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婚礼

三日后,望月镇,呼延家作为望月镇三大家族之一的呼延家,今日的热闹程度可是更甚以往,自打清晨开始便锣鼓喧天,前来道贺之人一直都络绎不绝。

呼延雷身穿一身红色衣袍,坐于大厅的首位,整个人神采奕奕,容光焕发,在其下手位,有着一位身着一身红衣的男子,男子身材修长,五官深刻,从他右手边是呼延灼可以看出来,他应该就是呼延雷的大儿子呼延力!

“萧家到!”

随着门口处侍卫的喊声,庭院内的喧嚣渐渐消失,几乎所有的人都看向门口。

望月镇的三大家族呈掎角之势,分别坐落于望月镇的三个方位,明面上每个家族都会有自己特定的区域,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可是背地里却是明争暗斗了好多年,如今呼延家和叶家突然联姻,几乎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此事就是针对萧家的。

三大家族一直都是势均力敌,可是前段时间,萧家突然崛起了一个可以秒杀灵动境后期的萧翎,直接将平衡给打破,顿时镇上的一些势力,都开始向萧家慢慢靠拢,直到呼延家和叶家联姻的消息传出,迹象才有所好转。

虽然今天众多的势力明面都是来道贺的,但实际上却是来为以后到底是向那边靠拢来做铺垫的,很多势力并不看好萧家能和叶家呼延家抗衡,所以对于萧家今天的到来都有些意外。

在众人的目光下,大门之处很快便出现一队人群,为首一位正是如今在风口浪尖之上的萧翎,在其后方则是萧家的一群侍卫,整支队伍除了萧翎之外,全部清一色的叶家好手,一队人马充满了肃杀之气,与今天的喜庆格格不入!

“这萧家!来者不善啊!”

“这叶家和呼延家都联姻了!这不明摆着向萧家下战书吗!”

“今天的婚礼可是大有看头呦!”

“你说萧家能敌得过叶家和呼延家吗!”

“我看不一定,虽说这萧翎可以秒杀灵动境后期,但是这呼延家和叶家加在一起可是至少有着四位灵动境后期的高手啊!而萧家这边除了萧翎外,并没有任何一位达到了灵动境后期。萧翎就算再厉害,还能以一敌四不成?”

“我看也不一定,说不定他还真能以一敌四呢!”

周围人的窃窃私语当然没能逃过萧翎的耳朵,而正迎上来的呼延雷自然也听得清楚,两人的嘴角都挂着淡淡的笑容,让人如浴春风。

“萧族长大驾光临,可是让我呼延家蓬荜生辉啊!”

人还未到跟前,呼延雷便已经张开双臂,热情道。

“诶!这等大喜事!我萧家若不来,日后我父亲归来还不得骂死我啊!”

和呼延雷相互抱了抱,萧翎同样笑着回道。

“哈哈,这怎么会!能有如此少年英雄的儿子,萧老兄高兴还来不及呢!”

“呼延族长谬赞了!我是小辈,如今担任族长也是迫不得已!日后还请多多指点一二啊!”

“哪里哪里!萧族长可是年少有为啊,这可是我望月镇之幸啊!”

“……”

在两人互怀鬼胎的相互寒暄之际,门口之处的声音再次响起,“叶家到!”

顿时,刚回过头不久的众人目光齐刷刷再次看向门口之处。只见叶寒带着一众叶家人,正迈步而来,除了叶寒之外,在其下手处还有着三名老者,这是叶家的三位长老,再后边则是叶家的一众侍卫,从气息看也是一众好手,可以说这一队人是叶家最强的力量了!

“叶寒老兄,你怎么才来!就差你了!”

看着叶寒一行人,呼延雷笑的更开心了。

“家中事务繁忙,耽搁了一下,一会我自罚三杯!”

“三杯可不够!要三壶才行!”

“不行了不行了!老喽,我可没有萧族长年少有为!”

“叶族长太谦虚了,你可是我们望月镇的中流砥柱!你若自恃已老,这望月镇可就塌了三成了!”

“哈哈,萧族长说笑了!这中流砥柱应该是萧族长这等年少有为之人来做才好啊!我们这几个老人早就应该退位让贤了!”

“那叶族长可得好好培养下贵公子了,不然怕是退位之后,这叶家就变天喽!”

“萧翎!你……”

萧翎的这句话,可是让的叶寒和呼延雷脸色瞬变,叶寒身后的叶云轩脸都给憋成了酱紫色,最后还是没忍住,手指萧翎刚想破口大骂,便被叶寒给制止住了。

“这便是我们叶家的家事了!就不劳萧族长操心了!”

叶寒冷脸看向萧翎,语气冰冷。

“诶!在这里聊什么!走!走!我们进屋聊!”

看情况不对,呼延雷急忙打了几个哈哈,侧了侧身,向着萧翎和叶寒做了个手势。

“一切准备如何?”

叶寒故意落后半步,灵气传音道。

“一切就绪!”

呼延雷并没有回话,只是暗中向着叶寒做了个手势。

“火老和风老呢!”

叶寒随意间四下扫了扫,并没有发现那对今天至关重要的两人,当即灵气传音给呼延力。

“父亲把他们安排在客厅后的房间里了,一旦动手的话,他们两人便会露面!”

叶寒听后点了点头,便不在言语。

三人有说有笑间,很快便进入大厅,各自落座。

感觉时间差不多了,呼延雷向一旁的侍卫示意了一下,随后那人便径自来到大厅中间,朗声道,“吉时到,请新娘!”

随着话声,门口外面顿时锣鼓喧天,一队迎亲队伍抬着红花轿便进了呼延家的大门,到了庭院中间之后,花轿便落了下来。

“请新郎接新娘出轿!”

话音落下,一身红衣的呼延力便向着中间的花轿走了过去。

“紫涵!来,我接你出轿!”

来到轿门前,呼延力将门帘掀开,顿时便看到了坐在轿中盖着红盖头的叶紫涵,便伸出手想要拉住她的手,然而却在触碰的刹那被躲开了去,随后叶紫涵从轿内出来,迈着盈盈碎步,缓缓向着大厅走去。

“我看你还能装纯到什么时候,今晚上我就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看着正缓缓走向大厅的叶紫涵,呼延力嘴角流露出几分淫邪的笑容,心中不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