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奇怪的寇匪窝

叶颂印象中,前世亢贺山脉深处应该是有几伙较低等级的寇匪纠集,占山为王。

寇匪统领必定掉落二十级突破素材「领地令」,而二十级后,就允许玩家拥有自己的领地了,这才算真正地开始了这款游戏的主线。

一路穿行于茂密的丛林之中,山脉深处的野怪已经高达二十多级,面板普遍在一星与二星之间,偶有三星生物出现,不过却难以伤两人分毫,豺狼野狗一并化作了两人的经验。

“菲儿,副本里表演得不错嘛。”两人又闲聊起来。

“领主你在说什么,菲儿听不懂呢。”

“占了我的便宜还不认?”叶颂笑眯眯地看向菲儿,当然,手中收割生命的剑锋没有停下。

“哎嘿~”韩菲儿扭头,不敢回复叶颂的问题,猛然冲上前杀怪。

不知过了多久,夜色渐沉,拥有面板加持的两人边杀边走,穿行了至少数万米,剑中亡魂不知其数,终于是发现明显的人类行动痕迹了。

一把铁斧横断巨木,远处高耸的山丘三面环岩,唯一空的一面围着一圈木栅栏,山谷内立着十几栋低矮的木屋,有袅袅炊烟升起,被残阳染红,飘忽若仙。栅栏外有几根衣着破旧,面色枯黄的瘦竹竿手持长枪,倚靠在上面,无精打采地眯着眼睛守寨。

标准的低级寇匪聚集地,这大概是一伙数十人、平均二十多级的最底层寇匪了。

以叶颂两人现在的实力,完全可以平推过去,杀掉寇匪头目,掉落「领地令」。

一开始两人也是这么想的,但出于养成的谨慎,两人并没有大摇大摆地从正门走进去,而是借助仙道一百零八技中的「遁息风匿」隐藏了身形,穿过玩忽职守的守寨人,进入了山寨中。

进来后叶颂便眼前一亮,他没想到山寨看起来窄小,内部却意想不到的旷阔,并且环境干净,五脏俱全,一眼望去,可以见到简陋的铁匠铺、裁缝房、炊事院,鸡鸭舍,几亩稻谷,地面上亦无杂物,黄泥路整齐干净,不少衣着朴素却面若温玉、仪态优雅的人穿行其间,低声交耳,笑意盈盈。

不对劲,太不对劲了。

两人交换了个眼神。

这不像是游戏初期的寇匪该有的状况,除了标志性的守寨瘦竹竿,其他方面完全就和“寇匪”两字扯不上干系好吧?

他们不应该是各个饥肠辘辘、满眼绿光、佝偻着身子,手持破旧兵器翻腾在充满生活垃圾、臭气熏天的破旧寨子中吗?

忽然,一名表情惊恐的男人顶门而出,特别的是,其应生有双臂的位置空荡荡的,袖口呈血红色,暗红的血液浇在地板上。

“错了!奴才错了!不应该逃的!不应该!”

男人高声咆哮,双腿颤抖着向村寨口逃去,却被跟来的几名大汉控制住,抱回了屋内。

“傻柱已经被被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了。”路过的女人悲哀地叹息。

“当贵族的狗当惯了,逃出了城又有什么用,已经不算是人了。”

“晨曦贵族没一个好东西,啊呸!”女人嘴琢了一下,吐出一口痰,落在了路旁的垃圾桶内:“徐子,那天天跑过来叫你‘孩子’、‘孩子’的春菜大娘肚子最近……?我有几天没见她了。”

“她归天了。”徐蒙沉吟许久,缓缓吐出几个字。

“唉……”陆夏叹了口气,随后握紧双拳,斗志昂扬:“咱们既然带着使命到了晨曦王国,那么就一定会为世界净化这已经烂掉的恶心泥沼的!”

“嗯。”徐蒙望向热血的同窗,不免受其感染,沉闷的心情好过了不少。

“一个三十四级四星面板,一个四十二级三星面板?这山寨怎么这么奇怪?”

叶颂利用仙道一百零八技中的「洞明秋毫」看出了这两个对话的人的等级,太高了,山寨的其他人与之相比,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啊!

“领主,他们应该是人权帝国那边的人。”韩菲儿提醒叶颂。

叶颂挑挑眉,观察两人的仪态、气质,确实是不像晨曦这边的原住民。

晨曦、人权……

“前世的那个大版本主线任务?”叶颂忽然想起来前世开服两个月后的第一个主线大任务,那个调动了全球玩家的大活动。

名为「晨曦破晓」的「阵营对抗」类活动。

“难道几个月前人权帝国的先头兵就潜入晨曦境内了?”叶颂思索着。

「晨曦破晓」,明面上是晨曦王国积怨已久的贵族与贫民之间的冲突,实际上是古早神权与人权间的再次交锋,代表着旧天宫传承的天权帝国与代表着新锐人类的人权帝国之间的争斗。玩家可以自行选择加入任意一方,或是拥有领地令后自建势力,置身于这场晨曦王国的革命中。

前世的进程里,萧千韧作为天帝传承者,在这场战役里自然是率先支持了贵族,一呼百应,在他的号召力下,只有少部分触景生情,对贵族行为极度厌恶的新生者选择了贫民阵营,而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新生者都加入了晨曦贵族阵营。

自然的,在晨曦王国大统帅路克斯击杀晨曦寇匪最高统帅林班后,这场战役以萧千韧带领数以千万计玩家,不要命地以人海战术清剿晨曦王国境内全部寇匪告终。

萧千韧则是直接被天权帝国授予「归来的天帝」称号,以大量资源培养,册封的领地辽阔富饶,在玩家群体内风头无两,是新生者中当之无愧的王者。

相比之下,那时候叶颂早已被萧潮珏逮到地下室关住,自然是没有加入到这场大革命里,错失了诸多好处,封地、经验、部队那是一个没捞到,一穷二白。

“看来得跟他们提前接触一下。”叶颂算计着,既然萧千韧选择的是贵族,那么自己就不可能不站在贫民这边了。而帮助流民的人权帝国,他也有必要提前打个照面。

至于怎么打嘛……

打入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