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快挂了

“此戟我便带走了,接下来的路程直到进入赤焰之心,你等二人,可安然无恙。”

“但,抵达赤焰之心的位置后,你们的生死,我便也顾不得了。”

白曦嘴唇轻抿,伸手将杀戮神戟带走。

“天地五灵珠,风雷镇,水土困,火噬!”

暗自在心底运转神器天地五灵珠,将蕴含灭世之力的杀戮神戟层层封印。

不一会儿,白曦便将神戟封印在自己的灵魂空间。

在其内的深处,用以顶级神器女娲灵珠封印,想必应该镇压的住,待到升仙台历练完成,便寻找一个地方,将神戟销毁了,莫要留在人妖之界,否则日后被有心人得之利用,必将天下大乱,生灵涂炭。

从天狐族走出,白曦一共带出的两件组合神器,总算有一件真正排上用场了。

不由得,她微微一笑,擦了擦额头的汗珠。

“走吧,寻找枯木森林的出路,前往赤焰之心的位置。”

白曦开口,向着如同地狱一般的地面前方走去。

画面一转,皙白此刻的处境极为不妙。

相比于白曦的强大实力,自己只是一个空有灵力缺不懂神通运转的充电宝而已。

花王一脸踩在他的脸上,皙白一阵疼痛难忍,暗道:“我帅气迷人的脸蛋,今天恐怕要破相了。”

“小子,你不是很牛吗?”

“五系修行者又如何,很厉害吗?”

花王摆了摆手,手中的折纸花扇盘旋在头顶。

“我告诉你,这方花海中,本王才是主子,还敢跟我动手?那就用你的命来偿还吧。”

“等等…忘了一件事!”花王突然想到,挥手将先前皙白给他的那块散发酸臭味儿的鸡腿拿给他。

“来来来,吃鸡腿,这可是你给本王的,现在正好能让你感受一番。”

花王左脚踩住皙白的逼脸,将其按在地上,身子陷入花圃间,右手拽着发霉鸡腿一个劲儿的问他。

“宁死不从?”

看着脚底人族男儿的不屈眼神,花王笑了。

“也罢,给你一个痛快算了,待会儿不然又有人传送进来,还有的忙了?”

手起扇落,花瓣飞逝,化为坚韧刀刃,寒光凝神。

“喵的,还真要挂了吗!”

皙白脑海中最后一句话凸显而出,打死都没想到进来升仙台遇见一个恶心的花妖,还把小命送没了。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皙白全身冒出一股雷电交加的气息,周身环绕一山雷霆之力,包裹着他的上下左右。

“雷电神符?”

“大妖之力?”

“你…区区人族,怎会有…!”

花王有些害怕了,但却没有退缩。

此刻的皙白身前一道三米之高大的紫色符印显现,其上勾勒的符箓术法还有符文之力开始向外散发恐怖至极的力量,汹涌的雷电法则凝聚在他的头顶,贯穿天际。

“磅礴威压,大妖之力。”

“小子,没想到啊,你竟然拥有一位大妖为你凝聚雷电符箓,用来生死危机的护体。”

“你说什么?”皙白疑惑,看着自己身旁滋滋滋的雷霆声音,更是惊愕。

冲天而且电光,雷声轰鸣。

“你这小子,莫非是某一位大妖收的剑侍?”

花王开口,连忙吸收整个花海的灵气。

“你在说什么?”

“什么剑侍?虽然我和一只妖有点关系,但你在说什么,我不明白。”

皙白真的是郁闷,自己身上突然涌现雷霆之力,但究竟是如何得来的,自己知道个屁,何况金木水火土天地五行也没有雷霆法则啊!

“难不成是她?”

皙白有些猜测,但还未多言,就已经被花王再次攻击。

花王的凌厉攻击,夹杂着无数朵花化为的利刃兵器,花扇每时每刻都在迸射出流光,引动周围的花海产生共鸣。

一击又一击,攻击在皙白身前的雷电神符上,皆被化解。

“今日,我必杀你!”

花王怒了,召唤出一抹鲜红色的琉璃姜花,极为鲜艳,似有血液凝聚其上。

阵阵花香吹拂而来,皙白嗅了嗅:“嗯?怎么比先前变味儿了,香味变了好多…!”

“等等,不对…我丢…有度!”

皙白双眼之间一片泛红,脸颊两侧多了一缕黑褐色印记,嘴唇发紫,舌苔都有些苦闷。

“哈哈,中了我的琉璃姜花毒,全身血液逆流,真气紊乱,灵力溃散…五脏六腑也将随之腐烂。”

“拥有雷霆神符的庇护,又有何用?”

“我花王想要杀谁,方法多的是。”

花王此刻大笑不止,他自己能够预料到这个人族孩儿死亡的乐趣了。

“哎呀呀,本不愿招惹与你,奈何你毁我花海,只能对不起了,赤焰上仙已经陨落,纵使仙王级别的残魂也存留不到现在,曾经的约束也便不再制约与我。”

皙白此刻真的感觉,全身一阵酥软,胸口感觉撕心裂肺的疼痛,一个扑通,直接趴在地面上,口吐白沫,昏死过去。

全身的素锦衣袍更是渗透出丝丝血迹,看来已经由内而外,开始毒发腐烂身躯了。

这种毒素,乃是花王的杀手锏,一辈子就用了一次,还用在了一个金丹级别的人族小儿身上,当真有趣。

正方花王嬉笑不已的时刻。

“大道妖孽,敢杀我人族!”

“当灭!”

两道倩影出现,一黑一白,裙袍摆动,弯月般的长刀剑刃直接贯穿花王的身躯。

声音传出,刀剑乱舞而来。

花王还未传出声音,就已经挂了。

紧接着,两道身影才缓缓出现在皙白面前,查探着他的伤势。

“花毒,不算深,还有得救!”

“妹妹,取出天灵丹!”

一女开口,在皙白的左手腕处号脉,不禁摇头。

“姐姐,此人与我等素不相识,浪费一颗天灵丹想救,不值得。”

………

“身为药宗弟子,哪儿有浪费一说。”

“救死扶伤,本就是你我职责。”

身穿黑衣裙袍的甜美女声开口,顺便从自己袖口处取出一块由金蚕丝包裹的十二枚银针。

在皙白头顶出扎了扎,最后根据人族百穴图分别在身上又扎进几针。

白衣女孩儿极不情愿的从怀里取出一个羊脂白玉瓶,将其内仅存的一枚发着湛蓝光芒的豆大丹药倒出,喂进皙白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