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独挡一面

这一声让血红的眼睛如潮水一般退去,嘴唇颤抖的往后看,抓住两人脖子的手也松开了。

萧何捂着脖子使劲咳嗽,随后不顾一切的抱着萧霜就跑了。

无生眼睛泪汪汪的笑着,满嘴鲜血的加上浑身血洞,笑起来也是格外惊恐。

那一声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无生苦苦寻的雪儿。

雪儿青色的衣服上溅满了鲜血,一手还拿着匕首,头发散乱不堪。

可是这一刻无生却两眼一番倒在地方。

雪儿连忙跑过去抱着无生,不然他摔在地方。

鲜血成河从李府门口流了出来,几十个人的尸体左右横放在大堂之中,鲜血向喷漆一样弥漫整个大堂。

雪儿也是无比动容,没想到,最后来解救自己的人还是他,只可能是他,无生!

这一刻愿意把自己所以所以都给无生,因为他才是可以让自己托付终身的男人!

雪儿贴无生心上,那可脆弱的心还在缓缓的跳动,不知道在那一秒就会停止工作。

这种状态的无生,已经命不久矣,创骨丹也绝对救回来,这次伤及的是灵魂,根基!

雪儿长长的叹口气,那巨大的选择在雪儿眼中毫不在意。

“以吾之名,与郑无生共生!天地为证,万物为鉴!”雪儿跪在地上,说完,天空变想起轰轰大雷,乌云密布,电闪雷鸣,狂风暴雨顷刻二下。

一根冥冥中的细线,把两人的寿命签在一起。

无生脖子上的黑石头也在这时碎开,化作千丝万缕的细线在两人身体中交融。

这秘法是李仙竹交给雪儿,让她在无生濒死之际使用,可以就回无生,但是后果就是与无生共享寿命!

这样大的反噬在雪儿看来如同虚设,无生才是她的全部!

两人就在血水之中沉沉的睡去,犹如两只苦命相依的鸳鸯。

一个小时后,无生被喧闹的环境吵醒,睁开承重的双眼。

无生起来看着周围穿着正字衣服的人,都是正源镖局的人把无生和雪儿团团围住。

“无生,醒了?”长生激动的连忙过来扶着。

无生点点头,随后把出于睡眠中的雪儿抱在怀里,观察四周,主要有四波人,正源镖局的人保护着无生,还有李家人正在与两波人对峙,除了正源镖局还有一波就是无生没有想明白的郑家!

冲在最前面的壮女看见无生醒了,连忙笑着脸挥手:“真命天子,真命天子,我来帮你了!”

无生恐惧又不是长生扶着恐怖下一秒就要摔倒。

“这。。。这。。。她怎么来了?”无生指的她就是郑圆梦。

长生憨厚的脸上充满着感激:“幸亏有她来帮忙,不然以我们这群人坑定是挡不住李府的!”

随后长生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无生。

此时无生才明白,原来长生来寻找无生时,李家的人也是冲了出来,要啥了无生和雪儿,正当挡不住时,郑家出现了,刚开始还以为是李府的帮凶,谁知她第一句就说来救真命天子,后来才明白是来帮自己的。

要不是郑家砍恐怕正源镖局和无生都难逃一死。

无生也是抛开了对郑圆梦所有的偏见,对着她感激一抱拳!

这举动让郑圆梦兴奋的跳了起来,大地颤抖!!!!

“郑家!我们李家从来与你井水不犯河水,那么今天来抢人,简直不把我们李府放在眼里,你就不怕我们报复吗!”一位李家的人对着郑圆梦大吼。

“哎哟,还说井水不犯河水,你看那个叫郑无生的,就是我的男人,你们要杀我的男人!我还不能管了?”郑圆梦撸起袖子,摆着一脸要干架的阵势。

众人一脸懵逼,无生也是咽了咽口水。

只有长生捂着嘴不敢笑出声来。

李家知道无生哪里可能是她的男人,只不过对方都这样说了,也没听办法反驳,而且整个城市虽说少有李家的相当的对手,但是也不是没有,眼前的郑家就是一个!

“真命天子,走跟我回家!”雄厚的男生从郑圆梦嘴里传出十分融洽,只是听着别扭。

没办法,碍于生活所迫,眼前的“富婆”必须得抱一抱了。

无生脸色一百个不愿意,可是身体却是很诚实。

李家看无生就要离开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都齐齐看向一言不发的李明。

李明脸上面部表情,心里却是偷着乐。

无生死不死更他没有关系!现在的李家不是他的了吗,又何必去招惹郑家呢?

回郑府的路上郑圆梦突然变得比陈曦还害羞,谁知道怎么她的转变这么大,以前的郑圆梦可是出了奇的暴躁,甚至凶残,嫉恶如仇。

那都是因为这段时间问了父母,说这样得到男孩子的欢心,得到的却是要淑女一点,虽然她不明白淑女是怎么样的,但是至少改改自己大大咧咧的样子。

无生抱着仍抱着昏迷的雪儿,这让郑圆梦看着心中不禁浮起一番滋味。

“真命天子,听说你叫郑无生吧!是本家人欧?”郑圆梦两手合在一起放在肚子上,头也缩着,一只脚踮起,此景。。。。十分辣眼睛啊。

无生也是面容诡异,笑的僵硬,随后点点头。

不知道说什么的郑圆梦开始对雪儿下手了:“你抱着的人是谁啊?”

无生听后也是顿了一下,她也不知道现在她们都关系是什么,哥妹?伴侣?夫妻?

无生的嘴像是搪塞了一般,什么也说不出,经过那件事后,也不得不承认现在已经不是普通的哥妹关系了,可是无生心里还住这一个人,这样又怎么对得起雪儿呢?

郑圆梦见无生不说,心里更是痒痒,粗壮的手抓住无生,轻轻的用力,可是无生却是像被一个人使劲的摇摆一般。

“真命天子,说说嘛。”酥麻的男声让所以人都掉一地鸡皮疙瘩。

长生也看不下去,也是上前笑着说了一句:“郑大小姐,那位是无生老弟的伴侣。”

“什么!伴侣!”郑圆梦两眼睁的很大,连连踉跄后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