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雨后江上

江边垂柳的枝桠甚至已被刚才的疾风骤雨打落了一地,许多舟楫都在风雨中被吹得不知去向。亭中的转运使王微奇用手扶着石栏杆,蹙眉而看着江上翻涌的潮水,眼里满是凄恻。

此时王微奇身后的两个衙兵,见王微奇眼中含哀,都同时说道:“大人还是回府吧,这里的情况最好是要汇报给刺史大人,单凭大人一人,并不能有所改变。”

王微奇扶着栏杆道:“钟州府今遇此风雨,实为不幸,此不幸也与我有着不可替代的关系。”

王微奇话音刚落,一阵江风拂面而来,吹得衣袖翻动不止。突然他回过头来转身向着几艘未被吹走的船而去,当时埠头上的这些船因为人在,又是体积巨大,就幸免于难。

王微奇准备登上船询问一番时,林都尉从那边来了,便直呼道:“大人且慢。”

这一声便让王微奇不由地停下脚步,林都尉走过来虽然衣冠不整,然而精神矍铄,眉间英气逼人,却让王微奇看得怔住。

当林都尉三人都走过来时,后面跟着王微奇的士卒怒目道:“庶民见官为何不拜?这是转运使王大人。”

林渊看着竟被士卒欺压,想把三人身份和盘托出,此时林都尉抢先道:“王大人身为转运使,如今江边如此狼藉,想必也是百感交集。”

未等林都尉说完,王微奇便又细细打量了一番,怎么看此人都不简单,观其样貌像是久经沙场的壮士,说话间仿佛心中已有对此事的成见。

“敢问壮士为何人?”王微奇此时必须要知道眼前的三人意欲何为,连这样的大事都要掺合进来。

林都尉本不想说出什么,不过看着此时的场景,也就不想再隐瞒,便说道:“我是元王殿下派来办案的逸江郡都尉,你可称我为林都尉即可。”

王微奇有些惊讶,随即又挥手让旁边的军卒下去,似乎很是谨慎地说:“林都尉的意思我明白,你是奔着沩国公主而来。如今沩国公主逃逸许久未落网,林都尉是以为既然江州无踪,便是与钟州有关系。”

“只是在下的一番愚见,大人可以批驳。”

王微奇说道:“要说批驳,我只是个转运使,朝中廷臣都不知道沩国公主在哪,我也是爱莫能助。”

“此事无需大人襄助,我父亲如今前来也是对于这转运使的职分,略有关心。”

林渊直指王微奇的痛心之处,自己在转运使的任上已逾数年,本以清廉自居,不料这钟州刺史吕临却屡屡为难,从对外贸易间攫利不止,也几乎不把自己置于眼里。

而自己忍气通声,也未敢撕破脸面,此时连个外州的官吏都如此关注当前的局势,他不敢想象三人是何目的,不过他此时坦然地说:“无需诸位关心,诸位是搜捕沩国公主而来的,不过我劝诸位不要太有希冀。”

林都尉知道王微奇的言外之意,要么在钟州难以觅捕沩国公主,要么就是自己判断有误。

不过林都尉还是说道:“纵有千难我也要付诸到底,这点就不劳王大人费心了。”

王微奇又与林都尉互相拱手后,并向着埠头走去,后面林渊对着林都尉说:“父亲,此人刚才那句话明显有种意味深长的感觉。”

江漓又道:“这我也能看得出来,我们远道而来,这些钟州府的官吏还似乎对我们很是抵触,丝毫不配合我们追捕沩国公主。”

“谁让这里是吕临治下,本就不比江州,要我看这个王大人说不定也是吕临亲随。”

林渊不耐烦地说罢,却见父亲已经走向埠头边,王微奇走上一艘大船后,林都尉紧跟着上了船。船上的人见了王微奇都齐声问候,王微奇知道这是一艘货船,今日没有输送货物,才得以幸免于难。

王微奇走到船舱中时,看着林都尉也进来似乎还有话说,便说道:“林都尉既然不想离去,那也不能勉强,不过在这里只能听我指令,不可妄加行动。”

毕竟在这里自己无权干涉王微奇处理公事,他就只好道:“我不会给大人惹来一丝一毫的麻烦,请大人放心。”

当王微奇进来时,船舱中的几案上摆着一些酒食,旁边有两人,一人穿着锦衣,腰间悬一玉佩,酾酒之间,面色轻浮,而另一人则没有此人身份尊荣,明显是下人。

两人正喝到兴头上,下人见到王微奇立马站起来,王微奇面色凝重地说:“船主得遇风浪,还能在此怡然高卧,应该是无大损失吧。”

王微奇没有说错,眼前的这个人在江上贸易多年,对于江上天气剧变是有些经验的,而且手下船只较多,已经在江上一带都如雷贯耳。

此人才慌乱地站起来说:“转运使大人亲临我的船上,有失远迎。”

王微奇也不想为难此人,他深知此人定与吕临脱不了干系,就说:“我此时来只想问你,刚才有多少的船只被风浪吹走?”

“回大人,刚才漫天风雨骤急,这里也是模糊一片,不过按照估计,起码有几十艘船被卷进了江中。”

“大人当知这些船中有的是过江时被卷进去,还有的是船刚离开岸边就无法控制了……”

林都尉在后面沉默地一言未发,而王微奇又说道:“那你的船有无损失?”

“多谢大人厚爱,几乎没有什么损失,只是几箱货物被风吹到了江中。”

王微奇看着船舱中堆满了货物,就无心问道:“这些是什么货物?都要运往哪里?”

船主支支吾吾道:“大多是些瓷器茶叶而运往江州,大人应知从钟州去江州水路较近,一路顺江而下,毫无其他隐患。”

“那为何不去沩国?那不是更加顺畅。”王微奇试探地问道。

这个船主知道这些日子严禁与沩国贸易,其缘由便是沩国执政孔泌派遣了一些刺客来钟州与江州活动,而元王怕这些人对汉皇出巡有祸患,就匆匆下了此令,防止这些人乘着贸易的幌子进入江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