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长生宗

前来接叶小岱回宗门的是一位手持葫芦法器的长老,法号秦安。

只见秦安将葫芦往空中一扔,那葫芦迎风便长,很快就长成了一个可供两人坐下的大小。

秦安朝着叶小岱做了个邀请的手势,便自顾自的飞到了葫芦上。

这是要考察我啊,叶小岱也是不虚,纵身一跃,也是稳稳的站到了葫芦上。

上了葫芦后叶小岱才发现,这葫芦的起落竟稳的出奇,自己跳上来这个葫芦竟然没有任何动的趋势。

俩人就这样离开了李家村,一路上叶小岱都对这个大葫芦感到很好奇,不停的研究着葫芦,这里敲敲那里摸摸。

“长老,这葫芦是什么品阶的法器,竟如此神奇。”

“哈哈哈,就知道你小子忍不了多久,我这大葫芦也接过不少弟子了,他们也都会问同样的问题。”秦安笑道。

“请长老赐教。”叶小岱微微躬身。

“好,我今天就好好的跟你说说这个法宝,法宝分为凡器、灵器和神器三个大的阶段,凡级法宝是我们修士中最常见的,在我们长生宗中,内门弟子以下用的都是凡级法宝。而灵级法宝又称为灵器。正如其名,这种法宝已经拥有了自己的灵性,需灵识境以上方才得以御动。这些个灵器又细分为黄玄地天四个等级,小老儿这一葫芦正是玄级下品灵器!”秦安轻抚白须,得意的看了叶小岱一眼。

“那不知这天品灵器上方还有更高的存在吗?”

“没错,当灵器的灵性达到某种程度的时候,就会产生器灵。”秦安停顿了一下再次说道“这种法宝称之为神器!”

果然,像是泰岳那等能带着我和陈梓闯轮回的存在果然是神器级别。

那我的山神决应该也不会太差,说不定就是一部神级灵决!

叶小岱心中更加坚定了隐瞒山神决的想法。

接下来叶小岱又问了几个关于修炼方面的问题,秦安也很有耐心,将叶小岱的问题全部都一一的解答。

葫芦的速度很快。

不一会,一群山峰出现在了叶小岱的视野中。

长生山,到了!

长生宗,位于十万大山人族疆域内,其坐落的长生山属于人妖两族交界处大擎岭支脉所在,如今已有万年历史,威慑四方。

一座云雾缭绕的惊天巨峰,伫立在天地之间,山峰四周漂浮着一座座浮空岛,其中最显眼的浮岛有九座,都与主峰用锁链连接在一起,若定睛细看,在这些锁链间有不少人如履平地般的行走着。

“这就是我们长生宗了。诺,最上面的主峰是我们宗派大殿,其他的浮峰是我们众多宗派的众多分脉,最高处的那两座左边的是我们宗主住的地方,右边的是太上长老住的地方。至于其他的,从左到右,分别是体峰、丹峰、符峰、器峰、阵峰、剑峰、花峰。通过名称能看出他们各自所长。对了,每个弟子入门后都需要选择一处作为自己未来的修炼之地,你也不例外。以你的天资,估计到时候各峰都会开出很不错的条件来劝你加入他们的分脉,但是我劝你不要被一时的利益蒙蔽了自己的双眼,一定要好好思索一下到底去哪一座山峰修炼,这对你的未来发展来说是很重要的。”

“那不知长老是哪一峰的?”

“我嘛,你猜一下。”秦安一脸神秘。

“自打见的第一面起,我便发现长老身上有一股凝而不散的药之灵气,想来定是常年与灵药打招呼,若小子没猜错的话,秦长老应该是丹峰长老。而且按照长老的气质来看,长老定是丹峰大长老!”叶小岱恭维道。

竟然让你小子看出来了。嗯,悟性不错。

你身上背着这么大个葫芦,我猜不出来才怪了,叶小岱心里嘟囔着。

当然了,叶小岱脸上还是表露出一股崇拜之色,什么鄙夷是万万不能表示出来的,这可是自己目前为止遇到的最大的人物了,当然要哄好。

“要落地了,抓稳喽。”

叶小岱眼下面前一花,当清晰时,已到了一处阁楼外,落在了地上后,看着四周与村子里完全不同的世界。

面前的挺拔的宗门门楼上三个苍劲大字“长生宗”!

这,就是宗派吗?我未来将要呆很久的宗派!

叶小岱喃喃道。

虽然在空中已经见了不少宗门外景,当真正踏上这一片土地的时候才感受到震撼!

放眼望去到处都是着宗门服饰的弟子在御着剑飞来飞去。

每一个都很忙,很少有围在一起闲聊的,都是在自顾自的忙着自己眼下的事情,就算是看到秦安,这些弟子们也不过是过来微微低头道一声长老,便又匆匆离去。

叶小岱没有看到勾心斗角,没有看见恶意斗殴。

这,才是真正的仙人风采!

“呵呵,这就是我们长生宗,很不错吧?”秦安脸上笑意不减道。

“嗯!”叶小岱狠狠的点了头。

待在这样的宗门里,应该也是一件很舒服的事吧。

“走吧,带你去见见我们的宗主。”说完又坐上了葫芦,朝着宗门深处飞去。

这次叶小岱没有跟着秦安上他的宝贝葫芦,而是祭出了自己的法宝,那一把凡级一品法宝。

御剑飞行作为最基础的灵力使用技巧,叶小岱自认没有不会的道理,很快便跟上了秦安,稳稳地在后面飞着。

不一会宗门大殿就到了,这里只有一个看起来比较邋遢的老者。

“老秦,这就是那个十六岁的灵识境吗,快让我看看。”

一个不修边幅的老者瞬间就到了刚落地的叶小岱身边,伸手就要抓叶小岱的手腕,叶小岱往旁边轻轻一躲,没躲过,被老者轻松抓住了手腕。

“老乞丐你干嘛!”秦安很是愤怒,一道匹练朝着老者打了过来。

“嘿嘿嘿,别生气呀,我就是看看这孩子的骨龄。”老者嘿嘿一笑,手指往空中一点,一个小小的阵法浮现出了将匹练化解。“看你急的,不过这小子还真是十六岁,看来我捡到宝了。”

“你捡个屁!”秦安很是愤怒,自己千里迢迢带回来的弟子,这老不死的居然想摘桃子,真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