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柳暗花明又一村

徐鸢一夜未眠,只有一天时间,怎么去赚够这些银两!

“娘,你醒啦?”王菜园已经在做早饭,见到徐鸢,还是甜甜的喊了一声。

徐鸢点点头,问:“菜园,今天地里有啥活不?”

她想了一个晚上,不能坐以待毙,总得努力一下,万一今天一天可以赚够十两呢?

“啊?”王菜园倒是愣住了,娘从来都没下过地,今天怎么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没事,我就是想干点活。”徐鸢难看的笑了一下,随便找了个理由。

“娘,我自个去就行了,地里麦子要收了,累得很,你就在家里休息吧。”王菜园将饭菜摆到桌上,随便吃了两口,就拿了镰刀,背了背篓,准备下地。

“没事,我可以。”

麦子熟了?收了麦子,卖出去也能赚到钱。

徐鸢也拿了把镰刀忙跟着王菜园下了地。

家里其他人也紧跟着下了地,这两天农忙,耽误不得。

盛夏,热得很,聒噪的蝉鸣吵的人心浮气躁。

烈日当头,还未到晌午,太阳已经快要将人晒化了。

徐鸢看着眼前一望无际的麦田,擦了把汗,咬着牙,忍着心里想哭的冲动。

我徐鸢,怎么沦落到这种地步了。

徐鸢拖着刘翠花近两百斤的身躯,感觉稍微弯一下腰,都是个大工程,汗水吧嗒吧嗒的打在黄土里。

“哎呦,菜园娘也来下地了。”卖豆腐的大妈拎着水壶,路过徐鸢的时候,故意打着趣。

村里人都不喜欢徐鸢,又懒又极品,也亏的娶到了王菜园这个好儿媳。

“呵呵...呵呵...”徐鸢苦着张脸,僵硬的对着豆腐大妈笑笑,心里暗骂:关你屁事!!!

“娘,您要是累,就去歇歇吧。”王菜园汗流浃背,手上动作依旧麻利。

徐鸢心里憋着事,不敢休息,却看着这么大片的麦田:“这要干到什么时候啊?”

“今天连夜加班,收完。明天估计要下雨了,麦子淋了雨,霉了就卖不出好价钱了。”

“怪不得村里这些人都赶紧收来了。”徐鸢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又疑问着开口:那庄稼收完都那么晚了还能卖出去啊?”

“噗嗤”

王菜园没忍住,笑了起来:“娘啊,你是真没干过农活啊。庄稼收了,哪里能直接卖?都是晒干了,村里有人来收,给个好价钱,才卖。”

“什么?”徐鸢震惊。

合着我干了一早上,一毛钱都没有?那我完了,我今天肯定是还不出那十两银子了。

徐鸢心里又急又恼,索性破罐子破摔,坐到了树荫下乘凉。

“哎呀,他爹,你没事吧?”豆腐大妈刚走到田里,就见自家男人直挺挺的栽倒在田埂上,忙跑了过去。

乡里乡亲的,也都停下手里的活,围成一圈,七嘴八舌。

“这不是中邪了吧?”

“不知道啊,光天化日之下。”

“好像没气了!!!”

“不会是死了吧?”

“先把他抬到树荫下!”徐鸢瞄了一眼男人,冷冷的说。

大家四目相对,都没有行动。

刘翠花在村里好吃懒做,颇没威严。还是豆腐大妈招呼了一下,才有几个壮汉齐心协力将男人搬到树荫下。

“他爹啊,这可怎么办啊。”豆腐大妈趴在男人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这时候出事,不是要了自己的命吗?

“我觉得是中暑了。”徐鸢探了一口男人的鼻息,又搭脉去听脉搏。

徐鸢小姨是医科大外科诊室的主治医生,从小看着徐鸢长大,顺手教过她点中医,那个时候徐鸢大学偷偷报了金融专业,还被小姨狠狠批了一顿呢。

“我家男人咋样?”豆腐大妈看徐鸢这架势,估摸着她有两把刷子,柔柔的开口。

“休克了。”

“啥叫休克啊?”

豆腐大妈疑惑不解,徐鸢也懒得解释,伸出中指,都朝着男人人中狠狠的掐下去。

“啊!!!”

不过三秒,男人吃痛的从地上跳起来!捧着鼻子,对着徐鸢破口大骂:“你有病啊你,死肥婆!!!”

“人家翠花救了你的命!”豆腐大妈忙拽了拽失态的老公,满脸堆笑的对着徐鸢说:“我们家这男人,就是个粗人,你别见怪哈。”

徐鸢心里mmp,老娘救了你,你还敢喷我,好,叫你见识见识老娘的厉害。

徐鸢笑着对豆腐大妈说:“你相公啊,虽不是什么大病,但是...唉”

“但是什么?”豆腐大妈见自己老公刚刚已经没了呼吸,心里后怕的紧,赶紧问。

“没有我那方子,估计...不行。”

“啥方子啊,我们有钱,你来就行。”刚刚徐鸢人中一掐,已经让豆腐大妈对她的本事深信不疑。

这中暑小事,只要人醒了,多乘乘凉,通通风自然就醒过来了,喝点解暑的茶啊,西瓜啊,绿豆汤就行了。

徐鸢就偏要去难为一下这豆腐大妈一家,谁叫他们总是对自己出言不逊来着。

“我这药要熬制的,一碗一文钱哦”

“成!”豆腐大妈爽快的答应。

“快来人啊,陈家阿虎也倒了。”另一块农田里也一阵骚乱,估计是有人中暑又晕了。

徐鸢摇了摇头,这群傻子,这么热的大太阳还干活,能不中暑吗?

哎!

有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吗?

如果我就在这卖祛暑茶!一定好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