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郑雪的身份

憋屈的眼泪如泄洪一般从郑圆梦的眼睛里喷射而出,可是有戛然而止,随后脸上出现一丝凶狠!

像失控的野猪一样,连连像无生拱来,无生连忙躲闪,可是一个才发现,她的目标居然是雪儿。

无生一个脱手,就被郑圆梦拽住雪儿的手,一把狠狠的摔在地上。

雪儿精致的面容就显现出来,其他人没有什么反应,可是此时此刻刘圆梦的的双目圆睁,牙齿磨的咯咯响,脸上的横肉也是一跳。

“郑晓倩,你还没死!”郑圆梦对着雪儿怒吼一句,随后掌握成拳凶猛的朝雪儿砸去,阳境的修为加上天上神力,这一拳足以让现在的雪儿粉身碎骨!

无生哪里可能让她伤害雪儿,哪怕是刚才帮助了他也不行!

无生闪电般的出手,以掌包拳。

郑圆梦又是挺着肚腩向无生以顶,一股巨大的弹力把无生撞飞。

“啊啊啊啊给我死!”郑圆梦又是腾空而起,用身体欲要把雪儿压碎。

诡魅一般的无生以极致的速度对着郑圆梦一拳,拳峰蒸汽吞吐,威势利大。

只一拳却向打在棉花里一样,直接陷入了进去,幸好拳威还在,硬是把郑圆梦推开一段距离,让她扑了一个空!

再次站起的郑圆梦像是没事一样,眼睛爆发出杀气。

“简直是个疯女人!”无生连忙抱起雪儿。

哪里知道,在众人都没有看懂的一番招式。

郑圆梦对着旁边的一道墙就撞去,在众人因为她的恼羞成怒,疯了的时候。

一团肥肉,竟然用墙来当借力工具,以无法躲避的速度反弹回来向着无生砸去。

“这是什么作战方式!”无生眼睛睁的大大的,在一瞬间报着雪儿转过身去,一团巨大的肥肉像是一艘巨大的轮船装向无生。

巨大的撞力让无生飞出几十丈,无生死死的把雪儿抱在怀里,不让她收一点伤害。

幸好无生炼就鸿蒙霸体,一身钢筋铁骨也不是怎么脆弱,可是全身的骨头仍然震的发麻。

“郑圆梦,我劝你收手,有什么事好好说,不然我可不客气了!”无生擦着嘴角的血,慢慢爬起。

“好好说,好,把郑晓倩给我!”郑圆梦现在已经炸毛了,更像是疯婆子,眼睛也是红的可怕。

“谁是郑晓倩!”无生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你抱着的那个女的,就是郑晓倩!”无生听到这里,显然已经猜到了许多,不过眼前要紧的事,是解决眼前的疯子!

“给你你要干什么!”无生与郑圆梦对峙。

众人也都让开,谁也不敢插手,陈曦和叶长生也是干着急。

“当然是。。。杀了她!”说完刘圆梦踏着让大地动摇的步伐,犹如一座小山一样撞来。

无生此时却是静下心来,眼睛微闭,长吐一口气,两脚也蹲马步的姿势。

左手抱着雪儿,右手紧紧攥紧拳头,拳峰上神光四溢,在拳头周围引起一整小旋风,大部分真气灌注在右臂。

这招是他对六道行拳的简化版,因为真正的六道行拳需要太多的真气,现在根本使不出来,所以简化了一下,也不知道威力怎么样,今天就开试试!

“六道行拳!”无生大吼着,对着冲来的郑圆梦肚子一拳。

刚开始郑圆梦还是很不屑,打哪里都可能赢,唯独城墙一般厚的肚子绝对不可能!

但是下一刻却是让他恐惧万分。

这拳威势滔天,产生的拳风如绞肉机一般,形成一个漩涡,顿时一拳让郑圆梦的肚皮贴着后背。

壮大的威力也让郑圆梦弹飞出去。

无生状态也不好,巨大的反弹力直接震到胸口,一口鲜血就从嘴里喷射而出,全身也是虚弱无力,庞大的真气储存一样不够使用一次简易的六道行拳。

无生软瘫在地上,但是依然让雪儿倒在无生身上。

长生连忙过来扶着无生:“老弟,没事吧?”

无生虚弱的摇摇头,随后看向郑圆梦一边。

所有的郑家人团团围了上前,人群终究的郑圆梦肚子上出现一个大坑,手成鸡爪状不停的颤抖,四脚朝天,嘴巴长的大大的。

郑家人此时大怒了:“你们不知好歹!大小姐好心来就你们,你们却是这样,你们等着郑家狠狠的报复吧!”

“走,把大小姐太会郑府,让最好的医生治疗大小姐!快!”郑家的随从连忙抬着大小姐,足足五六个大汉才勉强抬起。

正源镖局的人来赶上来问情况,随后带着无生回到了客栈观察伤情。

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肚子上有个什么东西在画圈圈,睁开眼就看见,俏皮可爱的雪儿趴在无生肚子上画圈圈,还一直盯着无生看。

无生笑着皱眉:“怎么了,雪儿?”

雪儿也是眼睛不知道望哪里看:“没什么,想看看你,不可以啊?”

无生立马坐起来把雪儿抱在怀里,这种久别重逢,失而复返的感觉太美好了。

抱着却感觉什么东西软绵绵的抵在心口

这时才尴尬的松开,无生才发现自己居然赤裸的坐在床上,雪儿也一样一丝不挂。

“啊,不会吧?”

被窝永远是那么温暖的,这才是家的港湾吗。

雪儿把那天在李府的事情全部告诉无生了。

那天李家家主想非礼自己,可是完全没有意识到雪儿却有先天圆满的修为,最为商人的他只有月境,毫无悬念的被雪儿反杀。

无生长长的叹一口气:“对不起啊雪儿,都是我不好,才让你陷入绝境的。”

“傻瓜,谁会怪你啊。”雪儿安静的趴在无生怀里,脸上的红晕还未退去,安静的听着无生快速的心跳。

无生突然想去什么:“雪儿,你说,那个郑家的人怎么叫你郑晓倩呢?”

此话很平静却让雪儿睁大了眼睛,全身忍不住颤抖,双手死死的掐着无生。

这让雪儿想去什么不敢回忆的事情。

雪儿抱着头抓狂的大吼大叫,像是看见了怎么极其恐惧的东西,指甲在脸上乱抓,几下就让完美细嫩的脸上流血几条抓痕,还滴这鲜血。

无生连忙把雪儿抱在怀里:“没事,没事,有我在,别怕,别怕!”

可雪儿还是一直不停的颤抖,两手死死的抓住无生,嘴也是不停歇的在无生身上乱咬,虽然和咬着铁器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