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不堪的过往

过了好久,雪儿才在抽搐中睡着了,在睡梦中也哆嗦着牙齿。

在李府,李管家正狠狠的蹂躏一个姿势不错的女的,在一次呻咛后停了下来,一脚把女的踹开。

“这个无生到底是什么人,怎么多人都奈何不了他,要知道那天先天都不止十个,莫非。。。他已经婴变了!”想到这里,李明不禁后怕起来,幸好自己没有再去招惹他。

郑家,两个又胖又黑的夫妇正看着另一个躺在床上,口吐白沫,两手不听抽搐的胖子。

“小儿欺人太甚!”其中一个男胖子使劲的攥紧拳头。

“孩子他爹,消消气消消气。”

这位愤怒不以的人就是郑家之主郑州,旁边的是他妻子。

“孩子,别怕,父亲为你报仇!”郑州微微颤抖的手,捋捋郑圆梦的头发。

“管家!”郑州站在门口大喊。

郑家管家就满头大汗的跑了过来,“家主,有何吩咐?”

“把我们家的那个东西给他,让他出手一次!灭了郑无生!”郑州现在是气昏了头,什么一切都不顾。

管家死死的睁着眼睛,不禁是家主愿意献出祖传阵盘,更是震撼那人的恐怖!

在客栈里,无生也觉得奇怪,那天明明最后记得自己被打的半死,全身插满了刀剑,先不说怎么打败所以人的,自己怎么活下来的都不知道。

难道,,是李梦瑶?

可能那天是李梦瑶出来帮助他,并且使用神通治好自己,只有这样解释了。

回顾这几年的战绩,简直是惨的可怜,谁也打不过,每次都还有别人帮助才勉强可以。

“不行,一定要打破这种局势。”无生心里暗道,现在已经学会了一个招式,六道行拳,以后也不怕在战场上只会肉搏了。

无生抱着雪儿原地静修。

“啊啊不!!”雪儿突然一声大叫,突然醒来,满脸的冷汗,眼睛里说不出的恐惧,看了看无生,立马死死的抱住。

恨不得把整个身子都融入无生怀里。

“你不会离开我,对吗?”雪儿有些害怕的说到。

“当然!”无生坚决,用手摸着雪儿的头。

“无生,我的确叫郑晓倩,是我骗了你。”雪儿在无生的怀里,带着哭腔的说道。

“没事,不愿提起就别说。”

雪儿点点头。

后来,无生和雪儿正常的修炼。

为的就是参加丞相的比武招亲。

虽然雪儿不太情愿,但也还是抱了名,但是让无生震惊的是,居然长生也抱了名。

“无生老哥,不会你对丞相之女有意思嘛?”无生笑到。

“她那么好看,身份珍贵,我哪里敢喜欢她。”长生无奈的挠挠头

“你怎么知道她好看的呀,该不会你们认识吧?”无生开玩笑性的胡说。

谁知道长生的眼神居然开始躲闪,恍惚不定,看起来老成的长生,在此刻也像一个犯错的小孩。

“哪里,嘿嘿”长生尴尬的笑着,随后跑开了。

无生意思咋呼咂嘴,没在意。

自从发生了那件事后,雪儿是一步也离不开无生,前脚到哪后脚就跟在那,并且心情也不好,像是害怕过度。

无生打算与正源镖局告别了,毕竟不是同路人。

丞相府也在福弥国的首都福城,据说这次办的挺大,参加的人不在少数,奇能异士也是如云如竹。

陈曦是要跟着无生,与陈局长深情的告别后,送了一个香囊,说是想她的时候可以拿出来,哪里知道一个女孩子来的勇气,摆脱父母的庇护,独自出去闯荡,该是有多大的决心。

“放心吧,陈局长,我会好好的照顾她的。”随着无生一句承诺,这相依为命的父女彻底分开了。

“怕吗?”无生低头问。

陈曦稚嫩的眼睛里流出坚毅的神色:“不怕!”

如今无生的队伍已经有了四人,目前暂定修为先天圆满的无生和雪儿,阳境门槛长生,月境小成陈曦。

众人出了城门,陈曦感慨万千,和无生出青竹宗的感觉相同,一步就是成长!

无生已经习惯便赶路边修炼了,不浪费每一刻,陈曦对一切都是兴奋的,也没有叫累。

突然传来阵阵打斗声音。

“该死,它怎么这么强!”

“它已经成年了!快走不是我们可以对付的!”

“带着孩子先走,我来断后!”

“不!夫君,要走一起走!”

“连我的话都不听了吗,孩子还小,快走!啊!!”

无生众人跑了过去,一块空旷之地,一个满脸胡渣的中年男子正拿着剑与一个凶兽对抗,身后一个凌乱妇女抱着一个几个月大的孩子。

两人身上都有程度不一的伤口。

一只浑身黑,头特别大,眼睛鼓起像气球,长满了毛,并且还有一个倒勾的尾巴,散发的气息无生从来没有感受过,并且十分强大,这应该就是李仙竹所说的那个境界!婴变!

陈曦躲在无生身后都霎时脸色苍白。

那中年男子也发现无生了,可是眼神并不友好,看来是因为会趁火打劫的人,本来这个世界就没有什么好人,有的,只有利益。

无生转过身摸了摸雪儿的头:“等我。”

随后跳了出去。

“你给我滚开,不然我拼了命也不会让你靠近夫君一步!”那妇女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握着剑,一副扑死的眼神。

无生来不及解释凝聚真气于拳。

“六道行拳!”

速度极快,凶兽也没有什么智商,面对偷袭来不及躲闪,被无生正击腹部,倒飞了出去。

那对夫妇的眼神也是一变,对着无生点点头。

“小心!”中年男子对着无生一喊。

只感觉眼前一团黑影朝无生袭来,铺天盖日,无生一个闪躲,在一秒就出现凶兽的头顶。

“啊!”无生右臂的青筋暴起,拳头边出现一团气浪。

砰!

凶兽犹如炮弹一般朝地面砸钱,浓烟四起。

满天黄沙,渐渐出现一个身影,正是毫发无损的无生,再定眼一看,凶兽巨大的头顶出现一个陷下去一个拳大小的洞,地面更是像蜘蛛网一样裂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