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进击

噗噗噗,重机枪子弹打在赵子安胸腹之上,赵子安极力化解子弹的动能,但伤害里更高的机枪子弹还是深深的打进他的肌肉之中。

赵子安强忍着剧痛,控制着体能的源能,增强自身的动能,将自己下坠的速度变得更快

在中了几发重机枪子弹后,赵子安成功落地。

山洞内,祁飞云看着赵子安被子弹打中,目眦欲裂。

“不——!”祁飞云发出惊天怒吼,体内蕴藏的源能在一瞬间完成了与身体的融合。

他仰天怒吼,双臂变得粗壮,隐隐有黄色鳞片长出,手腕上割开的动脉,以肉眼看见的速度融合,绑在他手上的铁链,被他暴涨的蛮力硬生生挣开。

他的声音开始变得粗犷,额头上长出犄角,背后生出两扇翅膀破衣而出。

山洞内众人被祁飞云的变化惊得目瞪口呆。

“该死的,怎么这么倒霉,碰到异能觉醒了!”岳哥在慌乱中尖叫道。

“你们,竟敢拿我算计子安,真是好大的胆子!”祁飞云变成龙目的双眼泛着金色的光泽,他盯着眼前的罪魁祸首,举起了龙爪。

岳哥拿起手枪,大声呼喊道:“开火,快开火打死他!”

噼噼啪啪的枪声在山洞里密集的响起,祁飞云淹没在密集的子弹中。

下一刻,山洞内众人定睛一看,祁飞云消失在原地,他们的子弹都打在空地上。

众人慌了神,四处搜寻着祁飞云的踪迹,岳哥抬眼一看见祁飞云一手攀着岩石,挂在山洞的顶部。

“在上面!”

岳哥只来得及喊出一声,祁飞云双脚往墙上一蹬,张开背后的双翅,从上空扑杀而来。

祁飞云双翅一震,十余米的距离转瞬即至,速度快的让岳哥根本来不及开枪。

一阵枪声响过,岳哥的头颅离开身体飞舞在半空中,脖颈上的血液噗嗤一声喷向天空。

众人呆滞,片刻后有一人身首分家,祁飞云的身影快速在山洞内游走,快的让人难以追踪,每一次他的显形都会带走一条生命。

有小弟受不了巨大的压力,崩溃了,他们胡乱地开着枪,不少人被自己人的子弹打死打伤。

山洞内的灯光忽明忽暗,祁飞云不停移动的身躯带起阵阵寒风。

枪声越来越稀少,随着祁飞云一爪洞穿最后一人的胸膛,山洞内枪声停息,再无一人存活。

他眼中刺目的黄金之色,映在最后一人绝望的眼中,如同神魔降世。

山洞入口处传来密集的脚步声,已经有察觉到不对的小弟回来查看。

祁飞云转身望向入口处,一发发子弹已经向他打来,他操控着翅膀挡在自己身前。

翅膀还是没能挡住子弹,羽毛被打得纷飞,祁飞云怒吼一声发出龙吟。

入口处赶来的几人被这一声龙吟,震得心神不固,开枪的动作也在不经意间停止。

祁飞云挥翅向前,龙爪探出带起一连串的血花,只是一个冲锋,赶来的援军便尽数被杀。

他的翅膀上鲜血流淌,有敌人的,也有他自身。

------

峡谷内,赵子安以几乎违背常理的速度下落,峡谷前方和两侧的众人在这种速度面前来不及调整自己的射击轨迹,赵子安没有再次被子弹打中。

落地后,赵子安一手抓起一块地上散落的巨石,一块顶在他身子前面,另一块挡在他头顶。

这样,前方和峡谷上方打来的子弹便全部被挡住。

接着石块的掩护,赵子安冷哼一声,将体内的子弹挤出,控制着身上的肌肉闭合,堵住流血的伤口。

三千斤的巨石在赵子安五倍增幅下,将近七万斤力气的手中,轻若无物。

赵子安再次冲锋,他顶着凶猛的火力猛然向上一跳,背负着五六千斤重的石头,他仍然向上跳了五六米。

他狠狠踢在崖壁之上,强大的力气让碎石崩飞,赵子安的脚插进岩壁之中,通电的积水还没碰到赵子安的脚,就被踢起的狂风吹走。

赵子安依靠这种法子,在崖壁之中来回纵跳。

尽管峡谷之中枪声很多,但他依旧判断出来,山洞内正在枪战,心中担心祁飞云的安慰,赵子安全力突进。

终于,在众人不可思议的眼光中,赵子安纵跳十几下后成功登顶。

众人呆若木鸡,手中的枪都忘了激发,他们是在想不到一个看起来跟他们一样的人,是怎么拖着几千斤的巨石,还能在崖壁间奔腾的。

此刻,担忧祁飞云的赵子安抓住众人停火的机会,一把将巨石甩向人群。

三千斤的巨石,在赵子安将近七万斤的巨力下,携带着令人绝望的动能,呼啸着砸向人群。

如此强力的攻击之下,巨石前进路线上的人,擦着就死、碰着就亡。

侥幸逃过一劫的人也被吓破了胆,扔掉枪支,跪在地上连连磕头求饶。

峡谷另一岸的众人见赵子安一击竟有如此恐怖的威力,也纷纷放弃抵抗。

然而大地震动,赵子安已经带着手里的另一块巨石跳到他们这一边,巨石脱手而出。

有人绝望的闭上眼睛,有人为求活命的机会趴在地上,还有人想跳到对面躲过一劫。

残忍的是,他们的速度在被赵子安加速过的巨石面前,根本不够看,巨石所经之处,血肉横飞。

赵子安身上的伤口,也因为他的用力,纷纷裂开,向外喷射出几道血箭。

这时,山洞里再次响起一阵枪声,赵子安拖着受伤的身躯,向山洞的方向赶去。

山洞入口处是一片平缓的坡地,树林稀疏,坡地上用沙袋围了几个防御工事,还挖了几条壕沟。

在赵子安冲上峡谷上方的时候,阻击他的重机枪被抬回阵地。

赵子安捡起地面上的几块碎石,对着阵地上的敌人扔了过去。

被灌注源能后的石块,呼啸着打穿了几个敌人。

剩下的敌人纷纷向赵子安开枪,赵子安在树林里快速腾挪,躲过一发发子弹,同时他不断向开火的敌人扔出碎石。

碎石在他手中爆发出惊人的威力,每一发都能代走一条人命,而敌人的子弹在他极快的速度下,没有一发命中。

敌人将探照灯对准赵子安的方向,试图干扰他的视线,然而在赵子安的急速状态下,一切都是徒劳。

赵子安离敌人越来越近,敌人越来越少。

交火期间,有个小头目奋力地喊着:“顶住,大家顶住,活下来每人都能分10万块,死了能发20万。

想想你们一个月几百块的工资,兄弟们拼命的时候到了!”

三百多米的距离,转瞬即逝,赵子安离敌人还有五十米的时候,忽然他的脚下被绊了一下,接着身边开始响起地雷爆炸的声音。

敌人竟然埋了地雷!

密集的地雷在赵子安身边爆炸,赵子安的身影消失在浓烟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