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章:狗东西这么不禁逗呢?

“哟,忙着呢?”

萧姮儿懒散的靠在门边,双手环胸看着那做饭的父子两。

团团在灶下拉着风箱烧着火,上面的姜昱手脚不利索的煮着黄米粥,旁边则是一碟子切好的小咸菜。

“你......”

团团小身板猛地站了起来,小脸面带激动的看着她。

“烧个锅都这般动作干什么?”

姜昱冷眸扫过门前悠闲挂着笑的萧姮儿,低声责问着团团。

他早就听到萧姮儿跟圆圆谈话了,听了那话还能这般笑着,没脸没皮!

团团无辜的看向姜昱,抿着小嘴。

“你干什么欺负我儿子。”

萧姮儿不满的上前把团团拉出来,靠着身材优势硬是挤到锅灶旁。

原本正准备继续把粥捞出来的姜昱,脸色铁青的闪躲到一旁,就见晃着肉肉的萧姮儿手脚利索翻舀了一下黄米粥,放到一旁的瓦罐里。

“团团去把门口的那两个野鸭蛋拿进来。”

这是她在草从里的捡到的,正好揪薄荷发现了。

“好!”

团团小短腿蹬蹬的跑了出去。

姜昱面色一沉,想到之前萧姮儿偷鸡的事情,沉声道:“你这是又从哪里偷来的鸭蛋?”

抱着鸭蛋到厨房门前的团团小脸呆住,茫然的看向萧姮儿。

“怎么,草丛里捡的也算偷?我是不是还要大声吆喝两下谁家的鸭蛋落这了?”

姜昱气的脸黑沉,汹涌的咳嗽声逼得他颤巍巍的扶着墙。

“爹爹。”

团团急着把鸡蛋递给萧姮儿,就连忙上前去给姜昱顺背。

“按着他的穴位给他止咳。”

萧姮儿瞥了一眼,吩咐团团学着她之前的模样。

手里却利索的打个蛋,就着锅底的余温炒熟把咸菜加进去翻炒出来,然后又煎了个蛋一分为二放在另外一个碟子里。

灰灰菜搓洗掉灰尘,再锅里焯了一遍去掉苦涩,再微微翻炒便能抄出来。

“好了没,吃饭了。”

萧姮儿头也不抬的问着。

姜昱单手举拳送到嘴边又咳嗽了两声,脸色又难看了几分。

团团小脸板着,拍着姜昱的背,故作大人一般无奈的叹着气,“你就别气爹爹了,爹爹身子虚。”

自从她变得稍微好一些,原本沉稳的爹爹变得这般,就像小二哥哥说的,肯定是爹爹觉得失去宠爱了。

那他一定得好好的疼爱爹爹。

萧姮儿斜昵了姜昱一眼,扭着身子端着菜走出了厨房。

倒是姜昱眼皮微抬,黑眸淡淡的扫过满脸感触的团团,修长的手指在他眉间微点,“少想一些乱七八糟的。”

团团嘴上不以为然,心里却十分赞同小二哥的说法。

一家人难得在一起吃饭,萧姮儿连忙呼噜了两口黄米粥,在桌上几个人诧异的眼神下慢了下来。

对,这也不是急着吃完饭去看病人了。

“如今这收麦子,不知你怎么想的?”

萧姮儿夹了点野菜放进团团跟圆圆碗里,询问着姜昱。

虽然两个人互相看不顺眼是一回事,但是这收麦子终究是大事。

姜昱盯着她片刻,眼底情绪翻腾却只是说了句,“你怎么做都可以。”

既然这样......

萧姮儿两三下喝完了粥,朝着两个孩子道:“娘去收麦子,你们去吗?”

“娘,圆圆可以捡麦子。”

“我也可以割麦子!”

两个小豆丁连忙举手表示自己可以。

“你们真棒,娘去收拾东西。”

萧姮儿夸赞了两句,拎着碗朝着厨房走去。

被夸的喜滋滋的团团看着一旁沉默的姜昱,歪头问道:“爹爹,你不去吗?”

姜昱放下筷子,平静的道:“又无人喊我,我为何要去。”

团团:“......”

爹爹又觉得失宠了,团团觉得哄爹爹的任务又重了。

倒是圆圆嘟着黄米糊糊的嘴朝着姜昱噘着,急着道:“爹爹,爹爹快亲亲。”

姜昱擦去她嘴上的糊糊,让她亲了口脸,眉梢微动,低声道:“为何要亲爹爹。”

“爹爹真棒,今日在家洗碗碗,我跟娘她们干活活!”

圆圆笑嘻嘻的说完,丢下碗朝着萧姮儿追了过去。

团团小心翼翼瞅了眼姜昱,刚想安慰姜昱,外面圆圆软糯的喊了句,“锅锅,娘在扎草帽,快来!”

“爹爹,我走了!”

团团迅速丢下碗跑了出去。

姜昱薄唇微抿,他缓步来到窗户前,看着正在坐在院子阴凉处的萧姮儿三人。

两个孩子依偎在她的身边,萧姮儿手指健步如飞的在干树枝上缠绕着挂满树叶的软树枝。

片刻间,半圆形的帽子便已经做好戴在了圆圆的头上。

两个小豆丁激动的拍着小手,扯着萧姮儿继续做帽子。

姜昱视线朝着院子里看了一圈,想着如果萧姮儿这般对孩子他也不是不能接受。

估摸着时间,萧姮儿把秋天的衣服套在身上,脸上也裹上了帕子,带上了树叶帽子。

长得胖跟丑就算了,更不能晒的黑黢黢的,所以物理防晒是必须的。

团团拎着麻绳,圆圆抱着两个碗。

三个人齐齐的朝着地里出发。

穿过村子更是得到了所有人的瞩目,更多的都是在萧姮儿身上。

“这萧姮儿干啥去,这奇魔怪样的,怪吓人的!”

“谁知道呢,这带着孩子莫不是又是要欺负什么人的吧?”

“这拿着镰刀捧着水罐不会是要去割麦子吧?”

“真稀奇啊!”

一些好事的都跟看西洋景一般的看着萧姮儿。

黄老太正好在门口把做好的饼交给大孙子萧良生带去地里干活的人吃,闻言阴阳怪气的道:“大孙子唉,千万别靠近一些晦气的人给自己带霉运,特别那些外来的狗东西。”

萧良生比萧姮儿大三岁,对萧姮儿没甚好感,闻言也没有说话,只是接过饼就要离开。

偏偏有好事的老太太喊着萧姮儿:“你奶说你两个孩子是狗东西呢?”

萧姮儿露出的眸子闪过一丝冷意,朝着来源处望过去,“狗东西说谁?”

“狗东西当然......”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到了不对,沉着脸道:“你这孩子咋这么不经逗呢?”

萧姮儿扯了扯嘴角,“对啊,狗东西怎么这么不禁逗呢?”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