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巧了

春晓。

周围的树木已经砍尽,与块块巨岩一齐被送入散发耀眼白光、漂浮在半空中的「建筑方块」内。

空地上,虚影闪烁,隐约看见高大耸立着的中世纪高塔。

「建筑方块」吸收建材,吞吐出蜘蛛丝般丝线,缠绕在虚影上,随着时间的推移,虚影逐渐凝实,巍峨古朴的气息显露无疑。

“「一级领主大厅」已建成。”

一声轰隆后,虚影彻底变成实物,尘土飞扬下,一座高塔耸立群森。

残阳如血,一不留神,黑夜便即将到来。

“通告!通告!全服通告!由于天命者「任齐」保护了遇刺的晨曦之子——李晖星,触发版本任务「晨曦破晓」,故「星辰大海」将于接下来的一天内开始进行版本更新,届时游戏无法登录!更新过后,将开启全新领地玩法!敬请期待!”

就在这时,系统的提示音传来,叶颂惊讶地愣了愣。

怎么这么快?

不应该是再过十多天,萧千韧才找到的机会偷袭晨曦之子吗?

叶颂再次发现,重生后,有些事情并不会按照过往的轨迹发展。

很多次了,无论是地母对破晓寨的紫炎袭击,还是晨曦之子的提前遇刺,都似乎在暗示叶颂,此生已非彼生。

呵,无伤大雅。

他对几人叮嘱了几句,便下线了。

而睁开眼后,他看见的是不太熟悉的天花板。

望着古朴的红木地板愣神数刻,他才反应过来,旧宅已经被那个疯子炸了,自己是在弦乐忒家中上线的。

“明明都已经好几天没下线了,为什么肚子没有饥饿感?”叶颂突兀地发现,自己这次并没有像以前那样一下线,第一反应便是找吃的。

正当叶颂疑惑之际,别墅的门铃响了。

这么晚了,什么人会来这地方?

他闻声走到门前,打开院子的大门。

柳青?

怎么是她?

映入眼帘的,是张逐渐爬满震惊的脸颊,此刻,她正瞪圆双目,吃惊地在叶颂与别墅间来回笔画手指。

“叶同学,你……怎么会在这里?”柳青甚至有些结巴,她不敢相信,自己认识中父母双亡的可怜穷男同学,会真的在这种地方。

难道,萧姨……姐姐说的都是真的?

叶颂眯起眼睛。

又是一件曾不曾发生过的事情。

联系一下自己重生后的行动,很难不猜出,柳青来到这里,有什么其他人指示。

“暂住。”叶颂挑挑眉,不解:“你呢,这么晚,来这里?”

太奇怪了,现在已经凌晨一两点,古典别墅区根本没几个人还在外面游荡,街道上只有高灯通明,两人就这样站在门口。

“我……”柳青眨了眨眼,自己为什么跑来这里的来着?

她紧皱眉头,思索了一阵,才忽然抬起头,恍然大悟:“是萧姐姐告诉我,你吃别人的软饭,我不信,就跑过来看了!”

声音嘹亮,盖过了夏鸣;内容劲爆,勾起隔墙的耳朵;晚风透体,却不及其三分寒。

什么玩意?

叶颂左右望去,还好没什么人。

“瞎说什么。”叶颂扶了扶额头,“然后呢,人你也见过了,接下来呢?还想怎样?”

他懒得和柳青解释,他两又不是什么亲密的关系,不过是曾经的大学同学罢了,倒不如说柳青莫名其妙,凌晨一两点跑过来看自己以前的同学是不是真的吃了软饭?

脑回路怕是早就有问题了。

“叶同学,你这样做是不好的。”柳青眼神凝重,劝解道:“你还年轻,还有大好的时光,人生虽然是充满挫折的,但只要咬住牙关,坚持下来,就可以看到世界的精彩!”

叶颂无语了,这家伙怎么几天没见,感觉比上辈子还神经质了?

发生了什么?

彭地一声,他将门关上,转身回到屋内,无视不断发出砰砰声的大门。

没空和这神经患者墨迹。

叶颂坐回沙发上,感受起自己觉醒的力量。

虽说游戏内的力量已经觉醒,但似乎是世界不同或是时机未成熟的缘故,叶颂在运转力量的时候总感觉有些别扭。

就像是掉了帧的即时游戏。

而随着力量在体内流转,其似乎变得“流畅”些许。

不知过了多久,星暗夜沉,有甘露悄至,天空滴滴答答地落下雨珠。

雨珠愈发密集。

而门外居然,还在响。

“不会吧?”

叶颂有些愕然,柳青原来是愣头青人设?

前世,世界重叠之前,两人之间的接触其实不算多,多停留在问候之间,少数时候会相互交流一下,而世界重叠之后,被折磨疯后的柳青哪有什么人性,这也使得叶颂对柳青性格的了解其实十分表面。

话痨,无脑的圣母biao。

大概就这两个标签。

但没想到今天,认知被刷新了。

一个新的标签出现了——偏执?

大概是这样吧。

叶颂叹了口气,从沙发上起身,撑起伞,走了出去。

虽然很想对这家伙说,去看看脑子。

“进来。”

事情的发展总是如此奇怪,已经湿透了的柳青就这样趁着夜色进入了房间内。

两人都完全没有注意到远处草坪上,闪烁着银光的针孔摄像头。

“阿嚏!”

走进房间内,柳青忍不住打了个喷嚏,于是她看了一眼叶颂。

“那里是卫生间,自己处理。”

叶颂指向一旁的房间。

柳青点点头,发冷的身子微颤,跑进了卫生间。

“萧姐姐?是萧潮珏吧。”叶颂回忆着柳青说的话。

她又想搞什么把戏?

虽然觉得自己似乎入了圈套,但他倒是没有什么害怕的。

因为他刚才运转能量的时候发现,自己似乎……

呵,看她什么时候来送死了。

卫生间内,柳青褪去织物,朦胧的雾升起,白皙蒸得通红。

萧家。

“看到了吗,这就是你海誓山盟的对象。”

萧潮珏翘着腿,指着录像,一脸恨铁不成钢地看向儿子。

而萧羽生,则是跪在毛毯上,死死地盯着电脑屏幕上,播放着的别墅紧闭的大门。

“过夜而已。”

虽说声音已经几经颤抖,萧羽生还是如此说。

“不见棺材不落泪,走。”萧潮珏转身,准备出门,她要开车去看现场直播了。

萧羽生狠狠地砸碎电脑屏幕,而后跟上母亲。

今晚,有人要死!

不,有的时候,对人来说,死亡是最美好的归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