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章:咱是要吃大鱼大肉的人!

萧姮儿牵着团团大摇大摆的回去,就看见姜昱眼神微妙的看了身后呆滞的村民一眼,鸦羽般的睫毛微垂遮住了眼底的神情。

萧姮儿一滞,她绝对有理由相信姜昱是在嘲讽她!

家里就一把镰刀,下午依旧是萧姮儿割麦子,一旁的地里柳三已经走了,就剩古嫣然等三人。

她坐在树边休息的时候,古嫣然把手里的野果递给她,“尝尝吧,这味道还不错。”

萧姮儿摆手,视线落在她的肚子上:“不用了,你自己吃吧,孕妇就应该多休息,也要为你肚子里的孩子考虑。”

古嫣然收回手摸着肚子,沉默的点点头坐在了一旁的田埂上。

柳老太絮絮叨叨的碎骂着:“也不知道倒了什么霉运竟然娶了这么个媳妇,好吃懒做,就拿着肚子里那块肉威胁谁啊!”

“就知道装腔作势,看把我儿子都给气走了。”

柳四不高兴的反驳道:“明明就是大哥偷懒,你怎么就怪到大嫂的身上。”

“你个倒霉催的说啥呢?”

柳老太抬手一巴掌朝着他的后背呼了过去。

古嫣然低垂着头搓着麻绳也不言语,看样子是早都习惯了。

倒是萧姮儿一镰刀砍在了田埂上,阴沉沉的盯着柳老太。

这最近萧姮儿不仅仅变的比以前更凶,而且发起疯来谁都打,她可不敢招惹这个疯子。

等到日暮西洛,姜昱也早就带着圆圆回家了,一旁的地里也只剩古嫣然跟柳四还在捆着麦子准备运回去。

萧姮儿也早有准备,直接搓了麻绳把麦子捆的严严实实背在背上,身后跟着团团捡着掉落的麦穗。

这身子原本就属于力气大,背着这些麦子虽然有些吃力却还可以承受。

倒是精打细算的团团拎着篮子捡着麦穗边喊着:“你、你慢些呗?”

萧姮儿深吸气抹了把汗慢下脚步道:“怎么,怕娘累着了是不是?”

“不是,你走太快麦穗掉的太多了。”

团团软嘟嘟的小脸认真的说着,一副你不慢一点,我就捡不到的表情看着她。

萧姮儿:“.......”

真是娘的好儿子啊!

等到慢吞吞的回到家里时,村子里早已青烟升起,四周飘着饭香直窜入鼻尖。

萧姮儿把麦子放在碾好的院子里,锤了捶自己发酸的肩膀,朝着身后的团团道:“你倒在这里吧!”

村子里虽然有场地给人碾晒麦子,但是现在去也占不到位置了,更何况他们家也就这么一亩地。

“娘!”

圆圆小脸糊的黑乎乎的从厨房跑了出来。

“小圆圆,你的脸怎么了?”

萧姮儿脱掉身上的外衫,弯腰抱起圆圆大步朝着厨房走去。

只见灶下的姜昱边咳嗽边烧着锅,上面的黄米粥咕噜咕噜的烧着,一旁的桌子上放了一小块肉。

“唉?姜夫子买肉了?”

萧姮儿调侃的看了他一眼。

姜昱瞥了她一眼,“上门割麦的劳工也一样给吃食,你沾沾自喜在何处?”

口是心非的狗男人!

萧姮儿嘁一声,拿着木盆跟瓢来到外面的水缸里舀了点水出来,拿着帕子给圆圆擦着小脸。

“去把你哥哥也拉过来。”

那小财迷还在院门口抠着一粒一粒麦穗呢,这护家的小崽子真是抠门的紧。

“锅锅!”

圆圆飞扑了过去,紧紧箍住团团的腰把他拉到了萧姮儿面前。

“有些事情咱们可以抠门,但是这一类是不可避免的,你见谁家掉地上几棵麦粒还抠回来的?”

萧姮儿攥干帕子在他的脸上擦着,低声的问着。

团团抿着小嘴,认真的道:“就是太奶奶啊,她掉咱家一个玉米粒粒都要抠回去。”

他两只小手指捏在一起,一副凶狠狠的模样。

这老太婆.......萧姮儿笑着捏着他的手,“别学那些没出息的,咱以后可是要吃大鱼大肉的人,不在乎这点东西,知道吗?”

团团只好点点头。

萧姮儿笑眯眯的帮他擦着脖子里的汗,一字一句的道:“放心,属于我们家的东西,一针一线娘都会拿回来。”

团团圆眼微睁,带着疑惑。

倒是厨房内的姜昱站拿着干草的手微微一顿,轻笑一声丢进了锅洞内,轰然之间燃起。

第二日,割麦日。

第三日,结束日。

日落的最后一秒,萧姮儿把最后一点的麦秸扔到了院子里,除了最边缘留了点缝能走,其余的都堆满了麦子。

萧姮儿感觉跟姜昱似乎是达成了默契,她割麦,他做饭带娃,十分合拍。

她累的气喘吁吁的坐在门槛前的石块上,圆圆跟着团团拿着小木棍在敲着麦穗。

虽然这都弄回来了,但是还得把麦子给敲下来。

“有人在家吗?”

拎着篮子穿着青蓝长裙的女子站在门口娇滴滴的喊了声,目光扫过坐在那里的团团圆圆,完全无视。

听到动静随便擦了两下身子就套上褂子出来的萧姮儿把眼前这一幕看在眼里,她撩着洗干净的头发站在屋门口,随意的道:“啥事?”

来人是萧三树的大女儿萧兰芝,也是萧姮儿的堂妹。

“你怎么这般衣衫不整的模样,别忘了你可是姜夫子的夫人,怎可这般大大咧咧的在这门口搔首弄姿?”

萧兰芝矫揉做作的伸手点着萧姮儿,无可奈何的模样。

“有屁快放,没事就滚。”

这难得几个矫揉造作的,怎么就被她给遇到了,真是晦气!

她依旧大大咧咧的坐在那里搓着头发,十分烦躁。

团团跟圆圆两个都停下手盯着萧兰芝,圆圆更是举着小木棍道:“别、别想抢我家的麦子。”

团团按住了圆圆躁动的小手,平静的道:“别担心,敢抢麦子的会被她揍的!”

萧姮儿轻笑,翘着二郎腿挑眉道:“快点说。”

四周隐隐有好奇的目光朝着萧姮儿家门口看过来,萧兰芝委屈的直掉眼泪,“我没有,我只是想跟姮儿你聊聊天。”

她委委屈屈的说着,仿佛被欺负了一般。

此时,拎着豆腐回来的姜昱走了回来,看见站在院子门口的萧兰芝微微点头。

“姜夫子,是我打扰了,都是我不好。”

萧兰芝一双眸子直勾勾的盯着姜昱,眼泪一颗颗的掉着。

“哦?发生了何事?”

姜昱平静的看着面前的人,眼底闪过一抹讥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