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妖族神器,天地五灵剑

“五行八卦人皇经!”

皙白只能认识其中几个字,或许是冥冥之中就有所预感。

先有五行,后生八卦,这篇神秘经文的存在,太过于可怕了。

天地五行之力,八卦阵法探天机。

“传承?这是传承?”

皙白大惊,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是一篇功法,至高功法。

只要修炼此法,日后成仙,指日可待。

“难不成这就是当初在云都天山灵池获得的仙缘?”

走在路上,皙白感知着周围的五行灵力,体内炼气术被摒弃,丹田内灵气漩涡逐渐从一抹灰白转变成五彩斑斓,甚至凝聚出一颗五色混淆的金丹。

感受着身体上充斥的力量,皙白只是微微惊讶,随机一笑,他感觉自己现在完全可以拳破山河,脚踏苍穹。

远处和潇澈走在一切的白曦,时不时转头看一眼皙白的方向。

“武道金丹?”

白曦和潇澈一同开口,他们看出皙白的不一样,他竟然在路上走着走着就凝聚出金丹大势了?

二人相对而视,从未见过如此修炼之法,太过于匪夷所思。

哪怕是潇澈,从小天生灵眼,又是三花聚顶之势,天资纵横,虽然被废,但勉强还能使用灵眼看出一些端倪。

白曦微微迟钝,声音略低道:“他几天前还只是一个普通人类,而现在,竟然凝聚出金丹来,如此天资在人妖两族世所罕见。”

想当初,她的妖丹可是经过三年之数才凝聚出来的。

潇澈听到这里,双瞳扩大,说不惊讶这是假的。

“皙白的天赋,如此之强,的确异于常人,我曾经作为焚天门的金翎羽弟子,可谓是等同其他宗门圣子级别的存在了,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妖孽,走路都能突破。”

“你们人族不愧是万物之灵,凝聚金丹竟然没有天劫降临,我们妖族每突破一个境界,便有天劫降下。”

白曦很是不满,想当初自己凝聚妖丹,差点被雷劈死了。

潇澈不以为然,二人继续向前走,百米开外的皙白也逐渐适应自己的力量。

沟通天地五行之力,就能够释放五行灵力,若是有神通术法的话,便能够施展很多绚丽夺目的光彩。

看到白曦和潇澈走的那么近,皙白本想走过去问问学习一些神通术法配合人皇经修炼,但一看到他们二人有说有笑的,自己也便没有走上前去的想法了。

“金木水火土,五彩缤纷的灵力,看起来好玄妙!”

剩下的日子,一定要好好修炼,早日成为仙人,查出爹娘死因,皙白暗自感叹。

走着走着,皙白就看到白曦和潇澈二人乘坐长剑御空飞行,看起来他们是要尽快抵达蛇妖地盘了。

“红装素裹,分外妖娆,男挽纤腰,女御灵剑,好不快活。”

“可是自己还没有学会御剑飞行的神通术法。”

皙白直勾勾的看着,心中很不是滋味。

满怀惆怅,他随手抓起周围的一截竹竿,开始在空中肆意挥动,体内五彩金丹旋转,灵气涌现,周围的天地开始缓缓变化。

他随手一挥,十米之内的长竹全然断裂,爆炸开来。

“走吧,走吧,把我一个人丢在这儿算了。”

皙白很委屈,以前当店小二都没这么委屈,多少人曾经冷落他,也不过一笑而过罢了。

可现在,属实心底难受。

“怎么了,呆子,生这么大的气。”

白曦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他身后。

皙白猛的一回头,发现还有潇澈这个人影,原本刚要咧嘴的神情依旧紧闭,绷着脸不说话。

一旁的潇澈看到皙白的脸色,还有那一双紧紧盯着自己充满煞气的眼神,就感觉心有些不安。

“那个…咳咳,皙白小弟弟,你没事吧。”

略带安慰的问道,使得皙白看向潇澈的眼神更加充满一丝冰冷。

“好奇怪的眼神,突破了咋还感觉不开心?”

潇澈不懂,看向白曦,给了他一个无辜的眼神,意思就是,这事儿可不赖我哈,我啥都不知道。

可能是作为女性的天性,白曦一眼就看出皙白的不悦的原因出自哪里,莫名觉得有些好笑。

没有多言,只是扔给了皙白一截竹简,其上记录着御剑神通术法,人妖皆可修炼。

随后又取出自己的五灵剑中的火灵剑。

“拿去,御剑神术,还有火灵剑,这可是神器,以后有自己的佩剑了,记着还我。”

这一说,潇澈也是赶忙开口询问:“神器”?

“太古时期妖祖女娲从天地五灵本源中锻造的五灵剑,五把长剑皆是神器,与五灵珠不相上下的神器。”

“五剑合一,据说可以与人族神器人皇剑一较高下。”

“神器的存在据说都是太古仙神锻造的,每一件都是得天独厚,独一无二的,世间再难出现第二把。”

“五灵剑据说在妖族乃是十大神器之一的存在,哪怕是拆分开来,也是准神器的存在,强大至极。”

潇澈一口气全部说出,这是何等的存在,一瞬间,白曦的神秘感也在他心中豁然提升一大截。

他们焚天门都没有一件神器,只有一件五品灵器用来作为镇宗之宝。

整个人族的十大神器几乎都在各大皇朝手中,要不就是在圣地神殿之内。

据说虞皇朝和日月星辰额都有神器坐镇。

像云梦国这种小地方,灵器估计都没有。

就在二人以为皙白会开开心心的拿在手中瞻仰爱不释手的时刻,却没想到…

“御剑神术我留下,这火灵剑我就不要了。”

潇澈第一次感觉自己真的遇到了一个傻子,这个狐妖明显就是妖族的富婆,随手就是一件神器,虽然是准神器,他竟然不要?

“没有剑,待会儿我们御剑飞行你怎么办?”

潇澈急忙开口,御剑飞行没有剑,和吃鸡不捡枪,打王者不买装备有什么区别?

“我就不要,待会儿我和白曦乘坐一剑,关你屁事。”

皙白开口就是一句重击。

白曦笑了,原先发脾气的原因不就是这个意思吗?

转过头,对着潇澈笑道:“你的伤势好的差不多了,按照我的秘书,哪怕是你成为根基全断,也应该治好了。”

听着白曦的话,潇澈不以为然:“什么意思?”

“伤好了,就自己一个人御剑啊,反正你是紫府境高手,没有剑一样可以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