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人生如戏

按照叶颂的计划,这次他们是受贵族压迫,无奈逃亡的普通贫民。

本来今晚应该有他参演的,但系统显示他的在线时长已达十小时,他只好先“植物人”一个晚上了。

待叶颂下线,韩菲儿抱着他的躯体,潜行着穿过守寨人身边,躲进了一处隐蔽的草丛。

韩菲儿酝酿了会情绪,一只手费劲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眶,另一只手挥舞剑锋,在自己和叶颂身上留下些许血痕,待血痕滴滴答答凝成暗红色,才踉跄着脚步走向山寨。

“什么人?”

守寨的瘦竹竿虽看上去弱不禁风,但毕竟是二十多级的人了,自然是很快便发现了浴血的两人。

“我们是从飓风城逃出来的,没地方住,能不能收留我们一段时间啊!”浑身伤痕的菲儿哭诉着,她似乎脚都站不稳了,身体止不住地发颤:“我家丈夫被欺负得已经失去意识了,求求你们了!”

端是楚楚可怜。

两瘦竹竿交换了下眼神,走上前,安慰道:“快进来吧,你们伤得太严重了,我们寨里有从城里逃出来的医师,现在在那个房子里,可以给你们抓个药。”

说罢,手指了指不远处的木屋。

韩菲儿惊喜地狂点头,对两人投以感激的目光,弓腰弯背地再次走进寨子中。

“你好?”

韩菲儿推开木屋的大门,迎面而来的便是扑鼻的药草味,屋内光线尚可,满墙的小木柜前整整齐齐地贴上了标签,一名身着晨曦医师服的年轻女医师正在聚精会神地操作着手上的玻璃器具,各色试剂在不同规格的容器中辗转。

见有人进来,医师立马放下了手中的活,将器具放在试管架上,望向来者。

“啧,这是要死了?”医师仅看了两人一眼,便转身从柜台里拿出几瓶泛着流光的药水瓶,开始倒弄起来,将红的倒入白的,然后手中绿光冒起,试剂变换着颜色,将最后天蓝色的试剂倒入一木碗里。

“快点喝。”她将试剂递给两人后,又开始自顾自摆弄自己的器具了。

初级治疗药水?这地方居然有个药剂师?

“谢谢!“韩菲儿连忙接过药剂,慌张地将药水全部灌入叶颂的嘴中,自己则是轻轻地吮尽残留在叶颂嘴边、试剂壁上的药水。

“给他喝那么多干嘛?”医师皱起眉头,无奈地再次停止手上的操作,又是重复之前的调配过程,绿光再现,将药水递给韩菲儿:“你们这伤势一人一半就够了,瞎整。”

“医生,这药剂,我不用了。“韩菲儿将逐渐伤口愈合的叶颂躯体放在一旁的床上,推辞道。

“呵,不收你钱,拿着吧。”医师抛出药水,韩菲儿只好慌忙接过。

“谢谢!谢谢!”韩菲儿反复弯腰致谢。

“别吵我,伤养好了就去找寨主,别想吃白饭!”医师烦躁地挥挥手,然后聚精会神地进入了自己的世界。

韩菲儿小心地喝了三分之一的药水,维持着自己表演的人设。

不知过了多久……

“若离姐,我们又回来啦!”

明朗的上扬声从门外传出,随即则是大门被打开,此时已是星夜,一男一女走了进来。

“小声点。”刚结束操作的柳若离抬起头瞪了陆夏一眼。

“哦哦……”陆夏双手捂住自己的嘴巴,扭头看向角落里的伤员,连忙充满歉意地望向韩菲儿。

韩菲儿微笑着点点头。

“冒失鬼。”柳若离轻声补刀。

“啊……”陆夏受伤般捂住心口,走上前,朝着柳若离方向倒去。

柳若离身子一闪,避开了倒下的陆夏。

陆夏就这样直愣愣地砸在了地板上。

“你不爱我了吗,若离姐!”陆夏一只手撑起身子,另一只手捂着鼻子,低声愤愤地说。

柳若离挑挑眉,望向已经坐在另一个座位上的徐盛:“管管这疯婆娘吧!”

“管不了。”徐盛饮尽凉茶,随着清爽的液体滋润消化道,浑身都仿佛通透了许多。

“这位姐姐是哪里来的啊?”陆夏是闲不住,轻手轻脚地走向韩菲儿,将目光望向这屋内的新面孔。

“飓风城人,逃出来的。”韩菲儿疲惫地笑着。

“也是被逼的?”陆夏皱起眉头。

“疯婆娘哪来那么多问题?”柳若离走过来,轻拍陆夏的脑袋。

陆夏作吃痛状:“坏女人,你再也不是我最爱的若离姐了,哼!”

“赋税实在太多,地再也种不起,只好逃出来了。”韩菲儿勉强挤出一抹笑意,但在场清醒的任何人都可以从中看出浓浓的疲惫与绝望。

如堕深渊。

“姐姐是农户啊,太惨了。”陆夏投以同情目光,却又被柳若离拍了下脑袋。

“这又是干嘛啊?”陆夏一脸无辜地扭头看向柳若离。

“没啥,手痒。”柳若离将手放在嘴边,缓缓地呼了口气。

“既然已经来了这里,那就是咱们破晓寨的兄弟姐妹了,躺着的这位是?”陆夏双手叉腰,一副大姐大模样。

大家都能感受到两人之间的使徒契约。

“我是他妻子,也是他的使徒。”韩菲儿说这话的时候,表现得十分自豪,久违地挺直腰杆。

“郎才女貌,郎才女貌。”陆夏打量着两人,总觉得两人身上似有神光闪烁,不像是户农民啊?

错觉?

在韩菲儿将自己的「往生姑获鸟」暂时替换成「混血人族」之后,陆夏的那股感觉便消失了。

“柳姐,今天出去狩猎的时候出了点情况,我们先去找寨主汇报了。”品完茶的徐蒙站起身,向柳若离打了声招呼,便拉着陆夏走了。

待两人走后,柳若离指了指另一间里屋:“今晚你们睡那里,明天再找寨主登记。”

“多谢!”韩菲儿向柳若离道谢,而后抱起躺着的叶颂,走进了里屋。

这男人怎么还没醒?嗜睡?

柳若离看着韩菲儿进屋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按照她的「望术」所示,两人应该没有什么异常状态了啊?

到底是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