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人妖不同

听到这儿,潇澈看了一眼天上的明星,随即开始讲述自己的传奇历程。

期间可能有些虚假,但不妨碍白曦和皙白听故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

听了大概一个小时,潇澈的故事,也逐渐有条理的出现在二人脑海中。

故事的大概内容是,潇澈身处一个名曰焚天宗的宗门,一个月前,自己带着三位师弟还有一位师妹来到隶属云梦国云都——白玉村,接受宗门指令,此地涌现蛇妖乱世,特来斩妖除魔。

一番血拼下,五人皆是重伤,身后蛇妖追杀,而自己也因为深中蛇毒,被其他四位师弟师妹丢弃,然而狗血的是,那位师妹是他的未婚妻,更惨的是,他的未婚妻跟着四位师弟跑了,头也没回的丢下他,临走之际,还搜刮了他身上的所有有价值的东西。

白曦:“好狗血!”

皙白:“真狗血!”

潇澈:“确实狗血!”

随即潇澈起身而立,胸膛挺起,目视二人。

“你们不懂,我的经历从始至终都是一场传奇。”

“你们现在看到的,也只是我的一面罢了。”

“天地间,人心难测,神魔专一,若是可以回到从前,我宁愿成为一个简简单单凡人,永不踏入修行者一列,所谓的仙人,也依旧充斥着烦恼。”

此刻的潇澈神采奕奕,却又目光呆滞,他仿佛得到升华,又仿佛跌落低谷,说不出的感觉。

“我知道,你们只是将我的话当做一场笑话,可我说的确实真情实意。”

“曾经我也拥有属于自己的世界,只不过没想到那个世界却不真正属于我,他属于外人,谁叫跟谁走,你们说我该不该忘了她?”

潇澈示意,不用明说,应该就是他的师妹了。

“虽然剧情狗血,但你那未婚妻师妹确实做的不是人事儿,跟师弟们跑了也就跑了,关键是把你一个人落下,落下也就算了,关键还把你搜刮干净,让的死得其所。”

皙白笑着说道,虽然很直白,但耐不住话糙理不糙啊!

就连一旁的白曦也很惊讶,人族的社会还真是乱。

妖族不同于人族,若是妖族生灵相互相恋,几乎是永生忠于彼此,感悟世间百态,生死永不离的那种。

在妖族的基因中,爱情的存在,便于是一片茫茫人海中寻找属于自己的另一半,共度余生。

可以说,妖族的爱,至高无上。

妖祖女娲据说在妖族规定中明确指出,爱,一切生命存在的意义,因为爱,所以拥有世间美好。

大爱无疆,大爱之心,生于妖,忠于妖。

人妖恋虽然不在少数,但在两族中确实明令禁止的,人族的生命不过百世年华,妖族却可以永世存活。

人族修行者无数,可曾听闻那个人族强者的寿命突破千载万载,九百已经是人族的生命极限,从未有人打破这个规定。

“姑娘,以我天生灵眼观你也非人族生灵,不知你隶属于何妖?”

这句话突然从潇澈口中飞出,让的白曦地皙白一同惊讶三分。

“你天生灵眼?”

“既然你知道我是妖,居然不害怕。”

白曦自认为自己也算是一只大妖了,吃人应该不在话下,但天狐可是妖族的贵族,曾经妖神家族,自己自然不会有吃人的想法,毕竟有伤天和,对于因果轮回和业力都有不少的害处。

普通小妖以食人而迅速增加实力,但也在日后会因为体内积攒的业力和因果获得生死危机,几乎是九死一生的,尤其是在渡化形劫的时候,自身的业力便体现而出。

妖族,乃天地种族,和人族修行者一样,都可以吸收天地灵气进行修炼。

潇澈看向白曦,又看向皙白一眼,淡淡道:“为何要怕,皙白小子跟着你不是也活着吗?”

“况且,你能救我,自然也能杀我,但想比你救了我,应该不会杀我,所以我才敢说出你是妖的身份。”

三人围着火谈论着一切。

狐妖的身份,白曦也告诉了他们二人,只不过对于自己身后的天狐家族却是只字未提,只表明自己是一个散修狐狸化形的。

一听是狐狸精,潇澈更是仔细打量了一番白曦,暗道:“怪不得生的如此娇嫩和艳丽!”

“狐妖倒是少见,怪不得如此千娇百媚,倾国倾城。”

听到潇澈的夸赞,白曦当即捂着嘴笑了。

没有那个女子不喜欢听别人的夸赞,而且还是对容颜的认可度上。

瞥了一眼皙白的神情,白曦见这傻小子还在自顾自的吃着烤鱼,就不禁摇头。

第二天一早,一缕炊烟袅袅于远方升起,阳光明媚,灿烂辉煌,照射着前方的道路,几人踏上了寻找蛇妖的旅途。

妖吃人在妖族也是明令禁止的,因为这对于妖族而言,会聚拢庞大的业力。

上古一战中,不知怎的,定下人妖不两立的口号,致使整个世界,人妖都有边界。

人灭妖,妖吃人。

不过据说人妖两族的高层都在想发设发的化解当初誓言。

太古时代,妖祖女娲还是人族的地母呢,两族和睦相处,但在上古以后,人妖不知为何发生了一次大战,随后便出现了人妖不两立的局面,一直维持至今。

白曦娇媚一笑,眼影粉红微动,冰蓝色的眸子眨眼间就能让潇澈为之狂热。

若是老早就能遇见白曦这样的女子,什么未婚妻小师妹的,忘得肯定很快。

皙白在一旁看着眼前的二人四目相对,含情脉脉的模样,当即自己也不由的脸一红,尴尬一笑:“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哈…!”

他离开二人,来到百米开外,心中纵使浮现那一抹画面,心中很不是滋味。

“难不成有感觉?”皙白有些疑惑,虽然人漂亮,也心底善良,但自己当初可是连眼都不眨一下就卖了的。

心底微微有些难受,拿出三才剑法一边走一边联系,炼气术也已经修炼的圆满了。

脑海中封闭的那一片密密麻麻的经文,依旧在旋转,随着丹田旋转的灵气漩涡而运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