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你太嫩了

经天纬地,天穹变换。

蛇无敌重伤倒地。

口吐鲜血,盯着白曦看去,“不愧是天狐一族大妖,一尾一神通。”

“对不起!”白曦面无表情,微微张口,其实心底也模糊不定。

自己所做的,究竟是对是错?

“同为妖族,我竟然对同族出手。”

杀人在她心中恐怕还没投多么害怕,但在处理同族这件事情上,白曦就很是为难,愈加不知所措。

蛇无敌在地面上鲜血横流,他总算见识到了天狐一族的强大之处了。

“白曦狐妖,你很强大。”

“但我蛇无敌自认为也不弱,没想到在天赋神通之间,我们的差距确实如此之大,生的好,果然与众不同。”

“天生的差距,哈哈哈哈!”

蛇躯滚动,在地面上摩擦,他的眼神逐渐转化也血红色。

“希望这个人族在日后不会让你失望,今日你护了他一命,我蛇无敌算是认栽。”

“现在你们走吧,白玉村的那些凡人,想比也被那人通风报信逃走了。”

蛇无敌看的很清,在白曦和皙白进入洞府前,他就感觉洞府在还有一个熟悉的人族身影。

“潇澈!”

这个人的存在,对于蛇无敌而言,可有可无。

从此,玄妖山便不再有凡人了,他也可以带着无数蛇子蛇孙安心生活了。

白曦搀扶起地面上的皙白,五灵剑全部收起,苦笑道:“不久的将来,人族高层袭来,这玄妖山依旧逃脱不了被毁灭的因果。”

只不过这话在蛇无敌耳中,无疑是嗤之以鼻。

只要有人胆敢犯我玄妖山,他必然与其不死不休。

皙白逐渐恢复一点意识,鲜血已经有些发干,虚弱的身体,用尽全力支撑自己不再倒下。

“算了,这蛇妖顽固的很,根本没有危机感,为了一群还未开启灵智的蛇而庇佑此地,本身就是一场失败赌注罢了。”

白曦点点头,俏脸微偏,看了一眼蛇无敌,摇摇头,继续搀扶着皙白离去。

没有意义了,现在打了,劝了,他不听,自己等人也没有班办法。

皙白算是被白曦卖了一次,没想到关键时刻让自己对战一个大妖,差点骨头散架,胸口的肋骨断了七八根,好在丹田一口仙气吊着。

在一人一妖离去的背影,蛇无敌笑了。

看着渐渐远去的白曦和皙白,他莫名的生出一股欣喜。

“剩下的,我一人承受便好,你为妖族,不必牵连此劫!”

“妖族很大,我本就为土著妖族,生于人族地界,身后万蛇血缘存于此,没有妖比我更热爱此地,这里就是我蛇无敌的家。”

“一星陨落暗淡不了星空灿烂,一花凋零荒无不了整个春天!”

蛇无敌慢慢发声,少了自己,妖族依旧是妖族。

转身看着洞口聚集的无数毒蛇,蛇无敌捂着胸口,眼中不由得落下一滴泪水:“活了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有妖族同袍来看望我们。”

“只不过,这是我玄妖山的劫,牵连上那只狐妖同族,我也于心不忍,索性,便逼她们离去,剩下的就靠我们自己了。”

蛇无敌的伤势迅速回复,刚才假装重伤,也只是为了演戏罢了,为的就是不让她们继续呆在这里,走的越远越好啊!

“孩儿们,接下来焚天大劫,本王与你们同在!”

“焚天之人,来多少,本王便灭多少,这是我们的故土,我蛇妖生活的家园。”

白曦带着皙白的重伤之躯,飞离此地,期间和潇澈再次汇聚在一起。

见到皙白如此惨样,潇澈不由得打趣:“皙白小老弟怎么被人打的鼻青脸肿的,脖子都歪了,肋骨断八根,心脏都裂了几个口子。”

“啧啧啧,真惨啊!”

若不是皙白此刻浑身疼痛难忍,一定跳起来反驳了。

最后哪怕再怎么努力,皙白也只是支支吾吾说不清,可能是被打后脸肿的后遗症出现了。

他只能默默伸出右手的一根中指,鄙视潇澈。

“皙白惹的蛇无敌大怒,然后就被揍了一顿。”

白曦老老实实的说道,睫毛上下浮动,眸子微微闪烁。

“你不是一直袒护这个小子吗,怎么这次他被揍,你都不管?”潇澈挤眉弄眼的看向白曦,眼神异样,透露出一股不怀好意的神情。

白曦一眼就明白潇澈的意思,赶忙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样,皙白这傻小子自讨没趣,我听着蛇无敌说话也在理,索性就让人家教训一下的,没想到一不小心直接打成这幅模样了。”

“哎,我懂,不就是恋爱关系破裂了吗。”

潇澈没有任何忌惮的说道,他现在也不怕白曦能对自己怎么着,同为三阶强者,谁怕谁啊。

果不其然,下一刻就遭受到了白曦的一个白眼。

“我先带皙白傻小子疗伤,你就替我们护法。”

三人来到距离云梦国帝都百里开外的一座巨山上,其上绿茵遍野,满面清风。

升仙台还未开启,在蛇无敌哪里游历了半个月,现在还早。

来到一处偏僻的石洞内,皙白亲眼目睹一个妖族给自己疗伤。

相比于潇澈那次,自己可谓是受尽屈辱啊!

这白曦妮子直接将自己扒光了,使出什么天狐针灸大法,三千六百颗银针差点要了自己半条命,全身变成刺猬一般的怪物。

无论是眼睛,鼻子,耳朵,屁股,还是那个地方,全部被扎针。

最重要的是,自己还被看光了。

“害羞什么?”

“我的天狐疗伤秘书一个月只能使用一次,上次给潇澈用了,到你这只能用我们天狐一族独有的针灸神术了,反正人妖化形的先天道体都差不多。”

白曦憋着嘴嘟囔着,眼睛斜着看向外面,在天狐一族练习针灸神术,不知把多少狐族男儿用来练手了,哪一个不是脱光光的?

要说看,白曦早就看的多了。

“天狐针灸神术,可以将你们体内潜在的力量调用而出,可以帮助你尽快回复,区区几根肋骨,随随便便就治好了。”

“还有,你哪里也太嫩了把!”

白曦小声嘲笑道。

皙白:“………”

山洞外的潇澈左顾右盼,还想见识见识妖族独有的疗伤神术,方便自己偷学一两招。

谁知道山东门口里面设下了禁制,还防着自己,这狐狸果真天性谨慎啊!潇澈不由感叹。

殊不知,他毛线都不知道,里面的状况确实不适合他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