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春晓之地

春晓平原,位于晨曦王国、皎月王国与盛阳王国三国交界处,是黑雾最密集的地方,地形复杂,层峦叠嶂,东接九曲百折的天明江,北方紧靠绝天山脉,南方便是妖精森林。

因机遇颇多,又是三国交界,故纷争不断,罪恶横行,是为一片无主之地。

群雄并起,荡寇郁结之下,有人说,在春晓平原,脚下的每一寸土地都掩埋着亡者的骨肉,每一滴泉水皆流淌着不甘的鲜血。

这也是第二个版本大任务的主要战场,同时也是王狗蛋的登基之处。

叶颂通过「破风者PLUS」提供的视野,确定了王狗蛋此时已经在这春晓平原。

在传送阵尚未解锁的新手时期,叶颂与韩菲儿只好徒步从飓风领杀到春晓平原,花费了数日,期间叶颂向韩菲儿介绍了新加入的弦乐忒。

“弦乐忒小姐,请不要离领主那么近。”韩菲儿蹙着秀眉,这精灵怎么这么不知廉耻,穿着如此情qu的紧身衣,又用她那下作的身子靠在领主身上?

“这不是使徒该做的吗?”弦乐忒一脸迷糊,歪了歪脑袋,望向叶颂,不解地说,一头秀发搔过叶颂鼻尖,这才让叶颂晃过神来。

她前几天明明看到这人类使徒就是这样做的。

“怎么可能是啊!”韩菲儿上前,拉开两人,她就去前面侦察了下地形的功夫,这不要脸的精灵就凑上来了?

“原来不是吗?”弦乐忒反问叶颂。

“并不是。”叶颂一脸冷静,解释道。

“好吧。”弦乐忒点点头,安静地站在原地。

韩菲儿看叶颂的目光略微有些危险。

叶颂向韩菲儿微笑,岔开话题:“怎么样,前面是不是万灵谷?”

“报告领主,前方确实是万灵谷。”韩菲儿语气客气,低下头说道。

叶颂见状,走上前伸出手,紧紧搂住韩菲儿的腰。

其实韩菲儿根本没有生气,这只不过是他们生活中的小情趣罢了。

两人皆是心知肚明。

“走吧,这领主令要有作用了。”叶颂就这样搂着韩菲儿往远处的山林走去。

嗯?

弦乐忒盯着两人的背影,小小的眼睛里有着大大的疑惑,而后见两人逐渐走远,连忙甩甩头,跟了上去。

万灵谷,发展所需物资齐全且富饶,基础石块多为此处特有的「万灵石」,且境内有着玩家梦寐以求的「人力刷新处」、「资源刷新处」,是前世评价中,十大最完美初始领地之首,王狗蛋的镇岳帝崛起之路的基石。

不过这一世,叶颂可不会将这么完美的地方让给别人。

万灵石,坚不可摧,同等品质内,没有材质可以破坏它,且对魔力元素有着超高的吸收性。

人力刷新处,多是以一些奇异景观的模样展现于世,每过一个建筑周期,就会刷新出一定数量的生灵,在玩家使用「征召令」将其占用后,玩家可以消耗一定资源征召其中的生灵供自己调遣。

资源刷新处,与人力刷新处同理,不过刷新的是一些基础资源,凭空造物。

“在这里可以望见起源山巅啊。”叶颂忽然有个有趣的发现。

目力极尽之处,可以隐约看到北方有一直插云霄的尖峰,那里便是起源山巅,一年后游戏最终事件的主舞台。

“以前都没注意到。”韩菲儿也望见了。

“这一世一定要到起源山巅逛一逛。”两人心有灵犀,俯瞰世界的感觉,他们都想要感受一下。

弦乐忒忽然觉得自己在发光,这种感觉吓得她连忙检查身上的布带,生怕自己一个疏忽又要感受毒辣太阳的灼烧。

没事没事!

弦乐忒放松地呼了口气,而后又有些不解,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感觉?

正当三人各自感慨时,一道叫嚷打破了宁静。

“你们!站住!”

“嗯?”叶颂望去。

阴暗处走出来十几个人,身着石铠,装备整齐,此时正气势汹汹地走向三人。

叶颂像是想起什么,饶有兴趣,表情莫名地说道:“你们下一句,是不是,男的杀了,女的抓走?”

“男的杀……嗯?”为首的刀疤脸愣了愣,这家伙居然抢他的台词?

果然是他们啊。

叶颂了然,眼中凶芒闪烁。

“老大?我上厕所。”就在这时,那群人中走出来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男人,他表情扭曲,看上去已经憋急了。

哦?一箭双雕?

叶颂盯着男人头上大大的「破风者PLUS」,心情变得更加愉悦。

“上NM厕所!”刀疤脸大怒,伸出手狠狠地拍了拍王狗蛋的脑壳,晃荡!

震得王狗蛋配合地晃了晃,依旧表情温顺,不敢反击。

“这新人真事多。”有人在王狗蛋身后,狠狠踢了他一脚,踹得王狗蛋一阵踉跄。

奇怪了,以王狗蛋的性格,怎么会忍得下去?

叶颂皱起眉头,不应该吧,嚣张的大土王怎么会当个缩头乌龟?

“囚徒咒。”韩菲儿提醒道。

“差点忘了这群人的来历了。”叶颂反应过来,是这样啊。

太有意思了。

“不用走了,今天,你们都得死在这里。”叶颂走上前,对这群人说道。

“小子?脑子没问题?”刀疤脸不屑地昂起头,举起手中的万灵石剑,睥睨三人。

“看吧,学习「望术」还是很有必要的。”叶颂转头,对韩菲儿说道。

韩菲儿颇为感慨地点点头。

“找死!”见这小子还扭过头去,脾气暴躁的刀疤脸哪里受得了这气,挥舞着手中武器,就冲了上来:“盛阳烈风!”

道道金光笼罩刀疤脸身前,有轰隆爆炸声传出。

来势汹汹。

“三星四十七级。”叶颂只是平淡地将新手长剑在合适的时机刺出,在众人看来,只是一道寒光闪过。

噗呲!

异常轻微的声音响起,叶颂的剑势如破竹,穿透了刀疤脸的胸膛。

“呃呜?”刀疤脸难以置信地低下头,看着剑锋从自己的胸口拔出,溅起一阵血花。

“怎么可……”他没想到,三十级万灵石制作的铠甲,居然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被这小子像扎纸一样扎透了?

“得了得了,该死了。”叶颂侧起一脚,将刀疤脸踢到一旁。

虽说三星四十七级的经验颇多,但一向节俭的他此时却根本没有废物利用的想法。

毕竟这群人前世的恶行实在是过于恶心,连同样恶心人的他都被恶心到了。

虽然他不是受害者,但对受害者深表同情。

“老大!”后面的人不敢相信自己无敌的老大居然就这样被一个看上去平平无奇的小子给杀了?还是秒杀?

众人互换了一个眼神,下一刻……

跑!

“你们,一个都跑不掉。”叶颂如收割生命的死神,在山林间闪烁,每次出现带走一条性命,奏起安魂的乐歌。

不过多时,只剩一人,王狗蛋。

“我们,是不是该算算帐了。”叶颂拎着王狗蛋的后颈,将他拖回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