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萧潮珏将入星辰大海、艾斯德斯即将到来

萧潮珏老神在在地注视着叶颂愤然离开的身影,这小家伙不可能逃脱她的手掌心。

待叶颂离开天权酒吧后,萧潮珏打了个呵欠,起身,在一众保镖的簇拥下,乘车也离开了天权酒吧。

“蕊妹,来打麻将啊。”车内,萧潮珏拨通了自己闺蜜唐蕊的电话,她有段时间没打麻将了,今天手有点痒,想要去杀几把。

可没想平日最积极打麻将的唐蕊居然吞吞吐吐地表达自己现在并不想打麻将:”珏姐,麻将,妹妹我戒了,不玩了。”

“哈?戒了?你老公的枕边风终于起作用了?”萧潮珏知道唐蕊的丈夫不喜欢唐蕊打麻将,一直在明的暗的劝唐蕊,萧潮珏还以为他这辈子都不会成功,却没想到唐蕊居然在今天搞定了?

萧潮珏开玩笑道:“怎么?他拿生命胁迫你了?人已经站天台上了?”

“没,没。”电话那头的声音显得有些急迫:“他给我推荐了一款游戏,现在我在打着,啊,又死了!”

“游戏?”萧潮珏听到这两个字,有些难以置信,她印象里游戏就是给像她儿子们这样的小年轻玩的,唐蕊一个快四十的妇女怎么也会玩起游戏了?

“就是前两天新出的「星辰大海」,挺好玩的,珏姐也试试吧!也不耽误时间,游戏有深度睡眠系统,时间倍率还是一比二。”唐蕊登出游戏,摘掉头盔,她明白萧潮珏要不要尝试一件事情,最先衡量的因素就是所付出时间与所得收获,于是她介绍起游戏来:“这是款杀怪升级,组队建城的游戏,拥有完全沉浸的游戏体验,在游戏内玩家与现实中的观感几乎一模一样,这里有剑与魔法,金戈铁马,龙与精灵,冒险与发展等等,虽然我一直想要在里面煮东西来着,但好像副职业等级还没到。”

听完唐蕊的介绍,萧潮珏一阵无语:“你怎么说话和个客服一样的,除了最后一句话,其他都好官方。”

“我照着它的宣传语念的。”唐蕊老实地说道。

“虽然你刚才说的话我很多没听懂,”萧潮珏看着车窗外高耸的斑驳大厦,若有所思:“但我承认我被安利到了。”

萧潮珏打算先试试这能让唐蕊这种标准家庭煮妇放弃心爱的麻将的游戏,她给这个游戏三小时时间来勾起她继续游玩下去的欲望。

“「星辰大海」的游戏头盔,我回家后要看到。”萧潮珏对前排的司机说道。

……

这片大陆被冰雪覆盖,天地一片白茫茫,本万籁俱寂的北方大陆,此刻正有两军交战,一方是古久帝国的大将军艾斯德斯带领的北伐军,另一方则是盘踞冰天雪地近几十年的新晋王国的倾国之军,由王国最高统治者摩克利莫率领,抗击气势汹汹的帝国北伐军。

摩克利莫本以为他们与这腐朽帝国的军事差距早已被时间抹平,却没想到这艾斯德斯竟非人般强大,身先士卒,一挥手便是一座遮天冰山自高空陨落,杀得他们溃不成军。

横扫十八部落,一统北方大陆的傲气被这巨大巍峨的冰山碾碎,摩克利莫面如死灰,跌下战马,浑身瘫软,如失去了灵魂般烂在被己方士兵鲜血染红的雪地上。

“只是如此吗?”将二十万俘虏统统聚在一个她一人以异能挖掘出来的巨大冰坑之下,艾斯德斯俯视蛮夷:“将这些臭虫,埋了。”

埋了?

摩克利莫心神狂癫,他缓过神来,抬头看向那高高在上的恶魔之萃。

百万将士在一面倒的屠杀之下仅剩二十万,如今这恶魔居然还要把俘虏都埋了!?

“你怎么敢!”摩克利莫嘶吼道,这种天愤人怨的事情,她是怎么想出来的!

“埋了!”艾斯德斯没有搭理如丧家之犬般的家伙,命令士兵填土,虽然她自己一下子就可以招出一座冰山来埋葬野狗们,但从那个地方回来后一直心情烦躁的艾斯德斯更想要看着这些蛆虫临死前挣扎的苦痛模样!

“不!不要……”身负重伤难以动弹的摩克利莫只能够无助地看着高处不断落下滚滚巨石,听着曾经一起剽掠城镇,烧杀抢掠,不时有滚烫的鲜血溅在他的身上,如一道道刚出火的烙印,刺痛着他污浊的灵魂。

“求求你,我求求你!”摩克利莫强撑起最后一口气,朝着高处的胜利者重重地跪下,五体投地:“您是强大的军神,手下的士兵是钢铁的枪锋,是不朽的盾弓。伟大的帝国大将军啊,饶了卑贱的蝼蚁吧!”

或许是摩克利莫低姿态的乞求起了作用,还是艾斯德斯早有预谋,总之,在听完摩克利莫的乞求后,艾斯德斯召唤出一把硕大无比的冰爪,将摩克利莫从冰坑下抓了上来。

“舔。”坐在冰王座上的艾斯德斯将修长的腿压在另一只腿上,优雅地翘平脚尖,黑色高跟鞋尖指向摩克利莫。

摩克利莫面色难看,她居然要他舔她的脚!这在视女人如货物的北国是莫大的羞辱,北国人听力灵敏,已经有不少人在朝着他嘶吼,他们宁死,也不愿看到自己的国王伸出舌头在一个女人脚下求生!

本就因「痛饮」情绪难控的艾斯德斯轻蔑地咧了下嘴,脚尖一扭,高跟鞋尖拍在摩克利莫的脸上,传出清脆的响声,摩克利莫的一边脸被踢得愈发红润。

“我让你上来,是做什么的?”

跪倒在地,体无完肤的摩克利莫呼吸一窒,颤抖着闭上眼睛,缓缓伸出自己的舌头,探出脑袋,一下又一下地舔舐起艾斯德斯染血的黑色高跟鞋尖。

艾斯德斯眯起凤眼,惬意地扭了扭脖子,而后手肘靠在王座的靠椅子上,手掌扶着如雪的脸颊,随着摩克利莫的舔舐,内心那股难言的欲望愈发强烈,不自主地想起自己被召唤后,遇见的那只敢咬她的蝼蚁。

另一只手向脖间探去,牙印随早已在她身上消逝,却仿佛刻在了她灵魂上,这几天她总是心神不宁,不时便想起叶颂,想要……

可恶!

艾斯德斯皱起眉头,高跟鞋踩到摩克利莫的天灵盖上,鞋跟左右旋转,没等摩克利莫说出自己的遗言,在他怨恨的目光中,便用鞋跟贯穿了他的天灵盖。

“蝼蚁,都该死!”艾斯德斯踢飞摩克利莫的尸体,甩掉脚上那双高跟鞋,赤足走在冰天雪地中,不顾坑下的唾骂,召唤出数道冰山,陨入巨坑。

北国百万将士,卒。

战后凯旋的艾斯德斯,面对年仅七岁的国王,推去了奖励的百万珠宝、绫罗绸缎,而去选择了申请休假一年。国王虽不解,但在一旁信任的奥内斯特大臣的建议下,同意了对帝国大将军的休假封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