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一触即发

“请新郎新娘互致誓言!”

在进行完传统的祭拜之后,便进行到了婚礼的最后一步。

“我,呼……”

“慢着!”

呼延力上前一步,三指指天刚想发表誓言,却被一旁的萧翎给制止住了。

突然间的声音,让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众人目光齐刷刷看向萧翎,要说在场最为不爽的就是呼延力了。

只因这一步走完之后下一步可就是入洞房了,此刻的他满脑子都是一会该如何好好宠幸一下这个望月镇第一美女!至于什么别的早就被那燃起的邪火给烧到九霄云外去了,呼延力转身看向萧翎,双眼都快要喷出火来。

“萧翎!你他……”

“阿力!住口!”

刚想破口大骂的呼延力,直接被呼延雷给呵斥住了,随后呼延雷扭头看向一旁的萧翎,问道,“萧族长这般,可是有什么事吗?”

呼延雷压下心中的火气,语气平和道。

“呼延族长,实话说了吧!其实我萧家今日前来,最为感兴趣的还是你请柬之中的另一件事!至于这婚礼,走个过场就行了!我想大家应该也都是这个想法!”

萧翎话音落下,庭院内便响起一片嘈杂之声,片刻之后只见庭院内站起一人,虎背熊腰,鼻直口方,先是向着大厅方向施了一礼,随后便道,“萧族长的想法我同意,我五岭山距离遥远,只希望呼延族长尽快商议政事还好!”

“是啊!呼延族长,商议政事吧!”

“对啊,我也距离挺远的!”

在这人的带领下,顿时又出现一部分势力呼应道,呼延雷打眼扫了一下,基本上这些势力都是萧家的附属,心中冷笑一声,“既然你们赶着快点见阎王,那我就成全你们!”

“本来我还想再让大家开怀痛饮一番,既然众兄弟都如此所想,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

呼延雷起身示意众人安静下来,随后说道。

“阿力!你先带紫涵姑娘去房间休息!”

听了这话,呼延力心里这个开心,如果不是场合不对,他真想上去亲萧翎两口,刚才的怨气也一扫而光,向众人施了一礼后,便带着紫涵去往后院了,因为伸出去的手再次被叶紫涵躲开,呼延力只得走在前面。

“你个臭女人!我一会非让你知道何为妇道!!”

再一次被叶紫涵驳了面子,走在前面的呼延力嘴角邪魅一笑,心中暗道。

“你就好好享受吧!”

看着两人消失在走廊的身影,萧翎嘴角同样露出一个不被人发觉的弧度,心中冷笑道。

“诸位!今日招各位前来,一呢,是为了给犬子办婚礼!这二呢,便是为了我们整个望月镇的未来着想。”

呼延雷说完顿了一下,看着众人目光皆安静的看着他,便接着说道,“众所周知,我们望月镇在整个海城只能算是末流,俗话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作为望月镇的三大家族之一,我呼延家有责任带领大家,带领望月镇挤入二流势力之列!”

此话一出,整个庭院便如同炸了锅一般,众人都在交头接耳,议论纷纷,似乎对这种结果很是满意,呼延雷也不阻拦,任由他们在哪里议论。

“呼延族长,你的提议我支持,望月镇挤入二流势力,对我们大家也都有很大好处,可是只靠你呼延家一家的话是不是还差一些啊!”

片刻之后,议论声音渐渐小了下来,庭院内再次站起一人,说道,此人的话声顿时召来一片附和。意思很简单,你呼延家的想法不错,可是你能力不够啊!

“各位安静,这件事单靠我呼延家一家确实有些困难,也因此我呼延家才和叶家达成共识,联姻结盟!”

此话一出,众人这才明白,原来婚礼的背后竟然是这样的缘由,这叶家还真是舍得!

“现在,我呼延家和叶家希望大家能团结到一起,共同为望月镇的发展作出贡献,让我们得子子孙孙享尽富贵!至于这领头羊的位置,则由我和叶家一起担任,不知萧族长是否加入呢!”

说着,呼延雷看向一旁的萧翎,问道。

“呼延族长的提议很好,我很赞同!只是有些事我还需要呼延族长解答一下!”

“萧族长请讲!”

“按照呼延族长的意思,我们这相当于是结盟!既然结盟就肯定要选出一个盟主!这个盟主由谁来做呢?他的权力又有多大呢?另外,我们该如何去做?通过什么方式去让望月镇挤入二流势力?”

萧翎的一席话,可以说句句问的正到点上,也让低下的许多势力开始议论起来。

“这个盟主呢,由是我们三家轮流来担任,其中一家担任之时,另外两家辅佐!另外每一个加入的势力只要满五十人,便会有一人入住长老席!萧族长,你看这样的结果,你可还满意!”

呼延雷的话,让众人不禁点点头,这盟主之位除了三大家族,还真没谁有能力去做,所以这制度还算可以!

“不满意!”

然而,萧翎的话却是让众人都投来惊讶的目光。

“为何?”

呼延雷感觉心中的怒火几乎遏制不住,但还是看向萧翎,笑问道。

“你呼延家和叶家已经联姻,虽仍旧是三大家族,但实际上就是一家!所以,这个盟主由我萧家和你们两家轮流做!”

萧翎的话,再次引起众人的议论,毕竟他这话听起来也是有几分道理的!

“萧族长,虽然我们两家联姻,但实际上我们仍然是独立的个体,萧族长的条件是否有些太过分了!”

“那抱歉,请恕我萧家不同意加入!”

说着,萧翎便站起身准备向外走去,丝毫没有理会一旁呼延雷冰冷的目光。

“我看,萧族长根本就不是想带领望月镇向前发展,而是一心想做这望月镇的土皇帝吧!”

一句话,满座皆惊!这顶帽子,可是扣的有些重啊。

萧翎慢慢转过头,泛着冰冷的眸子盯着呼延雷,这老家伙终于忍不住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