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章:骂他们木头脑子?

“你的脸......”

团团震惊的张着小嘴,看着她脸上红一块,紫一块的。

萧姮儿摸了摸湿漉漉的小脸,看了眼面前的两个诧异的人,小小的哼了一声,这群不懂美的凡人。

对面两个人虽然没有再问,但是却还是时不时的盯着萧姮儿的脸,直到她洗完脸回来这才松了一口气。

萧姮儿捏着馍馍送到嘴里咬着,悠闲的看着四周。

这一块地看着不长,但是家里若是两个壮汉也得割个一天左右,再加上孩子跟媳妇们捆着麦秸再运回去也费时间。

这四周的地头阴凉处坐的全都村子里,还有其他村的人,都距离不远,有些熟的就坐在一起闲聊着。

还有些男的直接扯了短汗衫躲在树后扯了点干草,倒下就呼声连天。

萧二山家的地没有动静,倒是柳三家的虽然四个人,但是古嫣然干不了活,柳三偷懒。

只剩下柳老太太跟那半大的小子,这大半天割的也就比生手萧姮儿稍微好一些。

但是这老太太碎嘴偏心不说,更是完全没有把自己的媳妇看在眼里,见她挺着肚子送饭晚了,黑着脸碎碎叨叨的骂着:“自己男人饿死你就哭吧,怎么就没见过你这也没良心的,千金小姐嫁到我们家也不是了!”

她絮絮叨叨的捡了两块肉放到柳三跟小儿子的碗里,自己夹着一点咸菜塞馍馍里大口的吃着。

柳三嫌弃的把瘦肉扔回碟子里,直接摔了筷子:“怎么只有两块瘦肉,没有别的了?我喜欢肥的不知道?”

古嫣然好脾气的道:“我今天去迟了,就剩这么一点了,所以夫君你就凑合着吃把,晚上再去给你买。”

她笑着捡起筷子送过去给柳三。

倒是她那小叔子完全不介意的夹起来就送嘴里,对于几个人的争吵完全不放在眼里。

“我看你就是不想花钱,当初嫌弃我们老三穷,你别嫁啊!现在又开始嫌三嫌四的。”

柳老太太吃着馍馍还说着话,喷的到处都是碎末。

“娘,你吃饭就别说话!”

柳老三险些气死,大多数全都喷在他的碗里了。

忽然,坐在他身边的古嫣然脸色一白,仰面摔了下去。

“咋回事,说你两句就装晕啊!”

柳老太气的朝着她的腿踢了一脚。

柳老三跟着不耐烦的道:“起来了,这么热的天我可不耐烦哄你,赶紧别装了。”

“娘,哥,我看她是真的晕了!~”

柳四郎焦急的放下筷子扶起她,用力的掐着她的人中,只见她身子颤抖却完全没有睁眼。

柳老太吓得手里的馍馍都掉了,着急忙慌的大喊:“快来人啊,快来人啊!”

萧姮儿原本靠在树边迷蒙着,听到喊声猛地翻身起来,朝着那边急跑了过去。

“团团,跟着你娘,让她老实点。”

姜昱捂住圆圆的耳朵,清冷的眸子盯着跑远的萧姮儿,唇角勾着讥讽的笑。

团团不明所以,却还是听着姜昱的话朝着萧姮儿追了过去。

“蠢女人。”

姜昱低低的讽刺了句。

“让开让开。”

萧姮儿跑过去的时候已经围拢了不少的人,她推开众人发现古嫣然依旧脸色难看的躺在那里,昏迷中没有醒来。

然而古嫣然的人中都已经被掐出血来,围观的人叽叽喳喳的讨论着。

“你们让开点通通气啊!”

萧姮儿推开这些人,弯腰扶起古嫣然拍了拍她的脸,擦掉她脸上的细汗朝着柳三道:“你把她抱到凉快点的地方。”

“你干啥啊,你懂个屁啊!”

“就是啊,等郎中来啊,你乱搞什么”

四周人一通指责,就连柳三也站在一旁束着手沉着脸:“等郎中来。”

他连手都不伸,就站在那里不耐烦的摆手。

古嫣然是中暑了,这孕妇原本就体热,加上这一来一回还要做饭,自然是更加辛苦。

她直接抱着古嫣然挤开柳三的位置把她放在树下,拿着树叶给她扇着风,擦着汗。

萧姮儿这一番举动,四周的人嘲讽的也有,看好戏的也有。

柳老太更绝的是直接道:“这要是出了啥事就算你的,看看你就给我儿媳妇乱挪地方。”

“团团去把娘煮的水拿来。”

孕妇根本没办法用什么措施,而且她现在这个情况继续降温才是最合适的。

“好。”

团团捧着一碗薄荷水过来,被萧姮儿迅速的接过,她先是掰开古嫣然的嘴微微灌了一些,然后又倒了点在手里,抹在了她额头以及鼻下跟耳后。

没过多久,古嫣然睁开眼迷茫的看着面前的萧姮儿:“我、我这是怎么了?”

“你中暑晕倒了。”

萧姮儿扶着她又喝了口碗里的薄荷水,“这个就放在这里了,你不能多喝,实在胸闷了你再喝一口。”

古嫣然眼眶微红,扶着大肚子坐起身,“我现在觉得好多了,多亏了你。”

“还是照顾好自己最重要,你出事了也不见得别人多担心你。”

萧姮儿意有所指的嘲讽着。

柳三似乎被刺中了心中所想,恶毒的猜测着:“你怎么突然这么好心了,你不会是被什么鬼上身了吧,不然怎么懂这么多,还大变样了!”

他越说越发抖,惊恐的后退两步。

古嫣然也有些僵硬的环住了肚子,盯着萧姮儿咬着唇。

围观的人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纷纷后退盯着萧姮儿。

“不会是真的吧?”

“赶紧走,赶紧走,再沾了什么晦气。”

“就是,萧家哪里像是祖上积德能够学会岐黄之术的人?”

萧姮儿冷眸扫过眼前带着质疑的众人,她垂眸看着刚刚救治的古嫣然面带恐惧,嘲讽的扯了扯唇角。

“我外祖家虽然不在这里,但是祖上也是颇为出名的郎中,我娘嫁过来带了两三本的医术,这些问问都知道。”

萧姮儿朝着团团伸手,“牵着娘,免得让那些脖子以上都是木头的人沾了晦气,会变傻的!”

众人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

团团又大又圆的黑眸认真的看着四周,稚嫩的嗓音带着疑问:“原来木头就是傻的意思啊!”

众人:“......”

萧姮儿这是在骂他们木头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