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铤而走险

船主急切道:“在下实不敢相瞒,确实是运往江州的,大人可以问船上所有人。”

王微奇凝固的表情此时一下子变得舒缓,这样的话让他并不惊奇,这些个商贾经商多变,这样灵机一动也不是没有可能。

王微奇其实本就是来慰问的,遭了此灾,对于所有的官船来说,都不是数日即可恢复的。可能要又请拨善款,以至于让吕刺史听进耳中,亲自垂询。

所以还不如退一步,何必要步步紧逼,王微奇背着手在船舱中踱了几步,便跨步走出舱中。而那个船主也亦步亦趋地送走了王微奇。

王微奇与林都尉走下货船后,林都尉看着周围没人便说:“王大人为何不暗查一下此人,说不定会有新的发现?”

谁知王微奇却拱手道:“这钟州的政局林都尉不该如此掺和,今日就此别过。”

林都尉心有不甘,还想再跟上去,不过心中又不禁一想,自己还是不要忘了本分,于是静默地看着王微奇在几个士卒的护卫下上了轿子。

轿子消失在青砖瓦房后,林都尉回首一看,林渊与江漓还在江上的堤岸边停留。当林都尉走过来时,林渊赶忙上前问道:“父亲,可有新发现?”

林都尉摇摇头说道:“如今搜捕沩国公主还是没有打开缺口,要我看刺史府最为可疑,不过那里是在吕临的眼皮底下,明目张胆地去找人恐怕行不通。”

江漓看着林都尉满心愁绪,不过他提到了刺史府,江漓也觉得这刺史府嫌疑最大,那日在府中与吕临会面时,江漓看着府内侧门厢房众多,随便一间房子收拾好也够沩国公主暂时栖身用。

而且重点是与吕临交谈中,他竟然说钟州府太平晏安,防备甚严,量沩国公主也不敢隐藏于此。不过几人从目前来看,钟州的治安远不及此时的江州。

林都尉看着江漓有话要说,便问道:“江漓可有计策?”

“计策算不上,不过我觉得刺史府还得进去探查一番。”

话音刚落,林渊便投来质疑的目光,接着说:“刺史府防守严密有如同宫禁,别说是我们几个,就是武艺绝世的人来,也是难上加难。”

林都尉叹息道:“此时除了铤而走险,也没有其他的办法。”

林渊此时说道:“既然父亲决心已下,我建议就在夜中行动。”

三人在江边定好计策,便向着刺史府走去,雨后的街巷中除了路面泥淖不堪,屋舍外墙壁上异常澄净,那些酒楼店铺开始繁忙有序地接客。

这一条街上有着众多的酒肆,风一吹动帘帏都飘飞起来,酒香也就随之而出,店中有许多的异地商旅,刚刚经历骤雨后,坐在酒楼里煨着一壶酒来取暖。

徒步走了一段路后,林都尉注意到这条街的尽头贴着一张榜单,三人走到跟前时,已经是围了一大群人。林渊踮起脚尖,才看到上面的官文,那笔走龙蛇的书法,硬是让林渊也看得入神。

林渊读后,那上面的意思很是明了,就是刺史府招家仆的告示,而林都尉不禁气愤道:“这个吕临真是坏我朝纲,如今正值我朝休养生息,他却还有这般心思,来招揽家丁。”

江漓不语,不过心思缜密的他能想到,刺史府家仆不下百人,而且里面虽人人职能明确,可是依旧臃肿,人满为患,岂有如今再继续招揽家丁的道理?

此刻周围的人也都是持观望的态度,不过能进刺史府领到这样的美差,许多人还是趋之若鹜。

江漓又冷静地思考了一番,说道:“吕临之心难测,依我看此时去往刺史府,正能打听此人有无其他心思。”

此时林都尉看着榜单都想扒下来,不过身为朝廷官吏,切不可意气用事,而他对江漓的话很是赞同,就说道:“就算是不能发现什么,我们也要再探查一次这刺史府。”

看着林都尉又有进刺史府的想法,林渊便想起刺史府中森严的守卫,上一次是正当地去拜会吕临,才得以进到正堂,如今以招揽家丁的契机混进去,难免有些觳觫。

江漓发现林渊的不知在想什么,就问道:“你是怕我们被发现?”

林渊此时缓缓说道:“若是被刺史府中的人发现,则到时难以说清,更难加深吕临对我们的怀疑。可是这日子也不能一拖再拖,我算了下我们出关搜捕沩国公主,差不多都快十天了。”

林都尉没有听林渊说什么,已向前走出了几十步,明显林都尉认为只要有方向,就不必说进退维谷的话。

林都尉三人还未看见刺史府的朱门,便看见几队骑兵已经驰过街头,林都尉认得那方向,知道是去刺史府。

不过细看后,林都尉能判断出这是属于州郡的衙兵,可是装备却远远超过一般的士卒衙兵,只能说这是吕临斥资买的。

林都尉越想越思虑不安,自己在吕临眼里来到钟州,已经是多管闲事了,如今刺史府森严壁垒,吕临之心可见是不让府中有任何异动。

林渊也看到街上骑马而过的军卒,那一个个的目光凶狠,就无意中说道:“这些吕临手下的悍卒,果真不好惹。”

“州郡之兵大都养于各州刺史麾下,所有经费也都是刺史一一调拨,因而这些人许多都效命于刺史,并非实心实意效命于朝廷。”

江漓把话说得已经很明晰了,这也是汉国权力构建隐患最大的地方,州郡的衙兵被各州刺史利用而为非作歹,又等上数年以来相安无事的时期,几乎看不到其征伐正义的一面。

三人轻车熟路地穿过几条街巷后,刺史府已经展露在眼前,不过此时府门前已经围满了许多要入府为仆的人。

不过府门久久未开,两旁的士卒在维持秩序,并喊着不要拥挤的话。并已经拔开了剑予以示威,周围才一下子静谧下来。林都尉三人走在队伍中,看着紧闭的府门也不敢乱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