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 章傀儡空间大屠杀,社会终险恶

“算了吧,不知道你顶不顶得住。”

“顶得住!”皙白诚恳道。

“你顶不住的!”

“顶得住!”

“顶得住!”

“对,你顶得住,上吧!”

宋缺挥挥手。

皙白:“??貌似情况不对劲儿?”

“疑惑啥,快上啊!”

宋缺转身推了一把皙白。

下一刻,两个眼冒绿光的傀儡站在他们面前。

“怎么还多了一个?”

皙白赶忙运转五行法则光芒气息,护在身体上。

“豁哈!”

傀儡鼻腔中喷射出一缕火焰纹章,席卷四周。

角斗场上一片混乱。

“快啊,皙白兄,打啊,我在你后面输出啊。”

宋缺急忙道,他手中的长枪一分为二,漂浮在半空中,对准两个绿眼傀儡,准备来一个一击绝杀。

傀儡头顶长角,双手变化出一长剑,一脚踏在地面,顿时,轰隆一声。

“我的白曦啊,进阶版傀儡。”

皙白抬头看着眼前五六米高大的丑八怪,有种临阵脱逃的感觉。

这简直不是人能干出的事儿。

角斗场上烛火在四周扬起星花,照亮着一切。

无论多么混乱的战斗,在紫金双翼狮面前,都是不削。

“小孩子过家家!”

瞥了一眼角斗场西方的地界,“那两个女子,倒是不错,火属性法则气息,极为醇厚。”

狮头点了点。

“不错,有三分资格继承我家主人的传承,不过还有小号的关卡。”

“姐姐,这是第十头傀儡了。”

白衣齐胸襦裙女子微微一笑,将十头傀儡晶核拿在手中。

身旁站立的黑衣齐胸襦裙女子点了点头,摊开手掌,亦是十颗傀儡晶核。

紫金双翼狮抬头一看,眉头一皱,巨爪开始在天空中划出一抹裂痕,紧接着,裂痕衍射光栅,化为一道圆形光门。

将在场的数十人吸入其中。

“击杀十傀儡者,本尊自会传送他们进入下一考核地点。”

皙白在角斗场上倾尽全力,终于和宋缺配合,再次斩杀两只傀儡。

“看来这些傀儡不是那么简单的。”

“你看,我们刚解决了这两个,又来了四个,而起还是防御力和攻击力翻倍的傀儡,你我二人合起来起码要二十个,怎么杀得完?”

宋缺神情严峻,他们两个都是金丹级别的修士,皙白又空有一身灵力,而无法全然使用。

剩下的傀儡,将会是金丹巅峰,乃至灵台,紫府境的存在,甚至大乘境也不在少数,怎么搞得定。

“看来要使出哪一招了吗?”

皙白呢喃。

“哪一招?什么招?”

宋缺赶忙凑上前。

“这可是傀儡,没有灵智,七情六欲不显,不闻人间酸甜苦楚,你是不是脑子秀逗了,怎么想出这种法子。”

宋缺用一种白痴的眼神看眼前的男人,这真的是金丹后期的修士说出来的话吗?

“呵呵,开个玩笑!”

“场面有些冷清和惊悚,先让自己放轻松。”

皙白笑道。

转身的那一刹那,他面向着一动不动的三只傀儡走去。

当进入地面上属于傀儡地盘的白圈后,三只傀儡眸子闪烁,活了过来。

“嗯?这家伙是要干什么?”

“三只金丹巅峰的傀儡,哪怕我搞偷袭都不一定能赢。”

“算了,先让他消耗一阵,等他陨落后,想比傀儡的力量就会削弱不少,自己进入其中,或许就能够彻底斩杀了。”

宋缺扫视四周,低阶傀儡从一开始就被清洗,每一个人斩杀傀儡后,就会被角斗场的记录下自己独有的气息,下一个战斗的傀儡必然比先前的更加强大,而且数量更多。

这就是仙王的手笔,他布置的角斗场,自然是公平公正的,每一个人都一一样。

皙白进入三只傀儡中间,用力在自己身上论起一拳,鼓足力气,直接给自己来个自残,打的口吐鲜血。

“我叼?”宋缺大跌眼镜,这皙白兄是脑子瓦特了吗?

“这是什么操作,杀敌之前,先废己身?”

不过接下来的一幕,才让他更加惊恐。

甚至是惊动了上空的紫金双翼狮。

一双玉珠般大小的狮眸紧紧盯着皙白的方向,斜着自己的狮子头,也是诧异。

“这小伙子,锤自己干嘛?”

“打不过在外面等着被淘汰说不定还能活下去,你这样自残后铁定被傀儡一巴掌拍死了。”

作为仙神级别的灵兽,竟然也看不出皙白的端倪,这让紫金双翼狮有些为难。

“噗!”

“嘭!”

三拳过后,皙白全身上下被鲜血包裹。

那个惨样,不忍直视,不敢目睹啊…

一群人看着皙白,不由得都骂道:“神经病啊,压力大你也不用这么释放吧。”

殊不知,在皙白重伤之刻,三只傀儡乘机冲上来,施展全力一击。

爆炸声随之响起,整个傀儡空间内,雷电汹涌,闪烁着霓虹灯光。

紫金色雷电一息之间,贯穿傀儡身躯,将他们全部炸成灰灰,消散于角斗场上。

尘烟弥漫之际,皙白趁着身上雷电神符的存在时间,猛然冲进下一个傀儡空间内。

四只傀儡眼中发着绿光,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个闯入者。

灵台境的气息瞬间爆发,刀剑棍棒全部招呼上来。

“嘭!”

嘶啦!”

“扑哧!”

“啪!”

只见四道灰色烟雾飞出,傀儡消失不见。

宋缺赶忙跑进傀儡空间,便看到皙白一个人躺在地面上,鲜血模糊,但却没有性命危险。

九颗傀儡晶核在胸口处散发着奇异的光芒,皙白仰头笑着。

然而,宋缺却是脸色一变。

“你竟然还活着?”

“没道理啊,灵台境的傀儡……!”

皙白沧浪后退,仰着身子,双腿瘫痪,以双手支撑着自己向后摩擦,疼痛难忍。

“九颗晶核,加上我的那一颗,皙白兄,你真是我的贵人啊!”宋缺一改往常的性格,开始说道。

“你在利用我?”

皙白冷眼道,他此刻总算明白些什么。

果然,社会险恶啊,刚才还在称兄道弟,现在就盼着自己死。

“哈哈哈,皙白兄,你猜对了。”

“本来是打算利用你助我取得十颗傀儡晶核,然后就乘机杀了你!”

“没想到,你简直太菜了,咱两联合都仅仅只是斩杀三个傀儡。”

“刚才也不知道你发什么疯,直接冲入傀儡空间内,自残重伤。”

“但接下来,又是让我出乎意料,你竟然在那种情况下,浑身充满雷电,普通天上的法王一般,汹涌至极,斩杀了七只傀儡,其中竟然还有四只灵台境的。”

宋缺邪笑,板着脸,他此刻心情极好。

“可惜的是,你要为我图做嫁衣了。”

“拿来吧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