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宋缺

垂坠的青柳枝条,随风轻轻摇曳,宛若通透的翠帘,摇曳生姿,风光旖旎。暖阳高挂,金光万缕。

升仙台内的情景,与外界而言,更加景色宜人。

不知过了多久,皙白慢悠悠的抬了抬右手无名指。

下一刻,他那朦胧状态的双眼,似乎见得了一缕清光和浊酒。

有些模糊不清,但又感觉很温和。

“好渴…!”

皙白用尽力气,动了动嘴唇。

此刻间,他能够感觉到自己异常的虚弱,但也仅仅是虚弱。

转动头颅,四周皆是一片空旷的原野,绿意盎然,颇有生机。

自己平躺着,双眼目视天际上空,正被一颗大树所声长的枝繁叶茂的枝干遮掩。

“这么快就醒了?天灵丹的药效果然霸道,将死之人都能救回来。”

一道清脆女声慢悠悠的传来,在皙白的面前矗立两道倩影。

身材高挑,皮肤白皙,五官精致,算得上美女了。

她们分别穿着一黑一白的齐胸襦裙,腰间系着同色系的黑白纹路腰带,将纤细的腰肢体现在外,异常秀美,平添一分灵动和三分端庄。

两女长相七八分相似,在皙白眼中,估计就是双胞胎的节奏了。

“我说…双胞!”

“啪!”

一巴掌直接被白色衣裙女子照顾在皙白嘴巴子上。

“啊痛……!”

皙白当场懵逼,话还未说完,就已经感受到了摧残?

“姐姐,这人还知道疼痛,想必应该恢复的差不多了,三天时间已经让我们损失了好多机缘了。”

“现在还是走吧,他一个人应该安全了。”

白色齐胸襦裙的女子对着黑裙女子说道,皙白躺在地上,大话一个字都不敢说了。

“也好,看他的样子和身体体质,几日后便应该会恢复的,只要等待升仙台到了一定时间就能够将他推送出去。”

黑裙女子说话,声音悦耳,看了一看参天巨树下的男子,摆了摆手。

就这样,黑白衣裙的两个女子离开了,就这样…让皙白亲眼看着。

“可恶,杀人诛心啊!”

“难不成这两个美女救了我,就不管我了吗?”

皙白本想多言,最终也只是不了了之,安心睡了一觉。

可能是因为伤势过重,这一觉,让的皙白觉得岁月漫长。

整整躺在一颗大树下,一动不动三五天啊,而且还是不分日夜的那种,关键最后狂风骤雨一顿倾盆而下,直接让他见识到了大自然的魅力。

几天的时间里,皙白的伤势全部恢复,体内的毒素明显已经解了,清除的一干二净。

原本还以为这下挂了,体无完肤的节奏,没想到居然被人救了。

“那两个大美美看起来应该是好人,救了我一声不吭就离开了,果然是做好事不留名的大人物啊。”

“这种精神,值得表扬。”

皙白端坐起来,深呼吸,放轻松,开始吸收灵气,重塑血气。

身旁还放着一块玉牌,正面雕刻药宗的名号,反面雕刻着“樱雪”二字。

“我去,做好事留名了啊,看来以后要找时间去所谓的药宗当面感谢一番了。”

……

整个花海已经支离破碎,皙白向后看去。

自己身处一座悬崖峭壁上,身旁有着一颗歪脖子古木巨树,蕴含参天之威。

下方正是一片片花海凋零,枯萎,还有破碎的。

一片狼藉,仿佛发生过大战。

花王的气息已经不复存在,不然的话,花海被毁坏成为这幅模样,怎么可能那只花妖还不出现。

在前几日已经行走离开的药宗二女,在幽径小路上行走,有说有笑。

“姐姐,那片花海中竟然孕育出了百花晶,当真是出人意料,足以抵消掉我们失去的天灵丹了,嘻嘻!”

齐胸白襦裙的女子对着身旁的姐姐开口,满脸的欣喜和悠然自得。

这样说来,她们也不算亏。

“确实,没想到,一个小小的花妖竟然能够在花海中孕育出此等重宝。”

“不过,花妖灭,花海枯,倒是损失了一处盛世美景。”

黑裙女子笑道。

皙白起身离开,在身旁的参天大树边,用自己的金属性灵力,凝指成剑,刻下“皙白到此一游”六个大字。

不文明的行为,总是在皙白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可能他天生就是当主角的命吧!

“好了,该离开了!”

沿途只有一条路,崎岖无比,也算是有些险峻。

好在也只有这一条路,不然皙白还不知道从何走起。

“机缘啊机缘,我皙白怎么说也能得到一丁点儿吧。”

抬头看了一眼天空,皙白走向了前方。

危险和机缘并存,或许,这就是升仙台的魅力。

仙王遗迹,上仙坟墓,可不是那么好探索的。

整个升仙台内,太过于宏大,作为仙王级强者制造的空间,区别于外界。

在这里,仙妖皆可以进入。

这是众多人族都想不通的。

人族的仙王竟然容许妖族生灵一探究竟?

人族的机缘容许妖族可以获得?

一日百里路。

皙白终于走到了另一个地界,傀儡台!

这是一个宫殿级别的角斗场,很多外界进入的人妖的必经之地。

此刻的角斗场,就已经是人满为患。

有人,有妖。

进入古朴宫殿内,尘土飞扬,好一会儿,才慢慢归于平静。

“这位朋友,你也是一个人啊?”

一个人走过来搭讪,身穿黑色武服,很是普通,境界和皙白差不多。

“你是…?”

皙白迟疑,言外之意就是:“我们认识吗?”

“哈哈,朋友,看来你就是一个人没错了。”

“你可以称呼我宋缺,我也是一个散修。”

“我跟你说,这可是升仙台赤焰仙王设立的傀儡台,其内设立一个万米左右的角斗场场地,有无数傀儡布置其中。”

“算是一道险地,但也有不少机缘。”

“机缘?”皙白开口,说话有些急促。

他来这里就是为了机缘来的。

“别惊讶啊朋友。”宋缺一笑,心道:“终于有个上钩的了。”

“对啊,就是机缘,来这里的那个人或者妖不是为了机缘?”

宋缺继续开口,将周围扫视一周。

随即轻声说道:“朋友,你叫什么名字,说不定我们可以结伴同行,打爆傀儡,获得机缘后,五五分!”

宋缺伸出两个巴掌在皙白面前晃悠。

沉思之下。

皙白点了点头。

既然有人相伴,总比自己一个人单独干架要好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