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宗主来了

“这孩子究竟选哪一峰,这可不是你能做决定的,归根结底还是要看本人是怎么想的。”邋遢老者笑眯眯的看着叶小岱。

叶小岱此刻一脸懵逼,我啥时候成香饽饽了,自己咋不知道。

“我们都没来呢,你们俩在这里争啥争。”一道女性清冷的声音传来。

又有几道气势逼人的身影在大殿里浮现,其余几峰的大长老也到了。

“小子,来我们花峰吧,我们花峰虽说女修较多,但实力可不比其他峰弱。”花峰大长老冷声说道。

叶小岱不由得有些惊讶,虽然听到花峰这个名字就知道花峰女弟子比较多,大长老可能也是一位女子,可要不要这么漂亮。

面前女子穿白色的道袍,袖口上绣着淡蓝色的莲花,银丝线勾出了几片祥云,下摆密麻麻的一排白色海水,云图,心前是宽片锦缎裹胸,身子轻轻转动长裙散开。

随意札着流苏髪,发际斜插芙蓉暖玉步摇,淡扫娥眉眼含春,带一洁色面纱,浅浅遮住了半张脸却还是孤傲冷艳。

又转身看了看身边的秦安和这个邋遢老者,差距似乎有点大。

秦安悄悄凑过来,趴在叶小岱耳边轻声:“她叫王冰冰,我们长生宗第一美人,但是小子你可别被她美貌所惑,有没有听过长得越好看的女人越是危险。”

“说什么呢!”空气中突然一阵阴冷,一笔直长剑就搁在了秦安的脖子上。

“嘿嘿嘿,小师妹,你这就见外了不是,我在跟叶小岱说师妹你年轻的时候比现在还漂亮。”秦安冷汗直冒,长剑上的阴寒逼的自己动也不敢动。

“哎呦呦,这是谁惹我们小冰冰生气了呀。”

夸张到极点的声音突然在门外响起。叶小岱眼前一晃,一个骚气冲天的身影就出现在了面前。

秦安开始对着叶小岱并朝着叶小岱使了使眼色,通过他嘴巴的一张一合,叶小岱能看出来秦安说的话是:这是宗主。

什么?这是宗主?王长生?

就眼前这位?明明是个身形高大的男子,宽肩拔躯,却偏偏穿了一件花里胡哨的长衫,脚下蹬着一双鹿皮长靴,看起来有些不伦不类!

“小冰冰,跟师傅说,是哪个逆徒欺负你了,我帮你收拾他!”王长生大义凌然的说。

然后,空气凝固了,王冰冰瞪着秦安的目光也转移到了王长生身上。

觉察到佳人俏脸越来越阴沉。“害,我这肚子闹腾的厉害,怕是昨夜受凉了!那啥,你们忙,我就先走了。”王长生一副痛不欲生的表情,手捂着自己的肚子,似是下一刻就要死去的样子。

什么玩意,王长生伸手一摸,入手一阵冰凉,架在秦安脖子上的剑架到了自己的脖子上。

“你在逗我玩吗,你一个灵婴境着凉了?还有闭上你的嘴巴,再叫我小冰冰小心我斩了你。”王冰冰恶狠狠的说。

一语出,叶小岱震在当场,表情古怪地朝王冰冰望去。

王冰冰虽然是一个不弱强者,但在长生宗中不过是一个长老罢了,这位王长生可是长生宗宗主!

以长老的身份,竟敢让宗主闭嘴?还拿剑对着宗主!

这岂不是大逆不道?

更让叶小岱惊到下巴脱臼的是……王长生还真就闭嘴了!

而环顾四周,其他人对这一幕似乎也是见怪不怪的样子,没有半点责怪王冰冰以下犯上的意思,反而有几个人冲王长生投去鄙夷的眼神!

叶小岱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崩塌了……

他蹦出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宗主是个假的!所以王冰冰可以不给他一点面子,甚至其他人都可以拿眼神鄙视他。

但仔细一想又不太可能,眼前这货体内的力量波动他感受的清清楚楚,绝逼比其他所有长老的都要深不可测。

这家伙绝对是在场所有人中最强者。

而整个长生宗所有长老都在这了,这货不是宗主还能是谁。

杨开顿时糊涂了,总感觉长生宗这群高层有些怪怪的。

或许是看出了叶小岱的疑惑,我们的秦安长老再次凑了过来:“不要疑惑,这就是我们长生宗最强者,宗主王长生。”

这边王长生也不生气,反而嘿嘿一笑:“徒儿别生气嘛,生气了会长皱纹的。”

“你再说一遍?信不信我剐了你。”王冰冰俏木一瞪,手中长剑晃了一下。

“别别别,我徒儿那是很漂亮的,咋可能会长皱纹,谁敢说我小徒弟长皱纹我劈了他!”

“咳咳,快放下,这么多人看着呢。”王博推了推脖子上的剑,示意让王冰冰把剑放下。

或许是给宗主面子,王冰冰将长剑收入剑鞘,便抱着剑站在一边一言不发。

“看什么看!该干嘛干嘛去。”感受到自己脖子上的剑被人拿了下来,王博“恶狠狠”的说道。

围观人群一秒散开。

“你就是叶小岱?”王长生忽然一本正经地道。

叶小岱忙理了理衣袖行了一礼“弟子参加宗主。”

“嗯,看起来不错,那你今天在这大殿内可看到了什么吗?”

叶小岱强忍笑意,正生说道:“禀宗主,今日弟子眼睛和耳朵有些不适,弟子什么也没看到。”

“嗯,很好,孺子可教也。我且问你,你知道自己将要在宗门选择一峰作为未来修炼之所吗。”

“弟子知晓。”叶小岱回答道。

“那你想好自己要选择哪一峰了吗?”

“弟子暂时未曾想好。”

“你要是愿意,其实我宗主峰也是可以来的。”王长生沉声道。

“弟子愿意。”能入这长生宗最强者门下,自己以后岂不是可以在宗门横着走了。

虽然这个宗主看起来不咋靠谱,叶小岱在心里打起了小算盘。

“啊?宗主,咱不是说好了我去接人,就让这弟子入我门下吗?”秦安怒道。

“嗯?我说过吗?”王长生挠了挠乱蓬蓬的头发。

“你说我说过没有?”王长生抓住了一个路过的弟子问。

“宗主说没有说过那自然是没有说过。”刘铁牛此刻颤颤巍巍道。

“你看吧,本座向来一言九鼎,教导弟子也都是教导他们讲诚信,本座不会去骗人,也不屑去骗人。”

说到这里,他转头看向一旁,道:“小冰冰……”

话音刚落,便被王冰冰恶狠狠地瞪了一眼。

“咳咳……王长老!”王博连忙改口。

“属下在!”王冰冰出列,肃容回道。

“刚才的话你也听到了,这事你安排一下如何?就让他现在你那暂住一段时间。”王长生道。

这次不等王冰冰回复,王长生就那么滴,嗖的一下就消失了。

留下了愤怒的秦安和一头黑线的众人。

“气死我了,这死老头,下次再这样问我要丹药看我给你给你不,宗主了不起啊?”秦安袖子一甩,也飘然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