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高莹觉醒

密集的炸弹在赵子安身边爆炸,带起的滚滚浓烟直接将赵子安的身影盖住。

还没等阵地上的敌人欢呼,就见祁飞云从山洞中走出。

他刚好看到赵子安被炸弹炸飞的景象,“子安!”祁飞云悲愤地喊道。

他眼中的金色因为愤怒越发璀璨,还在滴血的双翅被他奋力催动,祁飞云带着惨烈的气势杀向人群。

“你们都要死!”

阵地上,留守的小弟连忙回身抵挡祁飞云。

奈何祁飞云本身就是暗劲宗师,觉醒的异能,更是可以变身成为罕见的神话生物:应龙。

龙化后他的身体素质得到惊人的提升。龙翼让他有了飞翔的能力,又让他在扑杀时速度极快,锋利的龙爪让他可以轻易撕碎钢铁。

龙入羊群,结局已成定数。

祁飞云的身影在人群来回穿梭,他甚至放弃了防御,只求最快速度击杀敌人,丝毫不管子弹打在自己身上。

阵地上,敌人的声音越来越少,还有人被这凶残的画面吓昏过去。

说到底他们只是一群拿了枪的混混,能撑到现在,完全靠金钱的诱惑。

现如今,祁飞云从山洞里杀了出来,他们也知道,自己的岳哥大概率是死了。

打又打不过,钱又没了,有脑瓜子灵活还没被吓破胆的,纷纷跪地投降。

暴怒的几乎失去理智的祁飞云,完全没有接受他们投降的想法,对着跪地的人就是一爪。

片刻后,爆炸声停止,阵地上除了祁飞云穿着粗气,再也找不到一个活人。

祁飞云解除龙化,望着被炸弹炸的全是大坑的树林,跪倒在地上,泣不成声。

一阵山风吹来,吹散了林间的浓烟,树林里满是弹坑,不少树木被炸的七零八落。

一道虚弱的声音传来:“嚎什么,哥还没死呢。”

是赵子安,祁飞云踉跄着走向声音传来的地方,他原地转了半天还是没看到。

“在这呢。”赵子安摆了摆手:“你眼不是好好的吗?这么大的活人看不见啊?”

祁飞云望向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到一团漆黑的人形的东西,在向他招手。

怪不得刚刚没看到,原来此时的赵子安被炸的浑身漆黑,浑身插满了弹片,不过还好,祁飞云心中松了口气,还是个囫囵的,没缺胳膊少腿。

赵子安艰难地翻了个身,心中不由感叹,幸亏他在爆炸时跳向空中。

敌人这次为了报复他,直接在树林里布了一个雷区,无论往哪个方向冲,他都有可能被地雷炸个正中。

即使是赵子安往上跳了,但炸弹爆炸的速度还是比他快,他在半空中无处借力,冲击波和弹片还是差点将他弄死。

赵子安扭头吐了一口鲜血,是内脏被震伤了。

祁飞云虚弱地挪向赵子安,担忧地问:“安哥,你没事吧?不会死了吧?”

赵子安无力地白了他一眼,艰难地喘息着,如果不是他在爆炸的一瞬间将源能运转到了极致,护住了内脏,他可能在刚刚真的就死了。

他强忍着过渡使用异能后的眩晕说道:“死不了,幸亏我的异能有所提升,不然今天没穿防弹衣,真的很有可能交代这里了。”

“对不起安哥,如果我没有上当,他们也不会抓到你。”祁飞云愧疚地说。

赵子安摇摇头道:“说什么呢,明明是因为我做的事,这才会牵连到你。”

“安哥,我好困啊。”祁飞云身上血流不止,刚刚与敌人拼杀时,他也中了不少子弹。

龙化后的躯体虽强,但也比不上赵子安的不败金身加动能削弱的防御力强。

赵子安有些慌张的捏着祁飞云的手,怕是流血太多,要陷入休克,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睡着。

他连忙喊道:“老祁,醒醒,别睡啊!睡着了就醒不过来了。你还没谈女朋友呢,别睡啊。”

祁飞云迷迷糊糊地回应道:“好、好,我不睡。”

然而,他的眼神越发迷离,下巴不断地向下磕。

赵子安有心唤醒祁飞云,然而他的身上也好不到哪去。

为了尽快冲出包围圈,他的增幅状态几乎是一直开着,纵使他的异能提升到一阶中级,也抵不住那么持续地消耗。

更何况在刚刚他为了在爆炸中活命,更是超负荷运转源能,他现在的源能被消耗的一干二净。

赵子安的身上,除了那十几个子弹孔,更多的还是秘密麻麻的弹片。

他和祁飞云一样血流不止,比祁飞云更严重的还是他内脏的损伤。

内外皆伤,体力消耗殆尽,源能灯枯油尽,赵子安艰难地运转守心决,想恢复一点精神。

这一次,纵使他又坚如磐石的钢铁意志,也没能坚持下来。

两人一前一后,陷入昏迷当中。

此刻山林中,动物们被枪声惊走,万籁俱静。

片刻后,先是一个无人机飞了过来,将现场的画面同步传输了回去。

紧接着,聂修武、陈慧心和高莹三人带着武装小队的成员赶了上来。

看着横尸遍野满是弹坑的战场,聂修武沉默不语,这么惨烈的状况,赵子安生多吉少。

陈慧心和高莹绷着脸要去找赵子安,聂修武上前拦住,陈慧心扭头眼中精光流转,心魔异能隐隐要发作。

聂修武的一句话,打消了她的念头:“前面是雷区,贸然进去,会出事的。先让机器人上去探测。”

陈慧心咬着嘴唇点点头,聂修武派拆弹小队上去,用机器人扫描炸弹。

高莹和陈慧心茫然地看着周围的景象,她们和聂修武不一样。

聂修武和他的队员都是经历过战场上的生死磨炼,这些残忍的场面早就经历过了,所以他们可以面不改色。

高莹和陈慧心呢,家里的长辈把他们保护的很好,在学校又有赵子安和祁飞云保护她们,哪里见过这种人间炼狱般的场面。

尤其是被赵子安用巨石砸死的人,已经成了一滩肉泥,森白的是骨头,血红的是血液肌肉,青绿色的是肝胆,弯弯曲曲的是人的肠子。

此外,爆出的眼珠,流出的脑浆一幕幕人间炼狱的景象,冲击着两人的心脏。

两人的脸色惨白,陈慧心之前上过一次战场还好一些,高莹胃里翻腾,几乎要吐了出来。

聂修武看出了两人的不适,走到两人面前挡住她们的视线,从怀里拿出一个药瓶说道:“嗅一下,会好一点。”

两人照做后,鼻腔中一股清凉地气息传来,两人只觉脑中一凉,胃里也没那么难受。

聂修武解释道:“提神醒脑的小玩意,你们可以想点别的东西胃里会好受点。”

前方的排爆小队回来了,现场没有发现危险,他们发现了赵子安和祁飞云,状态不好,但是还活着。

一行人连忙赶到,看到两人浑身是血的身体,高莹的眼泪哗啦啦地流了下来,陈慧心的脸色煞白,一瞬间她仿佛觉得赵子安正在离他远去。

队里的军医上前查看两人的伤口道:“赶快叫飞机过来,两人失血过多,现在情况很危险。

B型血在左,A型血在右,排队准备抽血。”

是这两种血型的队员利索地撸起袖子,上前排队。

陈慧心擦掉眼泪,上前道:“他们的精神力损耗严重,我先给他们补充精神力,或许会好一点。”

队医望向聂修武。聂修武点头道:“她是进化者,听她的意见。”

虽然每个进化者的能力不同,但源能都是用精神力来操控,基本上源能耗尽,精神力也回耗尽。

赵子安和祁飞云陷入昏迷,源能耗尽精神力干枯占了很大一部分因素。

一旁的高莹哭着哭着,手中渐渐泛起了绿光,在场众人都被她这忽然的变化,吸引了过去。

之间她身边的草木在被她发出的绿光照射后,开始抽芽。站在他身边的聂修武感觉身上痒痒的,以前的旧伤都好像在不断修复。

他惊讶地望着高莹:“你觉醒了,是治疗类的。”

“昂?”高莹泪眼朦胧地看着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