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你太弱了

到了一定年齡,便要學會寡言,每一句話都要有重量,喜怒不形於色,大事淡然有底線,萬事藏于心不表于情!

帝都,又回到了那个从小居住了十三年的地方。

皙白笑了啊!

遇见行万里,枫叶相随之!

几天的针灸时间,差点废了自己,就连男性本能的传家宝都快废了。

“白曦,你那什么狐狸针法,以后可别在我身上使了,我撑不住啊。”

皙白恳求道,眼中带着一抹委屈。

白曦一眼泪汪汪的看向他“可我就跟你熟悉啊,我不扎你扎谁啊!”

“你去扎潇澈啊,他身体好,肯定挨得住。”

跟在他们二人潇澈听到皙白如此说,眉毛微动。

“少年,你此言有违背天地之理,以后说话间定要注意分寸。”

潇澈一脸阴险的开口,嘴角微微上扬。

在他眼中,皙白不过是金丹小儿,自己堂堂紫府高手,要是整他,绝对轻而易举。

皙白冷哼一声不说话,他知道自己打不过潇澈这个家伙。

“也不知道我未婚妻过得怎么样,看到你们两个如此亲昵,我酸啊!”

潇澈不禁有些怀念曾经的时光,但现在,一切都仿若一缕炊烟,消散殆尽。

这或许就是所谓的往日如薄云迷雾,迟早会有一阵暖风替代自己送她走向前方。

“一句话,就是头顶一青青草原。”

皙白开口插话,惹得身旁的白曦大笑。

“你们人族还真是有趣,发明的词汇永远都是这么贴合现世。”

“不过潇澈你也算人族中的高手了,身孕紫府,仙缘随身,竟然会对一个忘恩负义的女子思念颇多,而且还是跟你师弟们跑了的女人。”

白曦说话其实也很直白,甚至来说,她和皙白都一样,说话不经过大脑思考的少男少女。

相比于他们而言,潇澈这个二十五六七八的油腻青年,对于万事万物可能思考的多。

“哎,你們還太天真了,我瀟澈怎麼說都是紫府高手,仙緣在手,怎麼會真的對一個女人念念不忘,我其實只是懷念那一段探索生命的旅程罷了。”

瀟澈開口,一臉自豪。

“探索生命的旅程?”

皙白和白曦四目相對,搖了搖頭。

“你們還太小,等再過兩年就明白了。”

瀟澈看到這一人一妖的疑惑模樣,開口解釋道。

“哦!”

二人繼續點頭,隨即雙手一拉,就在瀟澈的面前公然挑釁,就問他羨慕不羨慕,嫉妒不嫉妒。

“滾!”

瀟澈一句罵娘,直接在云夢國帝都內對者這對狗男女吼道。

“嘻嘻嘻!”

白曦拉著皙白在瀟澈面前晃悠,故意氣他,原來欺負別人這麼好玩。

“哈哈哈哈!”

皙白也是有些驚訝,第一次和一個妖女欺負別人,你還別說,這種感覺,真爽!

不知怎的,白曦和皙白愈加大膽,隨手買了一個冰糖葫蘆便吃起來,酸酸甜甜,你一口,我一口,跟在身後的瀟澈想要離開。

“離開了我們,你又該何去何從,你可是身無他物,一貧如洗了。”

白曦喊叫,將葫蘆穿上的最後一顆葫蘆吞下。

“剛才那個我有舔過的!”皙白見此,急忙開口。

他們剛才說話太過於聚精會神,本來最後一個冰糖葫蘆是皙白打算吃的,沒想到剛到嘴邊舌頭蠕動一刻鐘,白曦直接一把強過葫蘆餵到了嘴中。

一時間,白曦的臉色當即紅了一片。

對著皙白看去,略帶怒氣質問道:“你為什麼不早說?”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你們兩個玩大了吧,笑死我了!”

瀟澈開口,捂著胸口,簡直不能太賤了。

“裝什麼恩愛,秀什麼狗糧,假戲真做的感覺怎麼樣。”

“哈哈!”

白曦面對嘲諷,只待是氣的直哆嗦,兩隻小腳在地面上跳來跳去。

“哎呀,你怎麼了,不就是口水嗎,吃了就吃了,又不會死人,況且你是妖,而且還是大妖,更不會死了。”

皙白看不下去,開口說道。雖然知道自己佔了便宜。

“我不管,我不管!”

白曦撒嬌道,當場在路邊買下一個鮮紅的桃子,自己伸出粉紅鮮嫩的舌頭,在上面輕微一點。

隨即在眾目睽睽之下,來到皙白面前,上去就是一拳,直接打向他的腹部。

“額啊…!”

皙白疼的直接彎下腰,捂著肚子,嘴張的巨大。

下一刻,一顆桃子直接被白曦一巴掌拍進自己的嘴裡。

昨晚這一切,白曦一臉得意:“這樣我就不吃虧了。”

瀟澈無奈搖搖頭,真是小孩子過家家,玩呢?

“我離開了,我不行了,我要走了,你們這麼玩下去,沒有任何意義,那個狐狸精,給我一百兩銀票,我要浪跡天涯。”

白曦白了他一眼,隨即看了一眼皙白。

“不行,你要跟著我們,不然一路上和這個傻小子一點樂趣都沒有。”

瀟澈:“額…!

“你們晚上不會找點樂趣?”

“晚上能找什麼樂趣,皙白太弱了。”

白曦開口,直接鄙視道。

要是想要切磋,起碼也要找一個境界和自己相當的三階強者吧,不然根本沒有意義。

殊不知,此話在瀟澈耳朵中,早已變了顏色。

暗道:“太弱了?他不夠強,確實滿足不了一個狐狸精的需求。”

“沒想到這個白曦狐妖胃口這麼大,看來我盡早得離譜了,不然指不定那一天就被這狐妖吸乾了精選。”

想到這裡,他不由的目光指向皙白的位置,多麼可憐的孩子,還要忍受狐妖的欲仙*欲死。

那知自己還未說話,白曦搶先一步開口道:“你必須得留下來,等我遊歷完人族,回到妖族給你介紹很多很多的狐狸姐妹認識,怎麼樣?”

按照人族男性攻略指南所說,人族男子基本上對於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都有一種致命的缺陷,那就是深陷其中,欲罷不能,無法自拔。

果然,白曦如此一說,瀟澈當即開口:“此話當真,等你回到妖族,莫要反悔。”

瀟澈雖然對於白曦很害怕,但對於其他人狐妖不害怕啊。

白曦是誰,一看就是妖族高層,自己也沒把握打贏她,甚至更不敢有侵犯的舉動,畢竟她的身後,可是一整個狐狸種族,手持妖族神器,身份大有來頭,自己還是莫要招惹,讓給皙白這小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