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地母

针锋如狂风暴雨,接连不断地刺到土黄色光盾上,激起一阵阵波澜,却难以撼动陆夏分毫。

“就这?”陆夏嘴角扬起,松了口气。

总算是结束了,兽潮。

巨狼的身形逐渐模糊,在它怨毒的眼神中,狼躯逐渐淡化,最后在它一声不甘地“呜”中,消逝。

“咳咳……”陆夏大口喘着气,浑身渗汗,这“百酿”果然强横,换做平时,就算是十个自己都难以与血狼抗衡。

“结束了?”寨子内,不知道是谁试探性地说了一句,紧接着就是人们此起彼伏的欢呼:“结束了!”

“呜呜呜,吓死我了。”

伤痕累累的赵铁柱此时也一瘸一拐地回到了寨子内,他现在急需治疗。

“寨主!”这时候,人们才想起这个几近濒死的寨主,连忙前呼后拥地跑上前来,扶住赵铁柱,将他送往医馆那边。

战场上,神情漠然的士兵们正在清理战场,把同伴已不成人样的尸体从血肉堆中找出来,尽量拼成人样。

“徐子,走吧。”战斗结束后的陆夏,神智又恢复了正常,不再是那副癫狂模样,她踉跄着走到徐蒙身旁。

徐蒙此时正眼神凝重地望着天边的血光,嘴里低声念叨,双手手指同时急促晃动。

徐子这是在使用「望术」?

陆夏顺着徐蒙的目光望向天边,除了满目疮痍的大地,没有看到什么其他东西。

忽然,徐蒙身体一抖,瞳孔放大,急促地深吸了口气:“走!”

说罢,就抓着陆夏的手望寨子里跑。

“跑!你们跑!”徐蒙冲着士兵们嘶吼。

“怎么了?”陆夏被拽着,不明所以。

“地母,是地母!”徐蒙拼了命地运转自身的两股力量,希望可以跑得更快点。

正在暗自悼念死去伙伴的士兵怔怔地抬起头,他看到天边有一抹血色,只不过这血色竟愈发庞大?

那是什么?

几乎是在徐蒙说出跑的一瞬间,那血色便陨向大地。

有不少反应快的士兵跟着徐蒙回到了寨子的防护罩内,但并不是所有士兵都……

轰!

顷刻间,寨子的防御阵碎裂,寨子周围的大地被轰击出巨大的坑陷,无人生还,燃烧起幽深的紫炎。

寨子内的人们忽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震动,下个瞬间,便失去意识,通通身子一软,瘫倒在地。

尤其是负伤的赵铁柱,伤口上更是直接涌出道道血线,瘫在地上。

一枚令牌从他的身体中出现,浮在半空中。

“呵,昏君,倒省的我补刀了。”叶颂走上前去,抓住令牌,收入囊中。

领主令,轻松到手!

“地母怎么会关注这种地方?”韩菲儿有些可惜,因为地母的攻击,这处地形已经被永不熄灭的紫炎彻底侵蚀,是标准的无法居住地带。

这意味着,这地方他们没法当作初始领地了。

“确实很奇怪,前世亢贺山脉这种低级区域是不可能出现紫炎的。”叶颂也觉得可惜,幸亏他知道一处完美的初始领地,也没有非要这里不可。

“这些人?”韩菲儿指向躺在原先晨曦寨防护罩内的那些人。

“这个徐蒙应该就是前世那个差点推翻晨曦王国旧政权,最后被萧千韧斩首的徐蒙了。”叶颂刚刚观察了许久,标志性的兼容两种相斥体系力量的身体,在游戏前期,也只有徐蒙一个人了:“让我做些小准备,总不能空手而归吧。”

叶颂笑了笑,分别走近晕倒在地的徐蒙、陆夏,俯身咬了一口他们的脖颈。

“毕竟是个人才,总不能浪费了。”叶颂看着咬痕,对自己的杰作十分满意,自己果然是求贤若渴的好领主。

“你要拿着那领主令去哪里?”忽然,寨子的废墟内,一道灰头土脸的身影爬了出来,是有些狼狈的柳若离。

在地母这种神明的威压下,居然还能保持清醒?

两方都觉得,对方并不简单。

“当然是自己当领主咯。”叶颂此时也不装了,说明了自己的真实目的。

“你骗我们?”柳若离饮尽一口药剂,调息状态。

“这是善意的谎言,柳医师。”叶颂眯起眼睛,眼角抹起一丝笑意:“我还是很欣赏柳医师的,要来我这里吗。”

“欣赏?”柳若离不解,“你知道我?”

她可不是什么名人,不过是普通的晨曦贫民家庭出生的孩子罢了。

“二八年华,以贫民之资,研究出能够激发人类潜能,且几乎无副作用,可长时间使用的「百酿」。”叶颂赞叹道:“天才!”

“不,「百酿」不是我研究的。”柳若离阴阳怪气地说道:“是天资卓越的晨曦贵族翘楚们。”

“我了解你的遭遇,并深感同情。”叶颂点点头,“加入我们,我保证,你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拥有复仇的资本。”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柳若离蹙着秀眉:“男人可不要轻易保证啊?”

“对手是晨曦贵族,我明白。”叶颂抬起手,作抓取状:“虽说很强,但为了你这样的人才,也不是不可以抵抗抵抗。”

“呵,不自量力。”柳若离撇过头去,不再看叶颂:“你走吧,我就当没看见。”

“过几个曜我再回来,那时候,”叶颂顿了顿:“我想我说的话将会更有说服力。”

“行行,您加油。”柳若离应付地点点头,开始四处治疗伤员。

虽说这家伙很强,但与矗立千年的晨曦王国做对?还太嫩了。

也只有来自北方人权帝国的人,才可能直面晨曦王国吧。

柳若离如是想,望向徐蒙、陆夏,现在,没用的人死了,你们该怎么做呢?

叶颂注视着柳若离的背影,他有点想用「痛饮」控制住柳若离,但想了想,还是作罢。

印象里,「晨曦破晓」最终之战里,柳若离好像是对任何控制效果免疫的。

叶颂也不想像个神经质一样逮着一个人才就啃,这样属实有些抽象了。

偶尔也得凭借自己强大的人格魅力嘛……

“你有人格魅力?”

“咳咳……慢慢培养。”叶颂没在意韩菲儿的玩笑,大手一挥,指向天边:“走!下一站!春晓!”

“反了。”

“菲儿,你变了,变成吐槽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