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通关

皙白面如死灰,亲眼看着宋缺将自己手中的傀儡晶核全部夺走。

手中长枪升起,对准他的眉心,宋缺邪笑道:“差不多了,该送你上路了,毕竟凡事儿要做彻底。”

“住手!”

从头顶传来一道厚重的兽吼,紫金双翼狮低头吐出一口火焰。

宋缺急忙抬起手中亮银色长枪,召唤出一股银白色的法则气息抵挡住。

“噗!”

皙白眼看着火焰将宋缺全身包裹,直至将他融化。

可怕的是,这道攻击,只是紫金双翼狮随口一击,就像吐口浓痰一般,便将宋缺湮灭其中。

这等伟力,着实将皙白吓了一跳,但也无比羡慕,若是自己有这种实力,天地岂不是任由自己遨游?

忍受着身体上的伤痛,皙白起身,对着紫金双翼狮微微一礼。

“多…谢…灵兽前辈相救!”

皙白低头,不敢抬头与之对视,毕竟这些太过于强大了。

“呼!”

紫金双翼狮走向皙白面前,伸出鼻子嗅了嗅,紫焱眸子怔在原地。

质问道:“尔等人族,身上为何蕴含我妖族的符文之力?”

顺带着,它的巨大狮爪在皙白身上微微打出一道幽暗光芒。

下一刻,围绕他身上的雷电神符,再度显现。

“妖府境大妖遗留!”

皙白没有说话,虽然心底猜测百分之九十九是白曦留在自己身上的,但现在可不能随便说,若是说错一句话,指不定今天就得当场交代在这儿。

“晚辈不知!”

皙白如实回答。

紫金双翼狮笑了笑:“小子,你觉得本尊很好骗?”

狮头板着脸,看着这个人族小子,随后示意他,先行进入其中。

“多谢灵兽前辈放行,晚辈先行离去。”

皙白抓住机会,从上空一道传送圆门进入里面,直达下一个通道。

傀儡台周围的角斗场上,如今鲜血淋漓,将地面渲染成朱砂一般,如同秋日里飘零的枫叶,随风摇曳,失去了生机。

场面依旧混乱,生灵陨落的数量,超过以往八百多次的升仙台的总和。

紫金双翼狮冰冷的眸子,看着在场的一切,不屑一顾。

“以往我等灵兽还未苏醒,让尔等钻了困子,这一次可没那么好运了。”

“先前不退,现在没有机会了,贪婪之辈死有余辜罢了。”

在场的人妖无数,面对傀儡的冲杀,他们很难防备,有的三五成群结队而行,只为留存一命罢了。

更有北域十二宗的弟子前来,想要获得一些机缘。

奈何今日已经不是曾经的升仙台了,守护灵兽出世,考核极为严厉,想要浑水摸鱼可没那么简单了。

“灵兽大人,我不要机缘了,放我出去吧!”

有人瘸着腿说道。

“我也不要所谓的机缘传承了,再待下去我小命就没了。”

一个断了胳膊的人族全身是血的说道。

“吼…傀儡台三万年,第一次开启,尔等好不容能够来次,要么打通关进入下一个考核,要么被傀儡杀死,在傀儡台角斗场上被煞气怨念侵入身体,变成下一个傀儡。”

紫金双翼狮发出狮吼,让在场的人妖皆是一阵头皮发麻。

想要机缘,也要看看他们有没有本事。

进来之前,就告诫过他们,慎重一点,不行退出便可,奈何都想要以运气博弈一番,当真以为一个个都是命运之子不成?

“那个小子身前的雷电法则,和十天前的天狐一族女子身上的雷电怎么那么像呢?”

作为灵兽,自己可是过了五万多年,已经晋级仙神之列,可以说金丹小人族应该隐瞒不了自己什么,但刚才的一番侦查,紫金双翼狮发现自己根本看不透那个少年。

“难不成,真是本尊太弱了?”

…………

皙白此刻出现在第二关卡出,这里的考核,还未显现。

“你好!”

“第三十六位进入第二关考核的生灵!”

在皙白的身后,慢悠悠走出一个…额…蛇!

“本尊乃是第二关考核的灵兽,黑水玄蛇!”

皙白听闻,弯腰一礼。

“不知蛇前辈,这第二关考核为何?”

黑水玄蛇全身漆黑,只有两颗白眼珠子看得见一缕光芒,它匍匐在地,扬起舌头,比人高半个头。

“不急,你度过傀儡台,相比身上有些伤势,来,仙喝一口药水,缓解伤势再说。”

玄蛇慢悠悠的从自己的蛇尾后方取出一个巨大的黑瓷碗,其内药香味四溢,液体呈现乳白色,极为诱人。

“尝尝吧,前面好多人都说这药汤味道不错的。”

皙白点了点头,想必在自己之前,应该有三十五位天之骄子已经来到了第二关,顺便喝了一口治愈药液了。

端过黑瓷碗,光滑的碗沿内,浓郁的药汤泛着独有的药香味儿,粘稠在一起,时不时还泛起几颗水泡。

“喝吧!”

黑水玄蛇开口,催促道。

看起来他自己也有些迫不及待了。

皙白看了一眼这个巨大的蛇头在对着自己似笑非笑的模样,眼珠子转了转。

随即,一股脑便将一碗药汤咕嘟咕嘟下肚。

“帕拉!”

黑瓷碗顺着皙白的手中滑轮,打碎在地。

“我…又上当了!”

皙白意识逐渐模糊,全身麻木。

“啧啧啧,这一届的孩子真废啊!”

“外人给的喝的,竟然不怀疑?一口吞了?”

黑水玄蛇生气,自己为主人挑选一个传承者,就这么难吗?

“这是第三十个人被毒晕了过去了,希望前面离去的那六个孩子能够闯过第三关,顺利继承主人的衣钵传承。”

狠狠的踢了一脚地面上口吐白沫,四肢抽搐的少年,黑水玄水打算拉出去淘汰掉。

“等…等等,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

皙白突然站起身来,一口吐出黏糊糊的药汤,难受极了。

捂着肚子好一会儿,才在黑水玄蛇面前开口道:“幸亏我留了个心眼,中毒的当,我不会接连上两次的。”

他本来就感觉这毒蛇灵兽看起来人面畜生的模样,估计也没那么简单,怎么会平白无故好心好意给自己喝药呢?

“呵呵,有趣!”黑水玄蛇略微惊讶,随即缓过神来。

“你这小机灵鬼,还算可以。”

“你,通过了!”

黑水玄蛇在面前空间内划出一道缝隙,幻化成一道光门。

“这就通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