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卖祛暑茶喽

徐鸢救醒陈虎,安抚好众人情绪,先行回了家,准备祛暑茶。

“娘!”徐鸢前脚刚回了家,后脚就听见何天来稚嫩的声音:“我来帮你!”

徐鸢轻轻点了点头:“你怎么自己跑回来了。”

“孩儿觉得娘心里有事。”何天来不傻,家里为自己修了房,何天生和何天才心里有意见,那天自己和菜园姐,还有两哥哥在地里被黄夫人无故套麻袋殴打,还有听村里说,娘给了那黄夫人二十两银子才作罢。

娘哪里来这么多钱???

肯定是借的。

娘的心事肯定是因为没钱还,万一娘一个人在家里想不开了,身边连个开导的人都没有。

起码自己陪着娘,她能好受点。

“娘没事。”徐鸢看这孩子一天天长大,跟个小棉袄似的,越看越喜欢。

“娘,你刚刚好厉害啊!”何天来突然抬起头,崇拜的看着徐鸢。

“真的吗?”这么多天,徐鸢已然把何天来当成了自己的孩子,轻轻抚摸着何天来的小脑瓜子,温柔如水。

“那,天来,帮娘从井里打点水上来吧。”

“好!”

娘俩个,一老一少,在院子里忙活起来。

徐鸢想着做个解暑绿豆汤,但是,又不能让别人看出来,毕竟绿豆汤谁不会做啊,谁愿意花大价钱去买一碗绿豆汤呢?

要包装一下,其实就是换汤不换药,听起来很厉害,实际就是那几样东西。

“娘,水开了。”何天来在屋外灶台前喊着。

“好嘞!”

徐鸢抱着一盆绿豆,下了锅,叮嘱着:“锅盖不要揭开,小心蒸汽。”

“蒸汽又是啥啊,娘!”何天来好奇宝宝一样,娘现在,好像跟以前很不一样,感觉,感觉很有文化的样子。

“蒸汽啊,就是,水开了,就会变成气体,跑到天上去,天来有没有被开水烫过啊?”徐鸢面对何天来,总是有足够的耐心。

“有啊,很痛的。”何天来做了个狰狞的表情,一副后怕的样子。

“对啊,被蒸汽烫到会更痛的,所以千万别去揭锅盖啊。”

“嗯嗯。”何天来乖巧点了点头。

徐鸢看着绿豆汤煮的差不多了,又从自己菜地里摘了点薄荷叶子,翻箱倒柜找到去年的干菊花,洗净扔到锅里,对何天来说:“加了薄荷,菊花,会更解暑的。”

“哇,娘,好香啊。”

“对啊,娘把汤盛出来,你帮娘去再去井里打点井水来。”

徐鸢找个了铁桶,只把汤盛了进去,用井水冰镇一下,再加上薄荷,菊花的凉性,肯定很解暑。

对了,再加点冰糖,甜一点。

半个时辰后,徐鸢提着一大桶祛暑茶,何天生跟在后面,抱着张桌子,拿了几只碗,在树荫下把桌子支了起来。

“翠花,你终于来了。”豆腐大妈见到徐鸢,像见了救星似的:“我们家这口子啊,说又头晕又想吐的,你那药拿来了没?”

“来了来了。”徐鸢将那碗里舀了一碗汤,给豆腐大妈相公喝了碗。

“您是神医啊!这药,喝下去竟能感觉到体内有丝丝凉气,回味甘甜,整个人马上好了七分,能否再来一碗?”男人一碗下肚,顿时神清气爽,立马对徐鸢的医术赞不绝口。

“谬赞了谬赞了!我不是郎中,这个啊,也不算药,顶多算是茶。”徐鸢急忙说,她那点三脚猫医术,还算不上郎中。而且,这个在我们现代,那叫常识。

不过,徐鸢肯定不会把这句话也说出来,既然这茶评价这么好,我稍微变通下,忽悠大家来赚点钱没关系吧,我可不想在这章轮回啊!

徐鸢转头对着大伙喊:“各位乡亲,太阳毒,容易中暍,还好有我们家祖传的祛暑茶,不仅可以治疗,还能预防,大家都来喝一碗啊,好干活!”

“对啊对啊,翠花家这茶,喝下去头马上不晕了,干活都有劲了!”豆腐大妈的相公连声附和。

刚刚大家也都见识了徐鸢能回春的妙手,对她多少有点佩服。

一时间大家都蜂拥而至:“我来一碗我来一碗。”

“一碗一文,人人有份,大家不要急啊!”徐鸢大声吆喝着,没一会,铁通里的祛暑茶就卖了个精光。

“好喝!好喝!再来一碗!”

“没了没了。”徐鸢舀起最后一碗,递给那男人,对着后面的队伍说。

“怎么这么快就没了?”

“啊,我还没喝到。”

祛暑茶的功效一传十,十传百,大家都排着队来买,没一会功夫,就卖光了。

后面没买到的,个个都垂头丧气。

“没事没事,我再去做!”徐鸢边回话,边数了数手里的钱,一共十五两,心里松了一口气,不用在这章轮回了,真爽。

不过要是今天能把这三十两都还完,就更好了。

如果何家一家都来卖祛暑茶,说不定能赚够。

徐鸢对着何天生他们喊:“天生,天才,菜园,天优你们也休息一下,别累坏了。”

何天生第一个跑过来,看到桶里的祛暑茶已经见底儿了,眼里一阵失落。

“喏,娘给你们都留了一碗,赶紧喝吧。”

“娘,真好喝,我咋不知道你还有这手艺。”何天生笑着咧开了嘴,刚刚就听见娘的吆喝了,早就想过来喝一碗,现在咕嘟咕嘟一碗下肚,好生舒服。

“你不知道娘的事多着呢。”徐鸢见众人喝完,也笑呵呵对着何天来说:“我们天来也辛苦了,喝一碗。”

“娘,我不累。”何天来和自己独处的时候,已经很活泼开朗了,但是面对这这些哥哥姐姐,却还是有点拘谨。

“喝吧喝吧。今天天来也辛苦了,大家都是一家人,不用做客。”徐鸢给了何天来个鼓励的眼神。

何天来接过碗,小心的喝完:“哇,娘,喝完真的感觉好凉快啊。”

徐鸢偷偷给大家看了看自己刚刚赚的银两,得意的说:“就刚刚这一会,娘已经赚了十五两银子两。”

“娘,这...这也太赚钱了吧?”何天生大吃一惊。

“不过呢,娘前几日为了给家里修缮房屋,又把天优接了回来,跟别人借了三十两银子。所以咱家还是负债累累啊。”

何天优听完徐鸢的话,心里不是滋味。娘都已经变好了,自己昨天为何还要如此责怪她。

徐鸢看穿了何天优的心事,忙说:“娘没有怪任何人的意思,大家都是一家人,只要齐心协力,一定能过上好日子。娘是这么想的,咱大家都回去做这个汤,今天肯定能赚一笔。”

“可是娘,咱家麦子谁来收啊?”王菜园看了看自家麦田,担忧的问。

今天这麦子不收,明天若是下雨,可就全赔了啊。

“娘心里已经有打算了,你们就只管做祛暑茶,别的事,包在我头上。”徐鸢拍了拍胸脯,对王菜园打着包票。