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再战!

“什么帐啊?”王狗蛋讪笑,想要站起身。

“你这头上的东西怎么来的心里没点数是吧?”叶颂指了指「破风者PLUS」,按住王狗蛋的头,使其无法起身。

“这东西……这东西我还不如不要!”忽然,王狗蛋郁闷地哭丧着脸,颓然说道。

“嗯?”叶颂不解,「破风者PLUS」虽然有着很恶心的负面效果,但其为团队提供的黑雾免疫在任何时期都是十分有用的,王狗蛋怎么还不想要了呢?

“不知道是哪个鳖孙,在我做潜行任务的时候,突然触发了「破风者」的进阶条件,尼玛我直接暴露,当场被揍得奄奄一息,然后被你刚才杀的那伙人捡尸,被种下了一个叫「囚徒咒」的玩意,受人摆布,复活都没用,还在,草了。”

王狗蛋喋喋不休地诉说着自己的悲惨遭遇,一脸生无可恋:“要不是那个老头说可以解,我早退游了。”

“潜行任务?老头?”叶颂疑惑:“具体些?”

前期潜行任务一般是没什么生命危险的啊,以王狗蛋的等级,怎么会身负重伤?

只有一种可能,这个潜行任务不简单,老头也不是普通老头。

而且既然是王狗蛋前期进行的任务,自然,“格调”是不会太低的,他了解一下,说不定可以……

“我告诉你,你可以不杀我吗?”王狗蛋心存侥幸,毕竟十天的新手保护期已经过去,而这游戏的死亡惩罚实在是太严重了,如果这时候死去,再复活,可跟不上第一梯队了。

那不得让那个小白脸阴阳怪气?

“你说,我很讲信用。”叶颂微笑道,扶起王狗蛋:“一个称号而已,我也不是很稀罕。”

“真的?”王狗蛋难以置信地向叶颂确认道。

叶颂点点头。

“那我说了,是一个穿着青白袍的神秘老头给我发布的任务,叫我去一个满地冒着紫色火焰的鬼地方偷东西。”王狗蛋一边说,一边还用手比划着。

“青白袍?”叶颂回忆了一下前世的那些青白袍人物,皱着眉头:“具体点,还有什么其他特征?”

“其他特征?”王狗蛋想了想,左手成锤,右手张开,啪地一声:“我们每次见面都是在一处巨大废墟,他老是坐在上面的王座上,废墟周围都是残存的黑雾。”

叶颂忽然有些头绪了,他也明白为什么前世王狗蛋一直和萧千韧作对,两人杀得大地水深火热的原因,原来这么简单啊。

阴魂不散的老东西,就该在数个世纪前一齐尘归尘,土归土。

这已经不是你们的时代了。

“我可以走了吗?”王狗蛋抬起脚,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走吧走吧。”叶颂眯起眼睛,挥手,像是给王狗蛋送别。

王狗蛋转身,快步离开。

簌簌!

“我就知道!”

一道土黄色护罩出现在王狗蛋周身,是老头奖励给他的新仙法,可以抵挡同等级的技能……才对啊!

寒芒穿过,护罩应声破裂,触发了王狗蛋的地临护盾,却也难以格挡,光芒衰减,刺入他的臂膀,鲜血激出。

“你多少级了?”王狗蛋踉跄地往后退,一脸震惊,这家伙居然一瞬间就突破了他的防护罩?

“两级而已。”叶颂微笑,又是一道寒芒射出。

“不讲信用的家伙!”王狗蛋连忙召唤出另一个护盾,却难以招架,另一只臂膀也被穿透。

叶颂摇了摇头,提示道:“我可没有不讲信用。”

“什么?”王狗蛋回忆了一下刚才的对话,自己被耍了!

“你们城里人就爱玩文字游戏!”王狗蛋恼怒地盯着叶颂。

“这可是你教我的。”叶颂依旧是保持着微笑,又是扭头看向身旁跃跃欲试的韩菲儿:“你不来几下?”

韩菲儿眯起眼睛,抬起胳膊,手掌张开,也是一道寒芒凛冽射出。

寒芒穿透了王狗蛋的大腿,令他难以支撑身体,再次倒在地上。

“你们……你们别逼我!”王狗蛋怒吼道,自己这是要被人虐杀?

“有什么招数,快点使出来吧。”叶颂哈了口气,一脸不屑。

而王狗蛋也是被叶颂的神态气得愈发怒火中烧,这时,他意外地发现自己那沉寂已久的呼灵蛋有了反应!

前几次的召唤都被甩了一脸冰锥,现在恶魔之萃居然在主动要求他的召唤?

王狗蛋狂喜,连忙从背包空间中拿出最后一颗呼灵蛋。

还没等他念咒,呼灵蛋便化作漫天风雪,呼冽着风声,而后数不尽的冰山自天穹落下,目标正是叶颂所在的那片区域。

“这!”王狗蛋忽然发现这冰山实在是太大了,如果陨落下来,他也得和这对狗男女一齐死啊!

“不愧是恶魔之萃啊。”叶颂感慨,却是呼出一把通体玄黄的朴素长剑,随手一挥,将离自己人比较近的冰山斩碎,还顺便把王狗蛋补了个刀。

破风者PLUS到手!

叶颂看着失而复得的称号,露出满意神色。

而且……

他又抬头,看向高高天穹。

看来,今天,收获颇多啊。

漫天风雪在他的斩击下被一扫而空,一时间,万里晴空,天穹上只剩一名白衣素裹的银发古典美人。

当然,最好无视美人脸上狰狞的表情,才称得上素雅。

“我说了,你会回来找我的。”叶颂望向艾斯德斯。

“爱耍小聪明的蝼蚁。”艾斯德斯说完,忽地蹙紧柳眉,改口道:“不,这气势,变强了。”

“你现在可打不过我。”

“哼!”艾斯德斯没有再站在天穹之上,而是落回了大地。

“还是要打的吧。”叶颂握着长剑,前世也不是没和这疯婆娘打过交道,自然是了解她的性格。

好战,信奉弱肉强食,认为强者支配弱者一切天经地义。

“你的名字。”艾斯德斯,雪国部落的遗孤,千年来恶魔之萃的最佳适配者,冷冽的战斗狂,正在对更强者发起挑战。

“嵩烨?叶颂。”叶颂想了想,还是说了自己的真名,毕竟这名字,艾斯德斯早晚要知道的。

“艾斯德斯。”脖颈下的白皙皮肤表面,独属于恶魔之萃的黑色印记闪烁起深沉的暗红血光,这是她体内恶魔之萃汹涌流动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