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伊始

今天是晨曦王国的传统节日“玫瑰节”,夜间集市热闹非凡,人声鼎沸,花灯连街。

“耳温,那个姑娘看上去不错。”街边的一名蓝发卖花女吸引了轿子内金发少年的注意。

“她?”

轿子内另一个身着深灰色卦袍的贵族子弟望向街边的那个女孩,摇了摇头:“我不建议,昨天试过,看上去还行,但天黑后的表现太差了。”

“那算了。”金发少年一听,立马失去了对卖花女的兴致,时间浪费在这种货色上?怎么可能。

“不过,她不错。”耳温遥指卖花女身旁的一名女性。

相似的容颜,同样的天蓝色发丝,身姿却婀娜了许多,如果说卖花的女孩是夏日的雏菊,那这女性就是盛放的蔷薇,美艳动人。

美中不足的是,女性的动作看上去颇为笨拙,就在刚才,还打破了一个花瓶,现在正在慌忙地道歉。

“她的姐姐?”金发少年这才注意到帮忙打下手的女性,却是皱了皱眉:“看上去笨笨的。”

讨厌和笨蛋接触,呼吸笨蛋身边的空气也会变傻的。

“不,是她的降临者。”耳温摇摇头。

“可她看上去还不过三十岁?而且那个比较小的女孩一定成年了。”金发少年思索了一阵,恍然大悟:“十多岁就成为别人的降临者了?”

“准确来说,当年她十三岁,现在三十一岁,鱼人族驻容有术,年轻。”耳温摸了摸自己的胡茬,语气似乎有些得意。

“十三岁?”金发少年对这个年龄有些印象,猛地看向耳温:“她就是额窦婆婆天天碎碎念的贱huo人鱼?”

耳温嘴角勾起,故作潇洒地抚了抚自己的发白的鬓角。

“那这条小鱼?”金发少年想到两人之前的对话,语气迟疑。

“嗯,我也是她的降临者。”耳温肯定道。

“耳祭祀还等了十八年将两条鱼儿一网打尽了,晖星佩服。”李晖星再次见识到了自己未来继承的国家的荒诞,耳温可是这个国家的大祭司,仅次于教廷主的身份,平日里一脸慈祥,暗地里也是这种老狗。

不禁为自己的未来叹了口气,自己,孤木难支啊!

“咦,萧兄。”正当李晖星郁闷之际,忽然发现穿行在花街上的一伙人。

而被那一伙人簇拥着的,就是自己近日结识的翩翩公子,萧千韧。

“少廷主!节日快乐。”当李晖星从轿子里出来后,萧千韧很快便发现了他,犹豫了一阵,还是迎了上去,并送上了自己的节日祝福。

“大家同乐。”遇见萧千韧,李晖星嘴角的笑意就没停过,听到萧千韧又叫他“少廷主”,假作不兴:“说了多少次,再叫我少廷主我可是要生气了!”

李辉星的语气令身后的耳温耳祭祀偷偷露出鄙夷的目光,这个国家的人,半斤八两而已。

“李兄!”萧千韧想了想,改口。

“哎!”李晖星听罢,腻腻地应了一声,那声音激得萧千韧全身发毛。

两人之间的互动也引得萧千韧的追随者们的一些猜想。

这两人,很奇怪。

李晖星上下打量着萧千韧全身,而后,上前,钩住萧千韧的肩头。

“萧兄,难得一见,今晚去我冬宫坐一坐?”

“李兄,抱歉,萧某今晚已与其他人有约定。”萧千韧想要挣脱开李晖星压在他肩上的手,却发现已经被牢牢锁住。

“别嘛,冬宫寂寞,来陪我。”李晖星本就生得阴柔女相,要不是两人早已坦诚相待过,他的这番作像都会让萧千韧以为自己身旁是个女子。

他们都在说什么!

追随者们震惊,感觉自己吃了一个谪仙的大瓜,连忙偷偷探过耳去。

“抱歉!”萧千韧也挣脱不开,只好连连致歉。

“我不要你的道歉。我要你。”李晖星纠缠着萧千韧,不让他离开。

拉扯之间,两人的衣冠都变得凌乱起来。

但李晖星就是没有成功说服萧千韧,于是他愤愤地盯着萧千韧,面色通红:“是谁?”

“李兄这句话的意思是?”如果让萧千韧回到三天前,他一定不会来到贵族区,也一定不会回头看教廷一眼。

现在被这个疯……思维有些奇怪的仁兄纠缠上,他的内心十分无措。

他还能瞥见追随者们望向两人时了然的目光。

“萧兄不是说与人有约吗?人呢?我也要去。”李晖星像是被掀开羊皮的狼,不再装饰自己的言语,说起话来也是蛮不讲理。

“这……”萧千韧迟疑。

“你不带我去,我就偷偷跟过去,然后把那个人拉到窑子里喂那些贱bi。”李晖星靠近萧千韧的耳边,呼出的气息虽热,但其中包含的信息却是如此冰冷。

“我带,我带!”萧千韧被吓得连忙点头,他有充足的理由相信眼前的人想要这么做,也可以这么做。

“这还差不多!”李辉星重回笑颜,搂住萧千韧的手,这个人都倚在萧千韧身上。

萧千韧强忍着鸡皮疙瘩,尽力屏蔽对外界的感知,默念着:任务……任务……这是任务……

两人就这样,拥着离开了。

追随者们炸开了,没想到平日里的翩翩公子居然好这一口?

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而有些女追随者则是面红耳赤地争论着两人谁一谁零。

“谪仙这明摆着傲娇受好吧?”

“年轻了,老娘看这波,晨曦王国少廷主已经活零活现了。”看上去对这方面十分资深的眼镜女望着两人的背影,点评道。

而耳温,则是笑盈盈地望向盛开的蔷薇那边,今晚,他要一次性炖两条鱼。

晨曦王国各个城市的集市内,相似的事件比比皆是,全国上下,无论是贵族还是贫民,都没有觉得这种事情有什么奇怪的。

不过是把平时地里的土豆放在阳光下泡而已。

“任务……任务……任务……”

东宫门外。

萧千韧哪有什么约好的人,李晖星也是心知肚明。

找准机会……找准机会!

萧千韧望着李晖星如孩童般活泼的背影,目光中寒芒闪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