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婴变强者

中年男子也是感到震惊,把剑放回剑鞘,对着无生拱手。

“多谢少侠救命之恩,慧儿,还不过来谢谢恩人。”

中年妇女反应过来,也是立马感觉:“谢谢少侠的救命之恩!”

“恩人,我叫齐兴华,不知道恩人您怎么称呼?”

“举手之劳罢了,恩人受不起,叫我无生就可以了。”无生摆摆手,见义勇为本就是他的本性。

“不可,若不是你,刚才我与我的妻儿都将死在这黑血怪的收里。”齐兴华对着死后劫生的感慨。

随后齐兴华上前去,对着凶手凹陷的脑袋一掏,拿出一个眼睛珠大小的珠子,拿出来的瞬间无生就感觉里面蕴含的灵气丰富。

“哪,恩人,这个是您的了!”齐兴华把珠子双手奉上。

“这个是什么?”无生一群人围上来,也不明白。

只有陈曦突然眼睛一睁,长大的嘴巴:“无生哥哥,这个是父亲说的兽丹!很值钱的,并且里面蕴含了很多灵气,拿来修炼也是事半功倍!”

无生也是震惊,毕竟重来没有见过这些东西。

齐兴华也是就是不可思议:“恩人若非从未见过此物?”

无生摇摇头。

齐兴华也是戛然一笑。一下就明白了,眼前的一行人就是某个世家或者宗门里的大佬孩子,出来历练的,什么都不知道。

齐兴华几番要求无生才收下了,然后找了个地方休息。

这才知道,原来齐兴华也是婴变强者,只是受了追杀受伤了,才不敌这黑血怪。

“恩人,不知道你的修为在何级?”

无生尴尬的笑了笑,然后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等级。”

“恩人,不要收敛气息,我便能感觉到。”

“我没有收敛气息啊。”无生摇摇头。

齐兴华也是震惊,这是他的拿手绝活,只要对方不收敛气息就能感觉到对方的修为,所以这才让他躲过一劫又一劫。

可是眼前的这位修士,居然感觉不出,不过他的确散发了气息,这是这气息很奇怪,从来没有见过。

“这也说的通,恐怕是那个大宗门里的妖孽吧!”齐兴华暗道。

聊了一会,齐兴华便带着妻儿与无生道别。

“恩人,我齐兴华的命就是你的了,你又忙我定义不容辞!我现在背负太多仇恨,怕牵连恩人,所以,就此道别!”齐兴华正色说到。

无生也不会阻拦。“那到没有什么,既然齐道友有事在身,就此去吧!”

“道别!”两人齐口说到。

刚赶路没一会,一股毫不遮掩的威压压迫而来,这股强度刚才才见识到。

婴变强者!

无生眼前闪烁了一下,一个人影出现。

地中海发型,两边的黑白发随风飘舞,面容也是极其猥琐。

手拿一个拂尘,身边的道袍随着气浪飘舞。

“阁下是谁?”无生紧皱着眉。

可是那位道人没有在意无生的话,两眼死死的盯着可怜楚楚的陈曦。

“着倒是一个美人。”那道人填填嘴唇。

毫不避违的朝陈曦走去。

无生伸手拦在他胸口:“干嘛呢?”

“哼!找死!”道人拂尘一挥,一股强大的推力朝无生肚子上打去。

顿时无生就毫无招架之力飞了出去。

无生连忙爬起,拍了拍了灰:“力度大了,强度差点。”

说完一脚就出现道人额头上,可惜打下去的确实空气。

道人已经闪在另一边的空中,眼神里带着戏谑。

“不是老夫说,最看不起的就是你们这些炼体的,练我一根毫毛都碰。。。。噗!”道人话还没有说完就如炮弹一般砸在土里。

趁他说话之余雪儿已上脚了,着还是无生第一次看雪儿出手,简直叫一个很辣啊,想着以后的日子就开始后背发凉。

那猥琐道人狼狈的从地坑里爬起来,连连咳嗽,嘴角还有丝黑血。

“偷袭!不讲武德,欺负我这个六十八岁的老同志!”道人一边爬,一边叫骂着。

“看着你太猥琐了,忍不住了。”雪儿拍了拍脚。

“拿命来!”话音刚落,道人就已经出现在雪儿的背后,拂尘一挥,成千上万的尖刺直冲雪儿的后背,速度极快,也只有无生才看清。

雪儿想防护,可是还是来不及,幸好无生及时拽了一下。

尖刺擦着肌肤而过,雪白的肌肤上留下几丝血痕。

此时无生才明白,婴变强者不是那么简单的,随手一招就可能要了他们的命。

“不要!”这是陈曦才反应过来,尖叫了一声。

这倒是引起了猥琐道人的注意,一个闪身就抓住了陈曦吹弹可破的脖子,举在空中。

长生正要还手,就被一记耳光打飞出去,摔在一边生死不明。

陈曦面红耳赤,两脚乱蹬,可是一点作用都没有。

猥琐道人靠近陈曦的脖子填了填,露出享受的表情。

“啊啊啊!不要”陈曦抗拒的尖叫。

反应过来滴无生和雪儿两面夹击。

雪儿也是怕伤着陈曦,决定上去近战。

无生和雪儿各自施展一击。

可是再理猥琐道人一丈时,被一阵黄色气浪撞开。

这是猥琐道人修炼的一道屏障。

无生和雪儿倒飞出去后,又立马杀了回来。

可是就在离猥琐道人一丈时怎么也无法前进一步。

“别急小孩子们,让你生气的还在下面呢。”猥琐道人此时笑得极其猥琐,让人看着恶心。

他其实叫黄夜道人,可是别人更喜欢叫他黄鼠狼道人,极其猥琐极其狡诈。

他准备干他最喜欢侮辱人的事了,也是他最喜欢做的一件事,当众侮辱!

看着其他人无可奈何,无能狂怒的样子,心里就是一阵爽。

猥琐道人一手撕破着陈曦的衣服。

陈曦此时已经两手垂下,两眼无神,放弃抵抗。

雪儿也把指甲掐紧血肉里,使劲的捶打着屏障。

“美人为来了!”猥琐道人肆无忌惮的舔着陈曦的脖子,因为几十年来无人可以破他这黄夜障,他对这个屏障是又足够的自信。

陈曦脸超着无生,眼泪直流,最后一点神色也在乞求着无生求她。

“六道行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