到伤口消毒止血,恐怕蛇蝎美人就要香消玉殒。

“这,这,这......得罪了啊!”

徐半年只想到一个办法,那就是把蛇蝎美人脱光光,用水清洗掉血水,全身摸排,这样找伤口就快多了。

徐半年双手捏着兰花指,女人这复杂的衣服结构,还真不知道咋解,两手拎着衣袋纠结半天,最后干脆拿出裁纸刀,直接从领口一撸到底,将血水浸透的夜行服剪成渣渣。

再加上一桶水,啧啧,瞬间搞定,徐半年都拍手称赞自己简直不要太聪明。

可是,当徐半年扫视一眼蛇蝎美人后,心情瞬间从红云如火的巅峰跌落黑暗深渊。

“开什么玩笑!没有伤口?”徐半年瞬间心情不美丽了。

这叫什么事儿,蛇蝎美人醒来之后还不得用她那把断肠剑把自己戳成蜂窝煤?

徐半年赶紧将蛇蝎美人翻个面儿,伤口在背上,又是一条长得让人惊悚的伤口。

上次是从右肩到屁股,这次直接从左肩到屁股。

人体特步吗?

徐半年吞咽一口唾沫,赶紧拿出缝尸术精湛的缝尸手艺开始缝合止血。

蛇蝎美人不愧武艺高强,昏迷中都还保留着警惕意识。

徐半年一针下去,蛇蝎美人就有了反应,突然伸手一把抓住徐半年,迷迷糊糊说,“帮我缝好看一点,要是不好看,以后没人要,我就一辈子跟着你。”

徐半年咬着牙,冷汗直冒,“你这样的恶婆娘,送我也不要。”

蛇蝎美人没有说话,就是一只手死死抓着徐半年,让徐半年无法动弹。

徐半年赶紧加快缝合术速度,这缝活人和缝死人的区别还是蛮大的,好在有上一次的经验,足足一个时辰,可算将伤口缝合。

蛇蝎美人一条小命算是救了下来,也不枉吃了那么多豆腐。

......鸡叫了,天亮了。

黄蓉从睡梦中醒来,一想到昨晚遇到的那位高手,心底就升起一阵寒气。

对了,昨晚好像背上又挨了一剑,自己好像还跑那个扎纸匠家里求救来着。

也不知道伤口缝得好不好看。

趴在床上的黄蓉感觉后背传来一阵阵疼痛感,还有一丝冰凉,寒潮马上就要来了,不盖被子会感冒的。

黄蓉伸手抓了个空,床上啥也没有,黄蓉一怔,不应该啊,我的真丝绒被呢,哪儿去了?

正在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她面前,还用关切的语气问候:“怎么样,好些了吗,你的伤口还在恢复期,可不能盖被子,屋子里我弄了暖气,不会感冒的。”

黄蓉傻傻的看了看徐半年,又傻傻的看了看四周,这不是自己家!?

然后,自己光着身子?趴在床上?

然后,她又听徐半年说:“那个......昨晚你全身是血,我也找不到你身上的伤口在哪里,所以......为了给你治伤,你那个......衣服被我剪碎了,你家住哪里啊,我去你家里给你拿衣服?”

“我......啊!!!!!”黄蓉愣了半晌才回过神来,慌乱的逮着旁边的纸把自己包裹起来。

徐半年都看愣了。

扎纸人的纸可是很薄的。

这叫啥?

这叫欲盖弥彰!

不忍直视。

这才是要人命的蛇蝎啊!

徐半年转身,近乎连滚带爬跑出门,拉开院门就准备跑路。

刚拉开门,就被一群人堵上。

“徐半年?是吧,你是这座院子的房主吧,我是城卫军黎银钩,正在抓捕昨晚刺杀夏侯王的刺客。”

“昨晚,刺客的脚印在你家院子不远处消失,我想问问,你昨晚有没有见过什么陌生人或者有没有见到那个刺客!”

说话的是个长得蛮好看的英俊中年人,一身银色长袍,手里还提着一对银色的钩子,倒也是名副其实。

“没有啊,昨晚连鬼都没见过,哪里有人?”

徐半年摇头,心想着蛇蝎美人还真是牛逼,前不久才把小夏侯给剁成肉泥,这又盯上人家老子了?

难怪那背上的伤口看着那么顺眼,估计就是上次伤她那高手吧。

“真的吗?”黎银钩很显然不相信徐半年说的,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不管你有没有见过刺客,我都需要进屋查一查!”

这执法态度!

徐半年连投诉的地儿都找不到,只能恭恭敬敬的让城卫军进屋搜查。

这可是把屋里的黄蓉吓坏了,她可是还光着身子呢,屋里突然就出现一大群男人,还是城卫军。

这是要干嘛?

而且,一个提着银色钩子的男人还凑到她面前,双眼直勾勾的从上往下看了个遍。

然后一手抠着鼻子说,“还别说,镇魂司扎纸匠的手艺真不错,不仔细看,都以为这是真人。”

徐半年赔笑,“大人,这纸人扎得不像不成啊,这可是要命的活计。”

“各位大人,你们以后家里有啥红白事儿可以直接到店里找我,我的扎纸手艺可是阴司街最好的,不信的话,你们可以去问老秦和老崔。”

“去去去,一边儿去,咱活得好好的,用不着这玩意儿。”黎银钩冷着脸。

“那没事儿,各位大人可以先记一下嘛,我是九号扎纸店的老板,就在阴司街街口,很好找的。”徐半年毫不厌弃的推销自己。

“行啦,行啦,这里没有刺客的线索,收工。”

黎银钩被徐半年推销业务烦的不行,加上屋子里也没有啥发现,恨不得赶紧离开这里。

麻蛋,真是晦气,哪有追着人推销纸人灵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