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萧潮珏的邀请

两人结伴离开,叶颂缓缓吐了口气,前世的恨意太深,在吃饭期间,他不止一次本能地想要将这两人送入黄泉,都被他抑制住了。他不断靠苏自己,时机未到,时机未到,总有一天,他会让这两人痛不欲生!

出了餐厅,叶颂在江海城区闲逛了一阵,在他眼里,江海城区已经是他预定的领地之一了,了解它很有必要。许久不见江海城区,这里的地形给叶颂一种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北边是商业区,南边是居民区……

太阳逐渐落山,逛了一个下午的叶颂前往天权酒吧,他可没忘了现在他还是个卑微打工人。

对于酒吧来说,这个时间段还算破晓,客流量稀疏,酒吧内也挺安静,只是时不时地传来工作人员们整理卫生的碰撞声以及某些吃干饭的家伙的闲聊声。

叶颂不确定萧潮珏会不会看到,但他还是按照在萧潮珏面前表演的人设,勤勤恳恳地拿着抹布反复擦拭今天凌晨就擦过的酒台,面色专注,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酒台,一副认真模样。即使有其他人上来搭话,他也只是礼貌地回了几句,后认认真真地继续工作。

随着夜色愈发昏暗,酒吧逐渐沸腾起来,斑斓的灯光晃动起整个酒吧的灵魂,声浪一层高过一层,待叶颂晃过神来,上次的光景重现,人们摇摆着身子,相互碰撞,肉浪翻滚,继承父亲容貌的他再度被几个看上去三十出头的女人团团围住。

这大概就是轮回吧。

叶颂也是如上次般表现出一个害羞的小男孩应有的姿态。

监控室内,早已等候多时的萧潮珏兴致勃勃地盯着屏幕中的叶颂,顶着张叶哥的脸,却一副害羞的样子,手足无措地被几个女人上下其手,这一幕她简直百看不厌啊!简直是她梦里的画面,要是能够更加深入,那该多好!

哼,背信弃义渣男的下场!

萧潮珏嘴角勾起笑意,她渐渐将叶颂当作了年轻时的叶齐峰,相当迫切地想要看到他窘迫的模样,想要听到他无助的呐喊,甚至想要……

将叶颂关在自己私人的地下室,仅供自己观赏,玩弄,折磨!

想到这,她嘴角的笑意僵住了,自己怎么会想到如此阴暗的事情?

我招叶哥的儿子来上班是为了帮他啊!怎么能有了这样的念头!

不对劲不对劲,这念头绝对不对劲啊!她连忙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像是想要设法将纲刚出现的阴暗想法驱散,可这想法却如同附骨之疽一般缠绕在她的脑海中,无法消散。

让叶哥像狗一样,赤身裸体,用四肢走路,拉出他的舌头,脖子套上一圈项圈,她牵着项圈的另一头,在公园里散步……

啊,公园人太多,对目前的她来说还是太刺激了,先在家里自个儿试试吧!

萧潮珏的念头不知何时从“我为什么会想到这种事情”到“这种事情应该怎么准备”,权倾一时的她丝毫没有对「秋毫司」的畏惧,横行无忌。自从她将可能阻挠她随心所欲办事的两名血亲,入赘的废柴,族里的权重者统统解决后,势力强盛的萧家变成了她的一言堂,在江海城,她便是规则。

即使是前几个月一怒之下将顽固的叶齐峰夫妇杀害,她也只是愧疚了几分钟,待尸体被焚化后,心中的不舍便随着骨灰一齐随风飘散了。

嗯,这几个女人真碍眼。

心态逐渐转变的萧潮珏看向缠着叶颂的几具躯体的目光变了,她忽然不想按计划那样,默默培养叶颂,让叶颂有自如应付这些突如其来的事件的能力了。

毕竟现在的叶颂,在她眼里已经是她的所有物了,怎么能容许其他人染指?

“去把那几个女人杀了,然后将那个男的请过来。”

即使是酒吧尚在营业,气氛正处于最沸腾的时候,萧潮珏也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命令手下闯入酒吧。

很快,几名一身西装墨镜的彪形大汉气势如虎,冷峻的气场使得整个酒吧凝滞住了。

但依旧有极个别不明所以的人在大汉面前扭动着臀浪,而后被一名大汉一脚踹倒,在地上哀叫连连:“你们这是蓄意伤人!我要告你们!”

大汉表情冷漠。又是一脚将在地上挣扎的家伙踢到一旁。

几人往酒吧另一侧走去,所到之处人们纷纷让开一条道,形成真空区,一路畅通无阻。

叶颂发现,这些大汉似乎是往自己这边走过来的?

来者不善啊。

“我们老板叫你过去。”

大汉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柔和,但长期不说话的他发出的声音像是地底索命的幽鬼,嘶哑狭长。

叶颂回忆了一下自己可能认识的大人物,想了想,这个老板应该是萧潮珏,毕竟这个时间段,“大人物”里,他也只和萧潮珏有交集。

“好,我这就去。”

他点点头,挣脱那几个女人,在众人或是疑惑,或是震惊的目光中进入了萧潮珏在这个酒吧的办公室。

“你们,死。”大汉们死死抓住那几个女人的脖子,拎着就出去了,女人们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被拖出酒吧,没有任何挣扎余地地被拧断脖子,尸体被面包车运走。

经这一幕,酒吧里的人多数跑光了,只剩下极少数无所谓生死的烂人依旧在醉生梦死。

“不可能的!”叶颂表现出极度的恼怒,这是一名桀骜的刚毕业大学生面对富婆“我养你,来做我的狗。”时,表面上应有的态度。

看着愤怒的叶颂,萧潮珏漫不经心地笑出一个满意的月牙,要是他一开始便表现得很温顺,那多没意思?

如果可以,这个玩具她会慢慢玩弄,逐渐让他成为除了讨好她以外,什么都不会的私人物品。

“你没法反抗的,小家伙,我建议你还是乖乖过来,当然,这只是建议。”萧潮珏坐在椅子上,一只手支撑着脸,笑颜如花。

“我不同意的话,你还能逼我不成?”叶颂被气得面色涨红,“你这里的工作不要也罢,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好好好,工资就当我作为你父亲朋友,送你这个小辈的礼物了。”

“你是我父亲的朋友?”叶颂愣了一下,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那你还说这种话?”

“我是你父亲朋友和你是我养的小男友有什么关系吗?”萧潮珏不解地反问。

“你刚才说的可是让我当你的狗,什么时候成了男朋友了?”叶颂反驳,“就算是当你的男朋友,你也不看看自己多大了?你当我妈都可以了!阿姨!”

萧潮珏眼睛一亮,对啊,虽然叶哥宁死也不同意和那个间人离婚,和自己结婚,但是如果成了叶哥孩子的妈妈,叶哥不就成了自己的丈夫了?至于自己之前想的那些画面,害,先成干儿子,再干儿子,徐徐图之,她体验到了更多的玩法!

“其实吧,先当你妈也不是不行,来,乖儿子,喊声妈听听。”

“啊?”叶颂瞪大双眼,瞪出一个精密的圆形。

“妈妈很有钱的哦,你现在很缺钱吧,饭都吃不起了吧。”萧潮珏诱惑道。

“我就算饿死,从这里跳出去,也不会吃你的软饭的!”叶颂甩袖离去。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