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焚天门 潇澈

“我从何处来,又从何处去!”

一道婆娑人影,于地面显现。

天空中的白曦和皙白正好坠落而下。

白曦一把接住皙白,一个公主抱稳稳妥妥。

“好玩吗?”

邪魅一笑,吓得皙白赶忙下来乖乖站在地上。

他们二人跌落的正好是一片竹林,一片绿意盎然的地面,山风送来一席清爽,不远处正好站立着一个身穿青绿色长袍的青年,比起皙白年龄稍大一些,应该二十出头的模样。

“这是哪儿?”

皙白发问,四下看了看,除了一望无际的竹林之外,也就只有眼前这个看似颇为有钱的青年了。

拿出地图,白曦仔细查看,随即一笑:“此地距离升仙台还有些距离,算算时间,还有一个多月而已。”

“算了,在这里玩一段时间再说吧。”

白曦心中想道,便收起长剑,双脚离地,腾空而起,旋转一圈,身上的裙袍当即变了眼色,从曾经的纯白无暇化为深红,极为喜庆。

“你要结婚啊?”

“啪!”

皙白脑袋上肿起一个大包,脸色悲苦。

“幻梦林!”

白曦呢喃,走向前方的身穿青绿色衣袍的青年前,随意看了一眼,便和皙白向前走去。

哪知,下一刻。

青年便转身直接伸手拉住白曦,眼神空洞,苍白无力的脸颊上,皆是隐晦气息。

“婉儿,不要走!”

青年男人乞求,嘴角慢慢显现一抹黑色血丝,看起来像是中毒了一般。

他的声音也极为低下。

白曦赶忙撒开手,此人浑身戾气,应该不是什么好人,自己也不喜欢惹是生非。

上次坑皙白已经暴露身份了,这次可不能再暴露了,否则惹来一些更强大的人族修行者,她估计就在劫难逃了。

皙白也是冷眼看了一眼此人,虽然长得很俊,剑眉星目,棱角分明,绝对是女子中的如意郎君,但你这大庭广众之下随便拉个女的还乱叫名字,还别走?

“婉儿,相信我,我会变强的!”

青年男子再一次挺上前,来到白曦面前。

刚说完一句话,满口的黑血便已经流出,染红了衣襟,周围花草树木沾染此血,瞬间暗淡消弭,生机全无。

白曦双手刚好沾染几滴血液,但却被她挥了挥手祛除。

一旁的皙白看的眼花缭乱,这不愧是得道的妖族,乃妖族仙人啊。

只不过,在白曦此刻,眉头却是紧皱,慢吞吞道:“妖毒!”

“皙白,后退三米!”

白曦提醒他,这可是妖族之中赫赫有名的毒,看样子是中了蛇妖的毒,但却没有真正入心,还有的救。

虽然不知她要干什么,但皙白还是照做了,退到三米开外,静静看着她。

只见白曦席地而坐,从食指尖挤出一滴鲜红血液,打入那位青年男子的额头中,随即又在手中掐出无数法绝,看的人眼花缭乱。

在一阵红光迸射间,整个天空出现一道天狐虚影,狐影身后,九条尾巴显现而出,一股莫名的威压顿时飞出。

“狐血化灵,愈化万千!”

一滴灵血,拯救一个生灵,在天狐一族,再平常不过了。

蛇毒从青年男子七窍流出,看起来要挂的节奏。

“皙白,带他洗把脸,我们晚上在这里过夜了。”

白曦说话,也有些急促,看来解毒消耗很大,起码在妖族中,她可没有施展过此术,这是第一次。

来到人族地盘后,她发现好多事情都要自己亲力亲为了,真是累,往常一颗丹药都能解决的事情。

“这就完了?”

“真快!”

皙白感叹,仙人不亏是仙人,虽然是妖族的仙人,但总归来说已经牛逼的很了,随随便便都可以解毒,以后自己被人下毒岂不是也可以找她了?

殊不知,整个天狐一族,只有七尾以上的天狐才能够以自身灵血解毒。

太古时代,妖祖女娲坐下,九尾天狐可是正神。

除了四位至高神之外,正神的存在就是最为尊敬的。

第一代狐祖,也就是天地间的第一位九尾天狐乃是妖祖女娲坐下四大正神之一,位列天地十二主神之一。

可以说,天狐一族,体内流淌的乃是纯正的神血,神血救人,岂不是轻而易举?

被皙白搀扶的青年男子,一边走,一边嘴中还重复着“不要走”三个字!

好在周围的河流还算清澈,皙白帮他洗了一把脸。

不大一会儿,青年男子的脸色好了很多,脸上有了血色,嘴唇也不再发白,眼中愈发清澈。

清风徐来,此人发丝如柳絮一般飘絮在空中,俊郎帅气的脸庞秒杀皙白一大截。

这就是所谓的颜值压制吗?

皙白有些羡慕,但好在自己心态好。

“多谢阁下出手想救!”

青年男子恢复了一些神智,头脑也清醒许多,可能是被水流激了一下下的原因。

“在下潇澈。”

青年男子自报真名。

皙白微微看了他一眼,搀扶着他,向着白曦的方向走去,笑道:“救你的是她,可不是我,你别认错人了。”

来到白曦前,潇澈再次拱手一礼,一拜再拜。

“不用如此,你一身戾气,想比此生应该杀过无数生灵。”

“而且你的身上妖族血气萦绕,笼罩在身,应该杀过不少妖族,救你也只是想知道令你中毒的蛇妖位置,其他的你无需多问。”

转眼间,星空迎来一轮弯月,傍晚的微风在竹林间穿梭,四月依旧有些清凉,但又多了一丝凉爽之意。

三人围着一团柴火,用树枝插着几条鱼,烤着吃。

白曦比较外向,皙白比较呆,潇澈比较伤感抑郁。

“二位今日救我,他日定然以命偿还。”

潇澈开口,自己说话很没有底气,毕竟从现在开始,自己已经废了。

“你都不说说上刀山下火海之类的体现一下你的真情实意吗?”皙白吃着烤鱼说道,满嘴的油。

在自己看来,皙白觉得这个人还不如自己呢,什么三花聚顶的天资纵横之人,活的还不如自己呢。

白曦白了一眼皙白,转移话题。

“你是一个修行者,应该是与蛇妖大战被其废了修炼根基,我们救你只是顺手而已,没有让你磕头拜礼图回报的意思,但我想不通,你如何才会落得如此下场,若真是被蛇妖打成残废,想比应该不会活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