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青莲山

现在星辰国的骗子都这么嚣张了吗?都敢带手雷出门了。

祁飞云虽有怀疑,但见周围群众密集,也不敢去赌手雷是真是假。

东子抬起头换个笑脸对周围的吃瓜群众说:“不好意思了各位,我们是出来拍魔音小视频的,现在这场戏拍完了,不好意思麻烦大家了。”

“嗨。”周围的吃瓜群众纷纷摆手,啥也不是,隔着糊弄人呢。

刚刚还说魔音毒害了她儿子的妇女,黑着脸骂骂咧咧地走了。

祁飞云背后,小陈用力握紧了他的胳膊,她站在祁飞云背后,当然也看清了东子身上的手雷。

祁飞云轻轻拍了拍她的胳膊,示意她没事,然后凑到东子耳边说:“让这个女孩走,不然我保证,就算你拉开手雷,死的也是你。”

东子扭头,对上祁飞云凶狠的眼神,下了一跳。

东子的几个同伙见到,也冷不丁吓的往后一跳。

他们心中冒出一个想法:这人不是说着玩的。

“行行行。”中年妇女装着胆子,替东子答应了。

东子僵硬地点点头,祁飞云扭头对小陈轻声说:“你先走吧,我跟他们聊聊。”

“那你怎么办?”小陈问道。

“就凭他们?”祁飞云呵呵冷笑,要不是地方不对自己不敢轻易动手,堂堂暗劲宗师的修为,还收拾不了他们?

祁飞云对“你先走吧,不用管我,现在是法治社会,他们不敢那我这么样。”

慌乱中的小陈,相信了祁飞云的话,顺从地离开。

祁飞云目送小陈走远,接着脖子上忽然被针扎了一下,他刚想还手,一边一个人抱住了他的胳膊。

随着针筒内药物的作用,祁飞云意思逐渐模糊,他努力地转过头,看到的确是刚刚围观的路人的脸,没想到他竟然和东子是一伙儿的,还是个暗劲高手。

淦!祁飞云心中骂道:走眼了,打雁被雁啄了眼,这群人目的是自己。

说来也巧,祁飞云旁边以往还是会跟着几个保镖的,但自从全球觉醒后,他成了暗劲宗师,身边的保镖都被调走了。

祁家也是星辰国的老家族了,祁飞云不像赵子安那么出名,所以他的真实身份一直被保护的很好,天神生物的人误将他的伪装身份当成真的。

天神生物报复计划的其中一环,就是根据他跟赵子安的关系,专门将他抓住,用来吊赵子安上当。

于是就有了现在这一幕,这群人也成功抓住祁飞云的性格特点,让他主动钻了空子。

祁飞云被注射了一针药剂,接着被那群人拖上面包车,昏睡过去。

刚逃离出去的小陈,拐过街角,就拿出通讯器要上报靖安司。

她前方迎面走来一个抽着烟、提着奶茶的青年男子,他走到小陈旁边对她喷了口烟。

小陈刚想抬头说些什么,只觉得意识模糊,身子一软昏了过去。

男人转身揽住小陈的肩膀,相对情侣一样,带她到一边的长椅处坐下。

“报案是不能让你报案滴,不然我大哥要做的事怎么办?”男人嘴里念念有词。

他将小陈靠在他肩膀上,拿出通讯器,熟练地打开游戏玩了起来。

可怜的小陈,刚离开贼窝又进入狼口。

赵子安这里,他刚接通通讯器,就有人拿着平板走到他面前:“赵先生,请吧。”

赵子安呵呵一笑:“准备的还挺齐全,不过你们说抓到祁飞云,我就一定信吗?让我看到他我才能做决定。”

通讯器那边的人,说抓到祁飞云,赵子安紧张过后便恢复冷静。

真假与否,怎么也要验证一下。

那人利索地转过平板,将屏幕对准赵子安。

赵子安见到祁飞云是关在一个岩洞里,双手被铁链捆住,吊在空中,他下面是个深坑,坑里布满了尖锐的刀具。

赵子安冷静地说道:“让他开口说话,AI换脸可不是多难的技术。”

“啪!”通讯器那边闪过一道鞭影,抽在祁飞云身上,厚厚的衣衫被鞭子抽烂,祁飞云被硬生生痛醒,发出一声嚎叫。

赵子安眼角抽动,不自觉捏紧了拳头。

赵子安强忍着心中的怒火,冷静地说道:“声音也可以伪装。”

“真不愧是第一武道天才,自己的好兄弟被打都这么冷静。”通讯器那边传来沙哑的声音。

赵子安深深吸了一口气说:“行,带路吧。给你们个忠告,好好照顾好祁飞云。”

“哈哈哈,放心吧,我们要找的是你,不会难为你朋友的。”

“希望你能说道做到。”赵子安深深地看了一眼屏幕上的摄像头。

他知道,幕后主使能看得到自己。

“请吧。”拿着平板的人关掉视频通话,伸手请赵子安上车。

赵子安平静的脸上尤若挂了一层看不见的寒霜。

他跟着男人缓步走出学校,一路上他散发着强大的威压,带路男人的额头和后背上,不一会冒出来一层细密的汗珠。

太强了!赵子安的气场实在太强了!带路男子心中不断重复这句话。

他走在赵子安前面小心翼翼,明知道赵子安需要他带路,但他还是生怕赵子安突然袭击他。

强大的压力之下,一路上领路男人的腿颤颤巍巍,像上刑场一样。

甚至在赵子安关车门时发出的声响,都让他忍不住哆嗦一下。

他开始后悔接下这个任务,但想到他们在青莲山的布置,男人又稍稍放了一点心。

赵子安不知道的是,他坐上车关车门的一瞬间,真好被出校门的高莹撞见。

高莹看出了赵子安的脸色不对,她几乎没有见过赵子安脸上有那种脸色。

好像发生了什么严重的事情!高莹在心中猜测道,自己还是跟上去吧。

她抬手拦住一辆出租车,上车后先给司机转了100星辰币。

高莹秒变戏精,她揣着一副愤怒中带着幽怨的表情说:“师傅,跟上前面那辆车,里面是我男朋友,我今天就要看看哪个狐狸精把他迷得这么狠。连我们恋爱纪念日他都不和我一起过!”

“好嘞!”热心的司机大叔也不管这样做违不违法,一脚加速跟了上去。

帮小姑娘抓奸这种事,他最乐意去做了,尤其是出手大方的小姑年。

车上高莹掏出通讯器跟陈慧心发消息,她自己又不是进化者,武道修为又不高,跟过去万一有什么麻烦也帮不上忙。

两辆车一前一后驶向槐安府西边的青莲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