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骗局、算计

一个小时前,祁飞云走在大街上,旁边听着传来一阵争吵声,他抬眼一看,一家体育店们口,十来个人围在一起,路边还挺了一辆面包车。

祁飞云好奇地围了上去,听争吵的内容,好像是一队夫妻在闹矛盾。

那个男人一直拉着女人说:“哎呦,你也真是的,不就是想要最新的菊花50通讯器吗?我又不是说不给你买,让你等两天而已。”

女人二十岁出头,脸上一脸惊慌地说道:“你谁啊,我不认识你。”

“哎呦。”男人急地拍大腿:“老婆啊,你别再装失忆了。我就是说缓两天再给你买而已,现在一部菊花50通讯器,最低版的都要499,我一个月工资才700多点,你怎么就不理解我呢。”

男人旁边的一个中年妇女,看样子是和男人一起的,她也在一边扯着嗓子说:“就是啊小陈,东子又不是说不买,你别动不动就离家出走啊。

听婶子一句劝,两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合,赶紧回去吧。”

妇女说的苦口婆心,就连一边的吃瓜群众颇为认同的点点头。

有些看不惯的上去帮腔:“你这女娃娃也是不明事理,你男人在外面那么辛苦的打拼,你还要他给你买这么贵的通讯器。

菊花50通讯器是好,但也要考虑自己的经济情况,对不对?”

“对啊,就是,买通讯器也要量力而行,不能野性消费啊。”

被妇女称作小陈的女孩傻了眼,见旁人越说越离谱,连连摆手道:“我不是,我没有,这个人我根本就不认识他,他……”

“哎呀!”叫东子的男人猛然提高声调,拍了下大腿说:“你这是在哪学的鬼把戏!以前吵架你玩失踪,现在倒好,变本加厉玩失忆。

我都让你少看点魔音了,不要学里面的东西,那里面都是毒鸡汤,你偏偏不信我的话。她们拍视频都是为了流量,谁关心你过的好不好啊。

你看看现在,好好一个家庭,都是因为你玩魔音,搞得鸡犬不宁。现在一大家子都出来找你,我们叔叔伯伯还要工作的啊。”

围观的吃瓜群众,纷纷点头称是,有关妇女说道:“我家儿子本来学习很好,就是天天看魔音,结果学习成绩一落千丈,到现在还找不到工作。”

东子叽叽呱呱说了一堆话,小陈几次在他说话的时候想开口,都被东子强硬打断。

小陈有话讲不出,急得哇一下就哭了。

她拉着周围的人说:“大家相信我啊,我真的不认识,他是忽然冲出来说我是他老婆的。这个人我从来就没见过的。”

祁飞云在外围瞅了片刻,见叫小陈的女孩满脸无助慌乱,眼神看向东子也不像看熟人的样子,于是心里有了判断。

“好了!”东子似乎不耐烦了,他一把拉住小陈的胳膊说:“买买买,回去我就给你买,不就是个通讯器吗,你看你闹成什么样,回去我就给你买。”

“我不要你的手机,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你让开,我要回家。”小陈哭着说道,她用力扯着手臂,想挣开东子。

东子毕竟是男人,力气要打上许多,小陈费劲力气,也没能从东子手里挣脱。

周围人越围越多,东子强拉着小陈要上车,嘴里还念念有词:“看你丢人都丢到外面了,咱有什么事回家说,啊,咱回家说。”

小陈惊慌失措地喊道:“救命啊,救命啊,我根本不认识他,大家救救我,我不想跟他走。”

周围的人已经相信了东子的话,没有一个人上前帮忙,还有人在一边劝她好好回家过日子。

祁飞云挤开人群,走了进去,一把攥住东子的手腕。

“啊呀,谁啊。”东子手腕感觉像是被老虎钳子夹住了一样剧痛,他又惊又怒地转头看向祁飞云。

祁飞云,笑呵呵地说道:“今天我算是开眼了,没想到在槐安府还能看到这么典型的雀字门行骗。”

刚帮东子说话的妇女上前说道:“什么行骗,我们这是找侄媳妇回家。你是什么人?我们的家事不需要你管。”

祁飞云也不搭理那个妇女,只是受伤暗暗使劲,东子疼的嗷嗷直叫,连忙松开小陈的手。

小陈赶紧跑到祁飞云后面说:“这几个人我不认识他们,谢谢你过来帮我。他们几个都是一伙的,你小心点。”

祁飞云抬手示意她,自己能稳住局面。

“你说她是你老婆,证据呢?”祁飞云开始发难,你说人家女孩是你老婆,你倒是拿出证据啊。

男人从身上掏出一个结婚证打开,把两人的合影亮了出来,还举给旁边的人看:“来来来大家看看,结婚证,这种可以证明了吧。”

一位老奶奶看完后对祁飞云说:“小伙子,我知道你是好心,但这是人家的家事就不用你管了。”

祁飞云噎了一下,拿过结婚证看看,还真是哎,难道是自己认错了?祁飞云忍不住开始怀疑自己,可那个女孩的眼神可骗不了人。

他又仔细对着东子拿出的结婚证看了看,哎,你别说做的还挺逼真,要不是照片P的太粗糙,还真把祁飞云骗了过去,这群人准备的可还真齐全。

“这是假的”祁飞云举起假结婚证说:“这是假的,照片是P的。”

东子急眼了:“哎,你这人能不能不要乱讲话,你看着钢印,怎么可能是假的?

我们拿出证据了你不信,你是我老婆什么人,这么护着她?”

“哈呸。”祁飞云冲着东子呸了一下:“你们这种小计俩,还挺会与时俱进。要是我现在打电话,让靖安司的过来查查,你们敢不敢还留在这对证。”

东子见祁飞云要叫靖安司,脸上开始有些慌乱。

祁飞云将东子几人的脸色看在眼里,呵呵冷笑,一群阴沟里的老鼠,只配生活在阴暗的角落,根本不敢在阳光下露头。

东子眼色发狠,正对着祁飞云,掀起了外衣,祁飞云的背影刚好挡住吃瓜群众的视线。

祁飞云低头看了过去,淦!手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