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章:他打锅锅,坏人!

“萧姮儿,你怎么能这么跟婶子说话,你是不是疯了?”

原本离开的萧良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满脸鄙夷的站在不远处看着她跟两个小豆丁。

团团跟圆圆感觉到周围人的眼神,圆圆小脸可怜巴巴的扯着萧姮儿衣角。

团团抿着小嘴站在一旁,小身子微微颤抖。

萧姮儿原主对这个兄长还是很惧怕的,萧二山的大儿子从小就被黄老太宠着,待遇跟她这种完全不能比。

但是现在的萧姮儿护着两个孩子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你看看你现在变成什么样,明知道奶不喜欢你这两个孩子,还带过来抢了菜不说,现在还想干什么?”

萧姮儿向来最讨厌这种开口闭口的道德人。

原本就想好好跟孩子们去割麦子农家乐,现在却被这些人给毁的一干二净。

“这路是你家开的?这婶子是你娘还是你爹啊?我高兴走哪里跟你有什么关系?”

萧姮儿干脆扯掉裹在脸上的帕子,满脸横肉的盯着萧良生,“我们早就断绝关系,抢了我家房子跟地的人有什么资格说我?”

“我呸!”

被萧姮儿这么一番抢白,萧良生气的浑身颤抖,攥着拳头就砸了过来。

萧姮儿微微侧身躲开,嘲讽的勾着唇角。

“你还敢躲!”

萧良生没想到向来被他打不还手的萧姮儿竟然躲开了,怒极之下朝着一旁的圆圆打过去。

啪!

站在圆圆身边的团团挡在了前面,小脸上清晰红肿的巴掌印。

黄老太靠在门边得意的喊了句:“我大孙子做得好,这孽种就该打,没良心的东西!”

一旁的众人也都窃窃私语带着看好戏的表情。

“锅锅!”

圆圆哇的抱着团团放声大哭。

团团抿着小嘴含着眼泪倔强的盯着萧良生。

这个不要脸的人!

萧姮儿深吸气把瓦罐放到一旁的石头上,拉着圆圆跟团团远离萧良生,摸着他的小脸,硬是挤出笑:“乖,娘给你报仇。”

团团委屈的点点头。

萧良生站在那里趾高气扬的指着萧姮儿,“萧姮儿,我当兄长的替你教训孩子是应该的,你身为小辈不敬长辈......啊!”

萧姮儿根本就懒得跟他废话,抓住他的手指猛地往下一扯,顺势拉住他的胳膊一扯猛地一掀。

咚。

萧良生被硬生生的摔在地上。

“让你打我儿子......”

沙包大的拳头朝着他身上的软肉狠砸着,一拳接着一拳。

萧良生几次想要躲开,都被萧姮儿脚踩着他的手腕疼的无法扭动。

“萧姮儿!”

黄老太扯着棒槌就冲了过来,“我打死你这个丧良心的东西。”

萧姮儿不耐烦一把推开她,单脚踩在了萧良生的胸口上,用力的碾压。

这一身肉的重量可不低,萧良生硬是疼的脸色发白,浑身颤抖的哀嚎着。

“萧姮儿。”

远处低哑的嗓音唤住了怒急攻心萧姮儿的拳头,她回头便见穿着麻衣短衫的姜昱拎着篮子站在那里。

“爹爹!”

圆圆眼泪汪汪的朝着姜昱喊着,“他打锅锅,坏人!”

姜昱苍白的脸上情绪淡淡,缓步走到两个小豆丁面前,垂眸摸了摸团团的脸,“耳朵听得见吧?”

“嗯。”团团吸了吸鼻子点点头。

萧姮儿眯着眼带着危险的意味质问他:“你这是什么意思?”

她没什么可顾忌的,早就活够了在别人眼色下的生活。

姜昱依旧是那副冷淡的神情,两根手指扯住萧姮儿袖子,薄唇轻启道:“下来。”

萧姮儿怒瞪他:“你......”

“下来,这件事情有村长解决,什么时候轮到你了?”

姜昱黑眸微眯,扯着袖子的手更加用力。

萧姮儿眼眸转了转,迅速的松开脚,转身站在了姜昱身后正对着爬起来的萧良生。

“良生啊,你没事吧!”

萧良生忍着疼被黄老太拉起来,看着姜昱心中的愤怒更是冲到了脑门,想当初在村子里无人不夸他,没想到姜昱被大伯救回来就吸引了众人的眼光,就因为他被里长请去私塾授课,即使是病秧子也不少姑娘看中。

他暗示自己大伯姜昱是个好苗子,最后逼着姜昱娶了萧姮儿,彻底毁了他!

“姜昱,你以为你是谁,当什么好人,滚远点!”

萧良生的话音刚落,只见村长带着两个儿子刚好走了过来,闻言气不打一处来,“说什么胡话呢,还不跟姜先生道歉。”

姜昱淡淡一笑,“不敢,只是不知我儿如何得罪你了,竟然要这般下狠手。”

他朝着身后招了招手。

团团巴掌印淡了些,淡淡嘴边竟然挂着血迹,小小脸上看着异常的可怜。

黄老太太气急败坏的大喊,“打一巴掌哪里就出血了,小贱皮子我看你想找死!”

她拿着棒槌就要捶过去。

村长气的大喊:“老五家的你给我放下,你是不是觉得你都可以当村长了?”

背地里怎么欺负这家人都行,这当着他的面,当着姜昱的面欺负这孩子,这怎么就没点眼色劲呢!

“奶,您别着急,村长伯爷在这呢!”

萧良生按住黄老太指着萧姮儿,“伯爷,我虽然打了那小子一巴掌,但是萧姮儿把我打了一顿这怎么算?”

他阴冷的目光扫过姜昱落在萧姮儿的身上,警告的盯着她。

姜昱上前一步,拱手客气的道:“你这脸上并无伤痕怎么就证明打你了?”

“你看我这......”

萧良生掀开身上的衣服,只见身上除了沾着的灰毫无伤痕,他不敢置信的摸着肚子,却疼的龇牙咧嘴。

“诬赖可以随口就来,打我儿子也可以就用这借口的吗?”

姜昱神情淡淡中带着一丝质问,静静的盯着站在那里的村长,明明就是个病秧子,却带着这般强势的气息。

村长抬手给了萧良生一巴掌,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丢了我们老萧家脸,滚一边去。”

“伯爷,这婶子们都可以作证啊!”

萧良生朝着四周的村民看去,却见各自都摆手,说着自己没看见。

这姜昱可是私塾先生,哪家没个孩子,谁敢得罪姜昱。

平日里这萧姮儿做的那些事情,都是看着姜昱的面子睁只眼闭只眼,更何况今日这姜昱明显是在护着萧姮儿。

就连最在乎面子最讨厌萧姮儿的村长都完全没有责问萧姮儿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